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杂役开始签到九十八年在线阅读 - 68 贵客

68 贵客

        六玄门掌门居所。

        “这个野丫头真是气死我了!”王夫人面色十分的难看,坐在床边,埋怨道:“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夫人,不是我说你,你这次有些过分了。”

        匆匆赶来的王掌门眉头微皱,劝道:“女儿长大了,既然那丫头喜欢便随她去吧,毕竟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虽然是做父母的,可总也不能够强迫她不是吗?”

        “嗯……”

        王夫人沉默不语,就在方才她因为苏宇与自己的女儿王潇潇发生了争执。

        本以为凭借着身为人母的威严,可以让女儿与那个叫什么苏宇的断绝来往。

        然而却是没有想到那什么叫苏宇的,在女儿的心中竟是那么的重要……

        为了这个小小的苏宇,从来没有与自己顶嘴过的宝贝女儿居然第一次忤逆自己起来。

        这让她一气之下,便第一次打了女儿一巴掌。

        “咳咳。”

        见自己的夫人不说话,王掌门轻咳一声,随后缓步走到近前。

        一只手轻轻的将王夫人搂住,“其实我看苏宇那个孩子还不错,资质是差了一些。

        可资质并不能代表一切,依我看就让潇潇自己去选择好了。”

        “哎……”

        王夫人轻叹一声,微微点了点头。

        “算了,我算是管不了这丫头了,就听你的吧。”

        “如此甚好。”王掌门点了点头,随后又道:“那这样,等会我便让人给这小丫头送一封信去。”

        ……

        与此同时,吴郡县内。

        通过王潇潇透露的只言片语,苏宇这才长出口气,放下心来。

        虽然不知道王潇潇与其母亲究竟是为了什么而产生矛盾,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自己一个外人也不好干预。

        更何况,母女那有隔夜仇?

        根据苏宇的了解,王潇潇身为王掌门的独女,那可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掌上明珠。

        想来用不了多久,这件事情便会过去的……

        果然,事情也正如苏宇所想的那般,下午的时候便有六玄门弟子特意从清风山上赶来送来了一封信。

        当王潇潇看完这封信后,心情明显好了许多,甚至隐隐约约当中有一些欢呼雀跃起来。

        对此苏宇虽然并不知道这小丫头为何如此的高兴,可却也没有多想。

        管他呢,只要这丫头高兴就好了,想太多干什么?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

        在这几天里,王潇潇几乎每天都会过来找他,心情相比几天前也明显好了太多。

        这一日清晨,王潇潇又一次来了。

        只不过,这一次她刚来不久,便又被急匆匆赶来的一名六玄门弟子给叫走了。

        说是,门派之中来了一位贵客,掌门与夫人也就是王潇潇的爹娘特意叫她回去。

        对此王潇潇虽然表现的有一些不情愿,可父母都这样说了,她这个做女儿的自然也不能够不做理会。

        于是在与苏宇再见之后,便随着那名弟子匆匆返回了六玄门中。

        这件事苏宇倒也没有多想,王潇潇走后,他继续晒着自己的太阳。

        ……

        六玄门内的确是来了一位贵客。

        此人正是独孤世家的家住之子,独孤律己!

        六玄门正堂大厅内。

        主位上坐着的自然便是王掌门与其夫人了。

        其左手边坐着的一众长老,而其左手边则正是刚来不久的独孤世家一众贵客。

        “贤侄此番前来除了想见小女一面之外,不知可还有什么事吗?”

        王掌门开门见山地说道,独孤世家家大业大,乃是与南宫世家等几大世家齐名的顶尖势力。

        独孤律己身为独孤东方之子,即便是对潇潇有几分好感,可像如今这样阵仗,恐怕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怕是另有所图……

        “哈哈哈。”独孤律己哈哈一笑,朗声回道:“王前辈果然快人快语,不过,既然话说到这里,那晚辈也就不绕弯子了。

        不错,正如前辈方才所说,此番晚辈前来,一来是的确对潇潇姑娘心生爱慕之意。

        二来则是奉了家父之命,特意前来找回一件我无双城丢失数百年的东西。”

        “这……”

        “什么?”

        “奇了怪了,我们六玄门还有无双城丢失数百年的东西?”

        “会不会搞错了……”

        “对,也有这个可能……”

        一时之间,不少六玄门中长老面露疑惑之色,独孤世家如此的势力能有什么东西遗落在六玄门呢?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众人却是对于独孤律己的话产生了几分好奇。

        唯独王掌门与王夫人听闻此言,面上稍稍有了些微变化,目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莫非是因为那件东西?

        正当众人心中纷纷猜测不解时,独孤律己却是微微一笑,再一次的开口说道:“王前辈身为六玄门的掌门,想来对于此物定然不会陌生。

        不错,此番晚辈前来正是为了那天剑韩飞羽手中的天源宝剑而来。

        此物乃是由我无双城内一块奇石铸造而成,当年落入韩飞羽手中实属迫于无奈,眼下数百年已过,也是该让此物回到无双城中,物归原主了。”

        话音落下,在场一众六玄门长老们面上纷纷露出诧异之色。

        “天源剑?”

        “天剑韩飞羽手中的那把佩剑?听闻这可是一把惊世的宝剑,倒是没有想到此剑竟然还与无双城有如此的渊源?”

        “话虽如此不假,只不过那天剑韩飞羽早已在近百年前便已然不知所踪,又如何会出现在我们六玄门中呢,只怕是搞错了。”

        ……

        一时之间,众长老互相低语,当然也有一些长老面带疑惑的看向了王掌门。

        听方才这独孤律己的意思,掌门似乎知道一些什么。

        王掌门按捺下心中的诧异,面色平静,呵呵一笑道:“正如贤侄所说,那天源剑乃是天剑韩老前辈的佩剑。

        而韩老前辈早就已然隐退江湖,无人知晓他老人家的踪迹。

        那天源剑从此也销声匿迹,距今粗略一算已然已近百年,他老人家尚且在不在世还尚未可知。

        而我区区六玄门小门小派,又怎么会知道他老人家的隐居之地呢?想来贤侄此番定然是搞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