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杂役开始签到九十八年在线阅读 - 64 独孤取剑

64 独孤取剑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转眼间,距离武林大会已然是三个月后了。

        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神秘的血魔宗宗主首次露面,展现出强大的实力试图血洗武林大会。

        众多掌门级别的前辈竟不是其的对手,可就在众人绝望之际,少林寺中惊现惊天一掌。

        却是一名隐世圣僧及时出手,一掌将血魔宗宗主连同一众血魔宗余孽拍死当场。

        血魔宗名存实亡。

        血魔宗可不是什么无名的小门小派,身为近些年快速崛起的一个邪派大宗。

        其覆灭的消息在这短短的三个月的时间里,便使得赵国与其相邻的咯啵咯国轰然震动。

        不仅如此,甚至在周边其余的几个国家与部落中也掀起了阵阵轩然大波。

        各大势力纷纷猜测那神秘的少林圣僧极有可能迈入了武圣境界。

        否则绝不可能如此一掌击毙血魔宗宗主!

        与此同时,一些传承悠久的势力以及家族在分析过血魔宗宗主一事之后,各大势力之中的高层以及颇有资历的老前辈们纷纷暗自担心起来。

        身为各大势力之中的顶尖存在,他们知道一些家族代代相传的隐秘。

        他们不禁想起了祖上流传着那些关于可怕妖魔的记载。

        血魔宗宗主的出现,仅仅很可能只是一个危险的开端……

        只不过一晃三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却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对此各大势力稍稍放下心来,只是这究竟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

        无双城位于赵国东面。

        这里是独孤世家的势力所在。

        当代家主独孤东方剑法高强,实力深不可测。

        独孤家不仅是顶尖的剑道世家,其家族同样拥有着顶尖的铸剑手段。

        独孤家之人不仅个个剑术高超,同样一个个都精通铸剑之术。

        因为独孤家的后辈们自记事起,除了每日里苦练剑法之外,更是少不了学习铸剑之术。

        一把趁手的好剑对于一个剑客来说极其的重要。

        因此,独孤家之人手中的剑一般来说都是自己亲手铸造的。

        无双城占地广阔,城内人口百万以上,独孤世家位于无双城内中心处。

        这一日,独孤家中一处宽阔的大厅中,家主独孤东方坐在正中,在他的一旁坐着一名与他面相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

        年轻人名为独孤律己,是独孤东方的二儿子。

        他的哥哥独孤律人乃是无双城当代天赋资质最高的年轻一辈,其天赋之高自无双城成立以来都绝无仅有,被称为无双城再进一步的希望。

        是极有可能踏入到武圣境界的绝世天才!

        而独孤律己身为独孤律人的胞弟,自身的天赋资质虽说不及独孤律人,但却也是难得一见的天才。

        如今小小的年纪便已然达到了先天三品的境界。

        独孤东方喝了一口茶水,随后开口说道:“己儿,你如今尚且缺少一把趁手的剑,缺少什么铸剑的材料,尽管告诉为父,为父帮你寻来。”

        “多谢父亲!”

        独孤律己闻言目中一喜,思索片刻后,他的心中忽然一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孩儿听闻那数百年前天剑韩飞羽手中那把名为天源的宝剑与我独孤世家有些渊源,不知是不是真的?”

        独孤律己一脸好奇之色。

        “韩飞羽?”

        独孤东方微微一愣,不过很快他的面色微微一沉,缓缓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不错,己儿正如你所说,韩飞羽手中的天源剑乃是一块奇铁铸造而成。

        而这块奇铁当年却并非韩飞羽所有,而是归我们独孤世家之物。

        数百年前,在一次铸剑大会之上不幸输给了韩飞羽,后被其制成了天源剑。”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这天源剑理应为我独孤世家所有才是。”独孤律己点了点头,随后开口继续说道:“父亲我决定了,我想取回这天源剑,将此剑重新铸造,成为我的佩剑。”

        听到这话,独孤东方面色一动,微微点头,“我儿言之有理。

        据说那韩飞羽晚年隐居在一个名为六玄门的小门派。

        前几年更是隐隐传闻其已然身死,到正是我们独孤家取回天源剑的好机会,只不过……”

        说到这里独孤东方话音一顿,面露沉吟之色,片刻后这才再次说道:“只不过为父听闻三年前那六玄门之中曾经出现了一名六玄剑圣。

        其实力不俗,曾斩杀血魔宗半圣圣使,不知其是否真有此事?

        若是真如传闻所说的那样,只怕这事有些麻烦……”

        对于此事,独孤律己自然也曾听闻,刚开始他也有几分相信。

        只不过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又加上自从上次武林大会他见过六玄门一众人后,心中对于那所谓六玄门剑圣感到深深的怀疑。

        眼下听见自己父亲独孤东方说起此事,于是一脸满不在乎的开口说道:“六玄门平平无奇,其掌门也仅仅是先天七品,想来那所谓的六玄剑圣并非如传闻所说那般厉害。

        即使真有这样一名用剑的高人存在,想来与六玄门的关系也并不是如何如何的亲密。

        否则的话,六玄门若是有这样一名剑道强者存在,他们早就已然一跃成为一流门派,又怎么会和现在这样仍旧还是不起眼的小门小派呢?

        想来当年之事另有原因,或许只是一场巧合误会。

        不若让孩儿亲自前往六玄门走一趟,也好探探虚实,若有机会能够拿回那天源剑自是更好不过。”

        独孤东方闻言觉得儿子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于是笑着说道:“哈哈哈,我儿说的不错。

        既然我儿有此想法,那么便去办吧,为父期待你再次归来之时,将那属于我独孤世家的天源剑一同带回。”

        独孤律己见父亲答应下来,目中闪过一抹喜色,连忙拜道:“父亲大人放心,孩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了。”独孤东方笑着摆了摆手,嘱咐道:“切记万事小心,不要鲁莽行事,准备准备便启程吧。”

        “孩儿告退。”独孤律己说着退出大厅,踏出屋外之后,他的脑中闪过王潇潇的面孔,心中暗自冷笑连连。

        呵,女人,不知此番再次相见之时,你可还敢对我爱答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