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杂役开始签到九十八年在线阅读 - 28 喝点小酒,家传武学

28 喝点小酒,家传武学

        夜空之下,苏宇念头一起,心中就是一动,也没多想,抬起酒瓶轻抿一口。

        霎时间,只觉得口齿生香,醇香而清冽的酒水略过舌尖,滑入喉中,这种滋味实在是难以用言语形容。

        前世的苏宇虽说并不是一个嗜酒如命酒鬼,但是每当心烦意乱的时候,也会小酌几杯。

        品过的酒也不少,不过像这样的美酒,他却还是第一次尝到。

        酒入腹中,苏宇忍不住心底暗暗赞叹,好一瓶毒酒,嗯……

        还挺好喝……

        明知酒里有毒,是杯毒酒,除非是被逼的没有办法,否则,但凡脑袋没有毛病,绝对是不会去喝的。

        苏宇当然不是脑子抽抽了。

        他既然敢喝,那自然有着他的道理。

        鸩鸟是一种传说中的毒鸟,而鸩酒便是使用鸩羽泡过的毒酒。

        寻常的鸩酒便有剧毒,饮之立死。

        而苏宇手中的这瓶,更是秘制的鸩酒,毒性更加的猛烈。

        别说是一般人了,就算是先天高手,喝上一口,也禁受不住。

        可话说回来,苏宇并非寻常之辈。

        鸩酒虽毒,但架不住苏宇的内功深厚,百毒不侵,毒酒喝到肚里,不仅没有什么不适感,反而还有一定的好处。

        就在那毒酒入口的刹那,苏宇体内五毒神掌的内功心法,便自主运转起来。

        五毒神掌,一听这名字,就能够听得出来。

        这是一门偏向于阴险的毒功,邪门功法。

        寻常武者若是想要修炼这五毒神掌,需要承受巨大的痛苦,每日里不久要在身上擦摸各种的毒药,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还需要冒着性命危险,去服毒!

        这种过程,惨不忍睹,意志不坚定的人,根本无法坚持下来。

        就算是咬牙坚持下来,神功大成,但也会因为前期服用大量的毒药,而导致体内毒素残留,使得面目变得狰狞丑陋。

        这样的功法虽说练到一定境界,威力极大,但就这一点不好,弊端太多。

        然而,这些对于苏宇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

        凭着他如今深厚的内力,酒中的毒素,在瞬息间便一一化作了养分,化为了特殊的内力。

        一一融入了体内的经脉丹田与四肢百骸,不仅一点弊端也没有,反而五毒神掌精进几分不说,就连体内的内力增加了些许,。

        “咕咚咕咚,吨吨吨吨吨吨!”

        苏宇举起酒瓶,又灌了几口,一阵夜风微微刮过,感觉到体内的内力猛地增长了几分后,只觉得心情一阵舒畅,心道距离那先天八品更近了一步。

        喝完了酒,苏宇回到屋内,姐姐苏玲还有养父苏老头睡的正香。

        收起了迷魂香后,他悄悄的钻进被窝里,睁眼看着漆黑的屋顶,心中不禁暗想自身的实力还是不够强。

        现今得罪养父一家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张三,他弹指间就能够取了对方的性命。

        可是,明日的事情谁也难以预料。

        万一过一阵子,又来了一个比张三厉害千倍,万倍的李四,又该怎么办……

        要知道,先天七品之上,还有先天八品与先天九品,再往上,还有武圣境界。

        武道一途,长路漫漫。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看来自己以后的路还长的很……

        思索间,苏宇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心中对于变强的渴望从没有今晚这样浓烈过。

        之前的他孤身一人,现在的他觉得自己有了一定要守护的人。

        一夜无梦,第二日清晨一早。

        苏宇习惯性的起了床,他并没有赖床的习惯。

        一番洗漱过后,苏宇没有闲着,开始生火做起了早饭。

        大约过了没一小会,姐姐苏玲与苏老头也起了床。

        苏老头的伤还没有彻底的痊愈,不能够多动。

        姐姐苏玲见苏宇在生火早饭,于是就也一同来到厨房帮忙。

        自从昨日尝过了小弟苏宇的手艺之后,对于自己这个弟弟,苏玲是打心眼里佩服。

        虽说小弟并没有直接通过测试成为了六玄门的正式弟子,可就算成为一个杂役,却也总比窝在他们这个穷苦的小山村里好得多。

        特别是一想起,昨日苏宇刚刚回来的那一幕,还有昨晚的事情,苏玲的俏脸虽然有些不自然的微微发红,可心底里属实为弟弟苏宇感到万分的高兴与欣喜。

        这次弟弟从六玄门回来之后,不仅个头长高了不少,似乎还变得比以前懂事了许多呢!

        姐弟两忙忙碌碌,很快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就端上了桌。

        一家三口,吃喝完毕。

        苏宇刚刚打算帮着姐姐苏玲收拾碗筷桌椅。

        就在这个时候,养父苏老头却忽然叫住了他,道:“小宇啊,你过来。”

        说话间,苏老头缓缓朝着自己屋里头走去。

        苏宇一头雾水,心里好奇,跟着苏老头来到屋内,就见苏老头走到房子里西北墙角停了下来。

        墙角处放着一个半米多高,半米多宽的木箱子,箱子里面装的是一些杂乱的衣物。

        “小宇,你过来帮为父把这箱子移开。”苏老头转头对着苏宇说着。

        苏宇点了点头,上前与苏老头将那木箱子移开之后,退在一旁。

        苏老头蹲下身,在墙角扒拉一阵,又挖出了个小漆黑的铁箱子。

        铁箱子上带着锁,苏老头从怀中摸索一阵,拿出了一把小钥匙,塞入锁孔之中转动几下,啪嗒锁开了。

        将箱子打开后,苏宇定睛一看。

        箱子放着一个布包裹。

        苏老头伸手布包裹拿了出来,接连打开好几层布包裹,这才显现出其内包着的东西。

        这是一本古朴的甚至有些泛黄的线装古书!

        书皮上有四个大字:家传刀法!

        苏老头小心翼翼的捧着古书,递给苏宇。

        苏宇双手接过后,苏老头这才说道:“孩啊,此乃我苏家世代相传的刀法,今日你已经长大了,也懂事了。

        为父也老了,为了不使得这门刀法断绝在我的手上,为父决定将此刀法的秘籍交予你手。

        你可能感觉奇怪,为父一个乡下老头,为何会有这样的东西?

        又为何没有习武?

        小宇啊,你去把你姐姐也叫进来,听为父给你们两一一道来。”

        苏老头的一番言语,听得苏宇心里一愣一愣的。

        没想到,自己这个看上去一点内力也没有,连后天都还未达到的养父,其祖上竟然也曾是习武之人!

        竟然还留下了一本家传的刀法。

        趁着前往叫姐姐苏玲的间隙,苏宇心里好奇,忍不住翻开书皮一看。

        当看见那第一页上,写着苍劲有力的几个大字时,下意识的就是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