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春满楼

第五百三十一章 春满楼

        但凡知道的,陈孝都一一回答了叶沐,基本没问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不过这聚宝斋的真正主人却是有些让人惊讶,居然是刀弦。

        那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居然跑到黑幽域的黑幽城,开了一家赌坊,这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其实这个陈孝也只是聚宝斋的二老板,他的实力有半步圣玄境,再加上幕后的大老板是刀弦,所以这聚宝斋的人在黑幽城那是横着走。

        离开聚宝斋,叶沐直接来到春满楼,此刻这楼内莺歌燕舞,别有一番风味。

        刚走到春满楼的大门,就有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妇人摇着红手帕扭着腰过来,笑道:“几位爷,里边请,可有心仪的姑娘?我好给几位安排。”

        叶沐微笑道:“你这里的头牌。”

        那妇人听到这话,连忙回道:“哎哟!这位公子可真有眼光,我们楼的头牌那可是倾国倾城的……”

        妇人话未说完,凡厌就朝妇人丢去一个钱袋子,其中有数千金币,并说道:“好啦好啦,别墨迹了,去请吧!”

        抱着钱袋子,妇人连忙乐呵呵的离开了,叶沐则来到三楼的一个房间,静静等待着这位头牌的到来。

        其实,叶沐已经从陈孝那里知道这位头牌的来历,只不过有些事情她或许知道。

        不一会儿,房间的门被推开,那位妇人领着一位身穿红裙的女子走了进来,随后妇人笑呵呵道:“几位爷,这就是咱们楼的头牌,有事就叫我。”

        红裙女子长相确实如那妇人所说的一般,具有倾国倾城之容,身姿同样是绝品,她微微欠身,浅笑着问道:“公子想看点什么?要不我为公子跳段舞?”

        叶沐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想不到修为有半步圣玄境的头牌春华,居然会是这春满楼的真正老板,这着实让我有些惊讶啊。”

        听到这话,春华黛眉一挑,微笑道:“公子今天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看你的样子不像是喜欢来这种地方的人。”

        叶沐微笑道:“春华老板,我只想问问,你是否知道雾老星君或者占志坤的藏身地点?”

        春华缓缓坐下,给叶沐倒了杯茶,叹了口气道:“叶公子,你想对付他们,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我并不知道他们的藏身之处。”

        闻言,叶沐微微点头,他也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多少期待,而春华却突然说道:“不过,我知道他们会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    www.biqusa.vip]焰岩沙漠最深处。”

        “那里?雾老鬼是要……是地脉。”

        叶沐眼睛瞪大,激动的问道:“你是说雾老鬼他们要去那里破坏地脉,加快它的异动?”

        春华点点头道:“大概是这个意思,不过叶公子你要明白,这不仅仅关乎个人,还关乎着一切生存在天玄大陆上的人。”

        叶沐微笑道:“呵呵,天下苍生与我无关,我只希望自己想保护的人能够舒舒服服的活着。”

        春满楼一行,叶沐知道雾老星君一定会去焰岩沙漠,所以,如果在黑幽域找不到他,那就只能去绝命谷中守株待兔了。

        离开春满楼,叶沐回到逍遥阁酒楼,一夜的奔走,没得到什么,但也知道了不少东西。

        第二天上午,叶沐来到邱氏拍卖场,有人阻拦就直接灭杀,一直闯入拍卖场的内部。

        “叶公子,你这是何意?有什么事情不能心平气和的谈一谈?非要大开杀戒呢?”邱木棱站在叶沐对面,歪头缓缓的问道。

        叶沐轻笑一声,说道:“不知道邱老可否将那块灵玄境的骸骨拿出来看看,我想好好感受一下。”

        邱木棱脸色微变,淡淡的说道:“”本来,叶沐也没有在意,不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和一个春楼头牌的风流事吗,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但是,叶沐突然有一个想法,他要从文家这个最小的小少爷文昭入手,把事情搞大。

        因为,如果文柳两家一直不动手,而石长兴确实已经去世了,石家的实力大幅度下滑,叶沐和江漠也不能长久的待在平阳城。

        今后文柳两家打压石家,就算石长青强力撑住石家,那也经受不住别人时刻的打压。

        所以,叶沐明白,想要石家今后在平阳城能够没有顾虑,必须趁自己还在平阳城这段时间把文柳两家的实力削弱。

        只要削弱了文柳两家的实力,石家自然能够应付下来,而现在文家小少爷文昭和会心楼头牌湘湘的丑事,正好可以做为挑事的开端。

        文昭是文成明最小的孙子,今年十九岁,整天游手好闲,留恋于春楼酒馆,最好酒和女人。

        这几天,文昭和会心楼最新的头牌湘湘见了几次面,便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每天都要去一次会心楼,跟湘湘缠绵一番。

        就在昨天晚上,文昭终于抑制不住冲动,强行占了湘湘的身子,当然这事进行到一半,就被人捉住,直接曝光。

        所以,今天早上很多人才会谈论这件事,稍微了解了一下情况,叶沐和江漠来到会心楼前。

        会心楼在闹市的路口,招牌很大,门口有几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娇笑着拉路上的客人。

        也有不少男子左拥右抱大笑着走进会心楼,江漠不禁皱起了眉头,说道:“我们真的要进去?我觉得不太好!”

        叶沐也犹豫不决,脑海中一个绝美的容颜突然出现,苏酥看着叶沐微笑。

        这一笑,让叶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要是被苏酥知道自己偷偷进春楼,那回去还不得被剥了一层皮?

        虽然是为了调查详细的情况,并不是真的想去春楼找小姐姐,但叶沐依然踌躇不前,站在街道对面发呆。

        就在叶沐和江漠犹豫要不要进会心楼的时候,两位浓妆艳抹的女子扭着小蛮腰走了过来。

        “两位公子,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不如进我们会心楼玩玩呀!”

        还没等叶沐回话,两位女子就拉着叶沐和江漠的胳膊往会心楼走。

        这下,叶沐也不在挣扎了,本来还在犹豫,但是外力一介入,彻底让叶沐放弃了,任由两人拉着进了会心楼。

        一进会心楼,那场面就让叶沐和江漠目瞪口呆,一楼大厅中各式各样的女子陪着不同的客人喝酒。

        那些男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全部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喝酒的同时,还不忘在身边女子的屁股和胸前摸上一把。

        阵阵欢笑声让叶沐和江漠的眉头都拧到了一起,正在此时,从二楼楼梯走下来一位中年妇人。

        只见她扭着那水桶一般的腰肢,手里拿着手帕甩了甩,一脸笑容的走到叶沐跟前,笑着说道:“哎哟,这两位公子倒是长的俊俏,不过倒是有些面生啊,是最近来的平阳城吗?”

        “是的,最近才来的!”叶沐嘴角抽了抽,尴尬笑了笑,说道。

        “没关系,来者是客,我们会心楼不分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只要进了会心楼,我们就给您最好的服务!”

        中年妇人摇晃着身子,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挤眉弄眼,看的叶沐是一阵恶心,差点就当着她的面吐出来了。

        “两位公子,是想听曲啊?还是想看跳舞?我这里的姑娘可都是极品,包两位公子满意。”中年妇人微微一笑,看向叶沐和江漠问道。

        “这个……我们想见见会心楼头牌,湘湘姑娘。”江漠实在忍不了了,连忙说道。

        中年妇人脸色一顿,随后笑道:“湘湘啊,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不方便接客,两位公子可以看看别的姑娘嘛,我们这里除了湘湘还有很多好看又有才艺的姑娘。”

        叶沐眼睛斜睨了一眼中年妇人,微微笑道:“那既然湘湘姑娘身体不舒服,我们就改天再来吧!”

        听到叶沐说要走,中年妇人顿时着急了,拉着叶沐胳膊说道:“哎哎哎!两位公子别急着走啊,难道非湘湘不可吗?”

        “两位公子看看,这里这么多好姑娘,总有能入两位公子法眼的,看看也不迟吗?”中年妇人手指了指大厅中那些搔首弄姿的女人,急切的说道。

        “不了不了,我们就是为了湘湘姑娘而来的,既然她身体抱恙,等她修养好了,我们再来就是了!”叶沐摇了摇头,转身就要往门外走。

        这下,中年妇人是真的着急了,因为从叶沐和江漠的打扮和气质来看,她判断两人一定是富家公子,而富家公子最不缺的就是钱。

        两个大财主要走,中年妇人能不着急吗?她眼珠子一转,突然笑道:“两位公子想见湘湘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中年妇人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只是一脸媚笑的看着叶沐和江漠。

        叶沐微微一愣,瞬间明白中年妇人的意思,从空间戒指一抹,一个装满金币的钱袋子就扔给了中年妇人。

        捧着鼓鼓的钱袋子,中年妇人心里暗道:“这么大的钱袋子,少说也有五百金币,果然是两个富家少爷。”

        收下钱袋子,中年妇人点头哈腰道:“两位公子楼上请!”

        其实一出手就是五百金币,并不能说多有钱,但是这是春楼,只为了见一个姑娘就出手五百金币,说明此人很有钱。

        五百金币都足够在会心楼玩个两三天的了,只是叶沐并不知道而已,经过拍卖会的事,这五百金币在叶沐看来不过是九牛一毛中的九牛一毛了。

        中年妇人带着叶沐和江漠直接跨过二楼,来到三楼一个房间,笑道:“两位公子,我是会心楼的阿姨,你们可以叫我兰姨,至于湘湘嘛,还请两位公子稍候,我这就去请她过来!”

        看着兰姨关门离开,叶沐端着的身子突然松垮下来,连忙给自己倒了杯水,直呼:“真是受不了了,一身的胭脂水粉味,闻的我都想吐!”

        “我也是!”江漠也大口呼着气,缓缓说道:“真是搞不懂,把脸抹的跟花花的,我第一眼看过去,还以为她被人打了呢!”

        “等等吧,等湘湘过来,我们问点有用的东西,别出洋相了!”叶沐长舒一口气,缓解紧张的情绪。

        “你还说?都是你出的什么馊主意,跑春楼来打听消息,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江漠斜睨了叶沐一眼,似乎有些不乐意。

        “好啦,学长,就当帮我大哥石昊咯,打架我们修为不够,但是搞事情我们在行啊!”叶沐摊了摊手,朝江漠笑呵呵说道。

        “行了,赶紧调整一下情绪吧,免得等会人家来了,出丑。”江漠摆了摆手,整理了一下衣服领口,淡淡的说道。

        另外一个房间,兰姨正坐在一个床沿边,手牵着另一个穿着嫩青色长裙的姑娘。

        “湘湘啊,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太好,但是昨晚的事都过去了,文昭小少爷毕竟是平阳城文家的小孙子,你虽然失了身子,但是幸好中途我们赶了过来,也算是挽回了一些。”

        “兰姨,你怎么这么说?什么叫挽回了一些,恐怕现在整个平阳城的人都知道我被文昭强暴了,我还有脸见人吗?我以后还会有客人点吗?”湘湘一脸憔悴,眼睛微红,哭泣道。

        “怎么没有,刚刚就有两位长得俊俏无比的公子要见你!”兰姨轻轻拍了拍湘湘的手,温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