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剑阁大阵启

第五百一十七章 剑阁大阵启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半年时间眨眼便过。

        天玄大陆各处似乎都紧张起来,三大王上有意无意的将力量积聚到黑幽域,虽然搜寻不到雾老星君一行人的踪迹,但他们一定是在这范围内隐匿起来。

        叶沐这半年一直待在剑阁,除了一点点感受独孤邪的剑道感悟传承之外,就是陪着父母妻子,他不知道以后会如何,他只知道当下要过的有意义。

        “或许,也该突破了……”

        叶沐抬头看天,喃喃自语,实际上,一个月前,他就可以突破了,只是他故意压制了玄气,因为御剑诀第七卷快要大成,一旦修为突破,那御剑诀第七卷就会彻底大成,可是之后的第八卷,第九卷,叶沐根本就没有。

        只要突破到圣玄境后期境界,叶沐就要准备修炼御剑诀第八卷,否则他的修炼速度就要下降许多。

        但是目前已经压制不住了,不突破是不行了,修炼速度降低也没有办法,突破已经迫在眉睫。

        叶沐离开了剑阁,突破的地点选在了天山冰河,虽然这里的冰雪消融了许多,但是这里是突破的好地方。

        这一次从圣玄境中期巅峰突破到圣玄境后期,所需要的时间不会太长,也不会太短,长则一个月,短则半个月。

        天山冰河伸深处,冰洞中,凡厌正呼呼大睡,叶沐的到来让他睁眼,淡然笑道:“再过几天,我都准备去找你了,你倒是先来了!”

        叶沐微笑道:“是啊,一年时间这么快就过去了,你到了正式认主的时候了!”

        “怎么?等不及了?”凡厌坐起身,偏头笑问道。

        “不是,这一次来,其实我是来突破修为境界的,绝不是冲着你认主来的!”

        叶沐说完,直接盘腿而坐,闭眼,体内御剑诀运转,一株株火灵芝浮现,凡厌也不再言语,退到了一旁观看。

        青色玄气涌现,笼罩叶沐周身,一股强大的气息自其体内席卷而出,冰洞都狠狠震颤了一下。

        凡厌连忙出手,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整个冰洞,将这处空间封锁。

        剑气,玄气,灵魂力,各种力量交织,一股气息风暴将叶沐吞噬,他的身影若隐若现,一股力量在凝聚,在不断攀升。

        十天瞬间过去,叶沐周身的气息风暴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剧烈,凡厌眉头一皱,他知道这是快要突破了。

        而与此同时,黑幽域某地底深处,地宫密室中,黑雾慢慢收敛回雾老星君的体内,八道符文锁链已经垂落下去,之前被锁住的崇明灵魂体已经消失不见。

        雾老星君缓缓转身,他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中闪过一丝寒芒,嘴巴微动,一股惊人的波动快速席卷而出,又快速内敛回体内。

        “有点可惜,距离灵玄境还差了不少,不过提升的倒是不少,崇明,你也不枉费本君的栽培了,哈哈哈……”

        密室中响起诡异的狂笑,随后地宫大殿中,雾老星君看着占志坤说道:“那处密室已经被本君下了禁制,崇明还需要一段时间慢慢恢复,你也就不要去打扰了,你有另外的事要去做!”

        残星老人只是看了雾老星君一眼,就知道崇明的灵魂体已经被他给吞噬掉,当即看向占志坤说道:“你要跟我去一个地方,一个需要彻底摧毁的地方!”

        占志坤眸子一动,并没有怀疑雾老星君的话,看向残星老人道:“是您近来查到的那个地方?”

        这半年多以来,残星老人可没有闲着,到处搜寻叶沐的踪迹,终于找到了剑阁的存在。

        所以,他要去摧毁它,摧毁叶沐建立的秘密基地,雾老星君自然不会出动,而能用的人手只有占志坤和他的一群雇佣兵手下。

        一天后,残星老人与占志坤乔装打扮,收敛气息悄悄出了黑幽域,来到了剑阁之外。

        如今叶沐在天山突破修为境界,剑阁中,实力最强者便是九儿姬君颜,但是她也只有半步圣玄境的修为。

        或许是凑巧,残星老人想要毁灭剑阁,然后灭杀叶沐,但是叶沐却不在。

        秋泽竹林中,残星老人就像是一道幽魂,将剑阁那些成员悄无声息的击杀掉。

        死了十几人,剑阁众人却没有任何察觉,直到占志坤的手下触动了日月星辰大阵的阵纹,位于剑阁的九儿姬君颜才感受到不对劲。

        “酥儿,澜溪,恐怕有敌人入侵,赶快收缩防御!”九儿意念一动,玄气传音道。

        剑阁剩下的成员也收到讯息,立刻退到大阵范围内,并迅速朝着剑阁中心靠拢。

        竹林中,残星老人收回灵魂力感应,皱眉道:“他们应该是发现了,加速前进,一定要速战速决,一旦被血衣和司徒净他们察觉,我们就不好脱身了!”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快速在竹林中穿梭,而残星老人和占志坤则直接撕裂空间出现在剑阁上空。

        就在此时,日月星辰大阵启动,剑阁二楼,阵心位置,九儿一脸凝重,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大阵之外的强大气息,是绝对达到了圣玄境的。

        “轰!”

        残星老人一掌拍出,恐怖的能量让空间出现丝丝裂痕,但是他想象中剑阁化为废墟的场面却并没有出现。

        “嗯?怎么回事?”

        一道透明光罩出现,将残星老人的攻击全部格挡掉,他眉头一皱,眯眼看去,诧异道:“是防御大阵,没想到叶沐那个小杂碎还搞了这么一手!”

        占志坤脸色微变,快速问道:“那怎么办?撤?”

        “等等,这只是防御大阵,不具备攻击能力,只要破了阵眼,大阵就没用了,仔细感受这大阵力量交汇的地方,然后全力攻击那个地方,大阵必定会被破掉,而且,似乎叶沐并不在这里,正好趁他不在,毁掉这里,想想他回来之后那沮丧的样子,老夫就觉得爽!”

        残星老人说完,直接闭眼,仔细感受大阵,片刻后,他指着大阵的两个方位,说道:“你攻击一处,你的手下攻击另一处,我则去第三个地方,记住,不遗余力的攻击。”

        剑阁之中,冷如雪和叶云等人脸上没有慌张,只有冷静,因为他们相信叶沐,相信他布置的大阵。

        “不用担心,你们阁主亲自布置的防御大阵可以吸收日月星辰之力,只要力量不断,大阵就不会被破掉。”

        苏酥看着剑阁那些剩下的成员,鼓舞道,他们也都点点头,对于叶沐,他们几乎有盲目的自信心。

        众人此刻也做不了什么,只能躲在大阵中,依靠防御大阵拖时间,因为这里能量的惊人波动立刻会让司徒净感受到。

        位于阵心位置的九儿,此刻她的手心里却是有细密汗珠出现,因为她的责任很大,叶沐将守护剑阁的责任交到她的手里,她就要保证众人的安全,否则也没脸再见叶沐。

        大阵的三个方位,残星老人,占志坤,以及一群尊者境化玄境的雇佣兵,都在不断攻击大阵的阵眼。

        剧烈的震动透过大阵传入剑阁,整个地面都微微颤抖,不过影响并不大。

        残星老人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他明明感觉自己打乱了阵眼的能量流转,但是大阵却依然正常运转,根本没有破裂的迹象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这大阵还有别的玄机?叶沐那个小子果然很滑头……”

        残星老人啐了一口唾沫,脸色阴沉的说道,而在另一边,苏酥带着十名尊者境玄士使用弑神弓,箭矢穿过大阵射向那群雇佣兵。

        弑神弓的威力太大,那群雇佣兵实力低于尊者境中期的,皆被射翻,恐怖的力量在他们体内炸响。

        一瞬间,这一处阵眼的压力消散,残星老人知道自己小看了这座防御大阵,再继续下去也没有用,只能跟占志坤离开,至于那些手下,他们只能卖了。

        看着残星老人和占志坤离去,九儿却并没有撤除大阵,她很谨慎,以免他们再次折返回来。

        这一次,残星老人和占志坤虽然偷袭的时机不错,也很隐秘,但是却没想到剑阁被叶沐布置了一座防御大阵。

        黑幽域地宫中,残星老人破口大骂:“草,叶沐这个王八蛋,竟然搞了一个防御大阵,那小子还真是谨慎啊!”

        雾老星君却摆了摆手,微笑道:“等本君吞噬了地脉,就算他有防御大阵,那也不过是随手破之,不值得一提!”

        闻言,残星老人叹了口气,靠到椅子上闭目假寐,不再言语,一旁的占志坤却问道:“星君大人,接下来我们如何做?”

        雾老星君眼睛一眯,冷声道:“等,等一个机会!”

        “机会?”占志坤很不理解,疑惑的问道。

        “等血衣他们将注意力全部聚集到黑幽域,我们就可以动手了,他们不可能会想到本君接下来要做什么,哈哈哈……”

        雾老星君仰头大笑,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天上冰河深处,冰洞中,叶沐周身的气息风暴慢慢平息,圣玄境后期的气息席卷而出,有慢慢收敛。

        “呼……”

        叶沐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这一次他一共花费十六株火灵芝,用了十九天,才突破到圣玄境后期。

        凡厌微笑着赞叹道:“公子,你这突破的景象可是让我叹为观止啊,帅!”

        叶沐眉毛一挑,撇嘴到:“你怎么有点拍马屁的嫌疑?这跟当初的你可大不相同!”

        “那是以前,自然要有逼格一点,现在不一样了,公子,我可以正式认主了,不过灵魂烙印却还是要等等才行!”

        凡厌的意思很明白,他现在可以跟着叶沐了,只不过灵魂烙印却定不了。

        叶沐点点头道:“好吧,你先跟我走,灵魂烙印以后再说。”

        与此同时,火焰之地,火焰之都皇城,凡霄看着天空微微一笑道:“是时候出去浪一浪了……”

        焰岩沙漠,绝命谷深处,凡扬也是面带微笑,自言自语道:“差不多了,不知道兄弟几个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倒是有些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