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大陆异事

第四百八十一章 大陆异事

        不过,叶沐突然微笑着问道:“是不是我答应你,去请冰封青牛过来,你就把剑尖给我?”

        “没错,不过你得留下一丝灵魂印记,你若是不去做,那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好受!”男子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需要告诉我,请他来做什么?”叶沐点点头,问道。

        听到这话,男子微微沉默,随后淡淡的说道:“医治一个人!”

        “医治一个人?”叶沐挑眉,没有继续追问,朗声道:“好,我答应你去请冰封青牛,也可以留下灵魂印记,不过这总要给我点时间吧!”

        “半年!”

        “不行,半年太短了!”

        “最多一年,不能再多了!”

        叶沐微微皱眉道:“一年半吧,我总要赶路,还要去找冰封青牛,然后带他来这里,这不要时间的嘛?”

        男子微微摇头道:“我等不了那么久,她更等不了!”

        “她?”

        叶沐舔了舔嘴唇,试探着问道:“你说的那个她,是你的老婆还是……”

        “这个不用你管,最多一年时间,你如果不来,你的灵魂就会受到极致的痛苦。”男子抬眼,冷冰冰的说道。

        叶沐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可否在多些时间,你知道就算找到冰封青牛,请他来就更要时间了,对不对?”

        男子眼睛一闭,又缓缓睁开,冷漠道:“最多再加两个月,这是极限!”

        叶沐点头道:“好,剑尖给我吧!”

        男子却拿出一个正方体的冰盒,毫无情感的说道:“你先在这里面打下灵魂印记!”

        叶沐按照他的指示做了,如愿以偿的拿到了那破碎的半寸剑尖,身形一动便出了冰窟。

        回头看了一眼这散发浓烈冰霜的冰窟,叶沐沟通心神道:“希芸姐姐,天上那小青牛是不是很听你的话!”

        “停停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想让我去指挥那头小青牛?告诉你,不可能!”希芸一万个不愿意,彻底断了叶沐的如意算盘。

        叶沐当即哭丧着脸,问道:“为啥呀?你跟它一说,这事不就解决了?”

        希芸淡漠的说道:“这事谁答应的就谁去做,你想偷懒?不可能!”

        “再说了,你迟早要和那小青牛打交道,凡尘那家伙也说了,你要让他的三个兄弟主动认你为主,他就听从你的号令,这可是很强大的战力。”

        希芸的话让叶沐沉默了,他点点头道:“是啊,这件事既然本公子答应了,就得我自己去做,否则就成了言而无信之人,不足以立于世。”

        这一刻,一股霸气自叶沐体内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他抬步朝着远方走去。

        其实,鬼雾海中心有不少修为达到圣玄境的玄兽或者异类,但是他们都离不开鬼雾海。

        因为他们一旦离开,修为就会受到影响,甚至降阶,不过对于突破到圣玄境后期的玄兽与异类,这种影响就微乎其微了。

        而鬼雾海中心,也是这些玄兽与异类的生活天堂,他们不愿意离开这里。

        叶沐穿梭在大山中,终于来到海岸边,看着那汹涌澎湃的海面,喃喃道:“这海底不知道有什么,总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

        希芸同意的说道:“你跳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叶沐额头顿时出现三条黑线,低声道:“我说姐姐,这可是鬼雾海中心的海域,哪能随随便便进去,就算我现在有圣玄境的修为,可这海域也不是能随便乱闯的。”

        “那你感慨个什么劲?还不快走?你可只有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必须要回到这里!”

        希芸的提醒,也让叶沐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撕裂面前空间,跨入其中消失不见。

        鬼雾海上空,虚空中,叶沐空间跳跃,本来他是不着急出鬼雾海的,但是有了刚刚那个约定,他就不得不抓紧时间了。

        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看起来很长,但是对于修炼玄士来说,其实很短。

        鬼雾海出口处,天空中突然裂开一道缝隙,一身黑衣,长相俊美的翩翩公子从中走出,正是叶沐。

        “接下来,先去内院一趟,这冰魄剑的融合,还得让苍火长老帮忙才行!”叶沐打定主意,身形在空中消失不见。

        苍溪学院内院,叶沐自虚空中走出,身形一闪便来到炼器室前,尽管他动作多么迅速,但还是有学生看到他从虚空走出的那一幕。

        于是,叶沐回内院的消息瞬间传开,而做为当事人的叶沐却已经来到炼器室最底层。

        “苍火长老,学生有事相求,您看这柄剑能不能融合完整?”叶沐取出冰魄剑与断裂的半寸剑尖,轻声问道。

        苍火没有立刻回复,只是拿起剑尖仔细看了看,才微微点头道:“融合倒是可以,只不过有些麻烦,因为这剑蕴含了冰霜寒气,很克制熔炉的火焰,所以需要耗费一些时间!”

        闻言,叶沐一喜,“那就好,时间不是问题,就麻烦您了,过段时间我再来取!”

        苍火长老点点头,转身开始研究冰魄剑去了,叶沐则来到炼器室之外,抬头看天,深吸一口气,正要感慨空气的美好,却突然偏头看向另一边,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

        “不是吧?他们怎么知道我回来的?”

        看着正朝炼器室狂奔而来的那些学生,叶沐眼睛瞪大,有些不知所措,连忙撕裂空间消失不见。

        那些学生冲到炼器室门前,见叶沐进入虚空不见,当即皱眉道:“叶学长怎么了?他怎么跑了呀?”

        “我哪知道,他可能有什么急事吧!”一名长相淳朴的学生思索道。

        一名女生却俏脸一冷,指责道:“我看是你们乌泱泱冲过来,给叶学长吓跑了!”

        这话让周围的人都不乐意了,众人当即反驳道:“你刚才冲的最前头吧,还好意思说,切!”

        众人争论几句,都各自离去,而叶沐则来到会议室,苍琴掩嘴偷笑道:“你还真是受欢迎啊,一回来就引起学生们的骚动。”

        叶沐松了口气道:“他们怎么回事啊?我有那么受欢迎吗?感觉他们看见我就跟看见什么香甜可口的饭菜一样,要把我给吃了!”

        “这我哪知道,你要去问他们啊!”苍琴笑着调侃道。

        叶沐连忙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去找他们,那不是羊入虎口嘛,下次回来得小心一些,不能让他们察觉。”

        苍琴收起调侃的笑容,平静的说道:“这次你正好回来,有些事正好与你说。”

        “什么事?”

        “院长和副院长还有执法长老都闭关冲击圣玄境了,所以现在内院就以我的实力最强,但是前不久,发生了奇怪的事情。”苍琴说着说着,脸色突然凝重起来。

        叶沐知道事情不简单,当即问道:“什么奇怪的事?”

        苍琴缓缓说道:“前不久,位于王朝边境的一个宗门突然一夜之间被全部灭口,而且死状凄惨,从现场来看,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打斗,这说明他们面对敌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被灭杀了。”

        “什么?!”

        叶沐站起身,急切的问道:“那宗门实力如何?”

        苍琴站起身缓缓说道:“有四名尊者境初期玄士,十几名化玄境玄士,真玄凝玄数百。”

        叶沐手指捏着下巴,略微沉吟,“这样的实力不至于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除非灭杀他们的是尊者境巅峰以上的高手!”

        突然,叶沐否定了自己的猜测,“不,不对,尊者境巅峰的玄士还做不到同时灭杀他们这么多人,让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是圣玄境级别的强者出手了。”

        “嗯,我们也是这么猜测的,那结果很明显,一定是雾老星君那群人做的,可是不知道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那只是一个小宗门而已。”苍琴美眸之中带着疑惑,喃喃道。

        叶沐也陷入沉思,他知道这么做一定有什么阴谋,不然雾老鬼那帮人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灭了一个宗门。

        “好了,你也别想太多了,这事还在调查中,有什么线索也会提醒你的!”苍琴平静的说道。

        “对了,江漠和石昊还在聚灵池中,恐怕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出关!”

        叶沐点点头,心中却有些担忧,随后便告辞,离开内院。

        因为这段时间他去了鬼雾海,虽然没有待多久,但是大陆上发生了这样的怪事,让他心有不安,特别是剑阁的家人朋友兄弟。

        撕裂空间,空间跳跃,回到秋泽竹林,看着那熟悉的景色,叶沐心情突然舒缓了一些。

        剑阁前的竹林已经被好好规划出几条小路,而且竹林中搭建的一些建筑也很有美感,这里俨然从只有剑阁一个竹楼变成了如今一排排建筑物,这里成了一个隐世的村落一般。

        叶沐缓步走进竹林,灵魂力已经感受到了许多熟悉的气息,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爹,娘,酥儿,澜溪,九儿,情姐你们都在啊!”叶沐笑着走进剑阁,看着屋内几人,心情舒畅道。

        “呀!是沐沐回来了!”冷如雪一脸笑意的跑过来,一把将叶沐抱住,关切的问道:“出门在外,可还好?你都瘦了!”

        叶沐满脸笑容,回应道:“娘,我一直都好好的,哪有瘦啊,哈哈!”

        “哼,你出门在外,娘总是很担心的,不过你回来就好!”冷如雪放开叶沐,牵着他的手坐下,开始问长问短。

        一旁的苏酥几人也都一脸笑容,围在叶沐身边,一家人其乐融融。

        看着自己爱的人都好好的,叶沐放心了不少,不过他的心底总有不好的预感,这让他有些心神不宁。

        夜里,苏酥,沈澜溪还有九儿姬君颜陪着叶沐来到秋泽河畔,看着月光倒映在河面,泛起的波光粼粼,后者柔声问道:“你们这些日子有没有很想我啊?”

        九儿抬头道:“想!”

        沈澜溪却挽着姬君颜的手臂,调侃道:“你还想他呢?我不想他,一走就是这么久,有什么好想的,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