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章 九儿入剑阁

第四百六十章 九儿入剑阁

        蛇姬一族,九蛇宫殿中,叶沐与姬君颜并坐桌前,前者微笑道:“九儿,绝命谷中的异变,凭我如今的实力根本解决不了,所以,蛇姬一族也要迁移!”

        姬君颜侧着身子,将头靠在叶沐的肩头,惆怅道:“圣玄境的修为都解决不了,看来我们真要离开这里了!”

        “只是,蛇姬一族领地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一下子要迁移,真的……”

        姬君颜欲言又止,俏脸之上带着一丝忧愁,叶沐握着她的小手,轻声道:“这也是为了蛇姬一族的安危,以后等异动平复了,再回来就是了!”

        “况且,这异动还不一定能侵袭到这里来,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叶沐微微一笑,尽量带动气氛,去除姬君颜俏脸之上的阴云。

        与此同时,其他各族也得到消息,都在紧急准备迁移的事情,其实,他们也不用迁移太远,只要离开焰岩沙漠中心区域就可以了。

        两天后,叶沐从睡梦中醒来,摸了摸身旁,却不见姬君颜的身影,揉了揉眼睛,才发现床单被撕出一块破洞。

        叶沐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昨晚他和姬君颜真正行了夫妻之事,懵懂不知的姬君颜在叶沐这个老手面前表现的羞涩万分。

        不过姬君颜可是蛇姬一族的女王,那方面的滋味自然不用多说,叶沐可算是好好享受了一把,此刻看着那床单破洞,不禁哑然失笑:“九儿,没想到你还有这一面,哈哈……”

        这时,一道冷哼声响起:“哼,我有哪一面啊?”

        姬君颜俏脸带着红晕,缓步走进房间,行动有些不自然,叶沐连忙起身跑过去将她抱住,一脸疼惜的说道:“身子不舒服你还乱动,快去床上乖乖躺着,我去弄些吃的给你补补!”

        说完,叶沐抱着姬君颜轻轻放到床上,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才笑着出了房间。

        看着这个眼中满是柔情的男人,姬君颜的心都要融化了,她美眸跳动之间,不禁响起昨晚那激动人心的画面,又忍不住扯起被褥挡住自己红彤彤的俏脸。

        叶沐为姬君颜弄着吃喝,自然被蛇姬一族的侍女看见,她们都一脸笑容的,恭敬喊道:“沐大人!”

        看着那些调理身子的补品,那些侍女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禁有些羡慕,都感叹自家女王嫁了一个好夫君。

        在蛇姬一族待了五六天,叶沐每天都过得很滋润,姬君颜也越来越黏着叶沐,似乎这是一个女人正常的反应,毕竟那种滋味,那种感觉一次过后,总会有无尽的幻想,就像是上瘾了一般。

        这天,叶沐跟姬君颜走在蛇姬一族的领地中,周围的族人见到两人皆是恭敬行礼,都面带微笑,眼神中都带着浓浓的祝福。

        “九儿,我也该回去了,雾老星君那些人很可能还会有什么动作,所以我必须回去!”叶沐牵着姬君颜的手,沿着走廊缓缓行走,轻声道。

        姬君颜螓首微点,峨眉一挑,浅浅笑道:“我跟你一起走,正好去见见另外两位姐姐,还有公公,婆婆!”

        听到这话,叶沐脚步一顿,偏头看向姬君颜,认真道:“你真的想好了?这一走,蛇姬一族怎么办?”

        姬君颜黛眉一挑,淡然笑道:“这个问题早就不是问题了,我又不能一辈子做蛇姬一族的王,总要有新王诞生的!”

        “这倒也是,那我就带你离开,回剑阁!”叶沐点点头,一把搂住姬君颜的细腰,两人则成了蛇姬一族最美丽的风景。

        一天后,蛇姬一族举行封王大会,姬君颜宣布退位,而新任女王则是一位尊者境巅峰境界的女子,她容貌清秀,身材高挑,名姬月瑶。

        大会高台上,姬君颜亲自为姬月瑶戴上九蛇王冠,宣布道:“蛇姬一族听令,从今天开始,姬月瑶便是蛇姬一族新王。”

        说到这里,姬君颜抬眼笑看叶沐,朗声道:“至于本王,要去另一个地方,以后会有机会和大家再见的!”

        蛇姬一族所有族人皆欢呼雀跃,既为新王的诞生而庆贺,也为姬君颜寻求幸福而祝福。

        终究,叶沐还是带着姬君颜离开了蛇姬一族,至于天鹰一族,火狮一族,以及其他各族都决定迁移。

        因为姬君颜并没有突破到圣玄境的层次,而叶沐如今的实力还不能带着一个人进行空间跳跃,所以,他们两人只能高空飞行,慢慢离开焰岩沙漠。

        云层之上,叶沐和姬君颜的速度很快,毕竟后者也达到半步圣玄境了。

        看着姬君颜有些紧张的样子,叶沐捏了捏她的小手,微笑道:“怎么?要见公婆,害羞了?”

        姬君颜微微点头道:“嗯,有些紧张,毕竟我……”

        叶沐淡然一笑道:“别紧张,一切有我呢,而且我爹娘都是开明之人,肯定是喜欢你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受到叶沐的鼓励和安慰,姬君颜轻咬红唇的贝齿缓缓松开,俏脸之上的愁云迅速散去。

        一路上,叶沐没有做任何停留,不过依然花了好几天才到达秋泽剑阁之外的上空。

        到了这里,却轮到叶沐紧张了,他可没事先告诉苏酥和沈澜溪,一旦这两个女人生气,那后果有些不妙。

        怀着忐忑的心情,叶沐牵着姬君颜缓步走进竹林,来到剑阁。

        “爹,娘,我回来了!”叶沐冲着剑阁大门,大喊道。

        不一会儿,就出来几个身影,分别是冷如雪,叶云,沈澜溪,苏酥,还有苏情。

        “哟,沐沐你可算是回来了,娘很想你知道吗?”冷如雪看到叶沐,连忙上前一把抱住他,柔声道。

        姬君颜的俏脸瞬间红晕一片,默默地低下了头,一副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叶沐赶忙微笑道:“娘,我这次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有您另一个儿媳妇!”

        这话,叶沐是在冷如雪耳边低声说的,后者也连忙转头看向姬君颜,缓步走过去,牵起她的小手温柔的笑道:“这小姑娘长的可真好看,快来屋里坐!”

        姬君颜被冷如雪牵着手,当即一愣,微微抬头,轻声道:“那个……那个,娘!”

        这一声娘喊出来,姬君颜白皙的脖颈都红透了,叶沐连忙过来,笑道:“娘,她叫姬君颜,小名九儿!”

        “九儿,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了,有什么需要的就跟娘说!”冷如雪自然知道自家儿子第一个告诉自己的原因,这是让她出来帮忙。

        叶沐本以为苏酥和沈澜溪会生气,却没想到两女都真诚的笑着来到姬君颜左右,温柔道:“九儿妹妹,叶沐有没有欺负你呀,你可以告诉我们,我们收拾他!”

        “九儿见过两位姐姐!”姬君颜也是聪慧之人,立刻笑着回应。

        而且,姬君颜可是蛇姬一族的女王,现在也已经彻底冷静下来,很快就适应了这种场面,面带微笑的与众人打招呼。

        叶云拉着叶沐到一旁,轻笑道:“你小子还真有能耐啊,正打算三妻四妾啊?以后给我收敛一些!”

        叶沐摸了摸鼻子,点头道:“知道了,爹,不过你还有一个儿媳妇在外面,以后会接回来的!”

        听到这话,叶云当即一脸懵逼,忍不住摇摇头,白了叶沐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小子,不知道怎么说你!”

        看着叶云离去的背影,叶沐眉头一皱,撇了撇嘴道:“不是……这跟我有啥关系?还不是因为你儿子太优秀了?难道优秀也有错?这怎么能怪我呢?”

        希芸听到这话,不禁呕吐道:“得了吧,小叶沐,你能别自恋了吗?”

        叶沐脖子一拽,淡然道:“我自恋了吗?我这难道不是陈述事实?”

        希芸也放弃了与叶沐争辩,后者回到剑阁一楼,发现姬君颜已经和众人打成一片了,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充满欢声笑语的剑阁一楼中,并没有见到江漠和石昊的身影,叶沐忍不住问道:“姐夫和大哥呢?”

        叶云淡然回道:“他们去苍溪学院了,说是有事,你要不也去一趟吧!”

        叶沐微微颔首道:“或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我去看看!”

        跟众人打了招呼,叶沐直接撕裂空间,踏入空间裂缝中消失不见。

        姬君颜的到来,让剑阁更加欢乐,每个人都不停地问她和叶沐相识的经过,姬君颜也只好简单的说了一些。

        正如叶沐所说的那样,冷如雪很喜欢姬君颜,毕竟她不仅长相,气质,谈吐,各方面都无可挑剔。

        冷如雪时常感叹自己的儿子能得到这么多佳人相伴,实在是他的福气,她做为一个母亲,总是觉得自己愧对叶沐,现在能有这么多佳人陪在叶沐身边,她也很开心。

        离开剑阁的叶沐来到苍溪学院,此时的苍溪学院外院却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氛。

        叶沐微微皱眉,身影一闪便来到会议大厅门口,看了看门口的守卫,叶沐直接往大厅中走,却被守卫拦住。

        这下,叶沐有些诧异,不禁问道:“你们为何拦我?”

        守卫也是一头雾水,其中一人问道:“会议大厅不许擅闯,你既不是长老之上,又没有出示通行令牌,为何不能拦你?”

        叶沐听到这话,眉头一皱,转手指着会议大厅门前的石柱雕像说道:“那个人是我,我有特权,不需要通报就能进去!”

        两个守卫一愣,仔细来回看了看叶沐,又看了看石柱,仿佛是在做什么对比。

        守卫还是有些疑惑,摇头道:“你似乎与雕像两人都不太像,不能进!”

        “?”

        叶沐一脸问号,当即也懒得废话,直接当着他们的面撕裂空间,进入会议大厅。

        而这一幕不仅被守卫看的清清楚楚,也被路过的其他学生看的清清楚楚。

        “刚才……那是撕裂空间?这不是只有圣玄境玄士才能做到的吗?那人是谁?”

        “不会吧,绝对是我眼花了,看错了,怎么可能有人撕裂空间?”

        如此一幕如果是几个人看到了,他们势必会以为自己眼花,可是看到的人却不少,没理由都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