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诡异的宁静

第四百四十九章 诡异的宁静

        白尘的办法固然好,但是这其中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将残星老人引来,如果他不来天山,这个办法就行不通。

        欣喜之余,众人也冷静下来,因为残星老人不傻,他会乖乖来到天山吗?不可能,所以必须想一个他不能不来的计划!

        白尘目光看向天山殿之外,突然平静的说道:“或许,我可以让他来天山!”

        闻言,令宫尧和血衣几人均抬眼看向他,司徒净黛眉一挑,好奇的问道:“莫非白老有了好的计划?”

        白尘微微摇头,叹息一声道:“如果他知道当年的叶家并没有全部被灭门,叶家幸存的孩子叶沐还活着,并且藏在天山,残星老人必然会来的!”

        这话说的云里雾里,司徒净黛眉一蹙,看向血衣,后者也微微摇头,并不是很明白。

        云钟皱眉,朗声问道:“白老,您能说的更具体一些吗?”

        白尘转身,一脸认真的说道:“当年叶家只不过是一个只有一位化玄境初期玄士的小家族,但是就在叶沐出生后不到半年,一群神秘黑衣人突然到来,展开屠杀,最后我带着叶沐逃离,而不久前,我查到,当年召集那群黑衣人的幕后黑手就是残星老人!”

        这话说出来,司徒净美眸一怔,她伸手捂住嘴唇,不敢相信。

        血衣眉头一皱,问道:“可当年的叶家既然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家族,那残星老人为何要召集人手围攻叶家呢?”

        白尘微微摇头道:“我也不清楚,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在查,依然不明白为何他们要对叶家出手!”

        令宫尧思索片刻,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叶沐如今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引来残星老人是不是不妥?”

        白尘摇头道:“并无不妥,第一,令兄的实力仅仅牵制残星老人,还是绰绰有余的,至于叶沐,我想他不会被打扰的!”

        司徒净微微颔首,轻声问道:“那如何才能让残星老人相信叶沐在这里?如何让他相信当年的叶家还有幸存的人?”

        白尘轻吐一口气道:“这个,我自然有办法让他相信,只不过残星老人来到这里也只能让令兄牵制他,至于其他人,我们也无能为力了,只能靠你们自己!”

        这时,司徒净点点头道:“只要残星老人的问题解决了,那其他的都好办!”

        令宫尧突然问道:“你们如何确定他们只有这些圣玄境?那圣灵幽魂液可是足够五个人吸收,你们怎么确定只有占志坤和崇明突破到圣玄境呢?”

        这话,顿时让血衣三人沉默了,说实话他们也不清楚雾老星君手下有多少圣玄境玄士,只是自己知晓的就是那些。

        “这个……我们认为,想借助圣灵幽魂液突破到圣玄境,前提是服用之人必须有半步圣玄境的修为,这样的人不多!”云钟沉默片刻,缓缓说道。

        白尘摆了摆手道:“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如果还有变数,我会出手,不说别的,拦住一位圣玄境中期的玄士还是绰绰有余的!”

        其实,天山上的八位圣玄境强者,只有白尘能够随意的离开天山,但是他的修为是八人中最低的,只有圣玄境初期。

        不过白尘的实力虽然不是很强,但因为他是剑圣,在同境界中战斗力是最高的,要牵制一位圣玄境中期的敌人还是可以的。

        这下,血衣三人放心了不少,就此说定,而白尘也离开了天山,前往白月教。

        令宫尧站在天山殿之外,一脸忧愁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大陆上还有隐藏多年的巅峰强者吗?天玄大陆真是不太平啊!”

        一处空间中,只看得见片片竹林的中央有一座宫殿,殿中沙发上,侧躺着一位身穿白裙的女子,她一头银发,美眸紧闭,微翘的小瑶鼻之下是温软如玉的红唇。

        突然,她睁开明眸,两道银色光辉升腾,接着充满磁性的声音宛转悠扬,“想不到那个家伙还活着,不知道又要搞什么阴谋!”

        女子正是阴诡绝域中的骨后骨若恩,她站起身,移步殿外,伸出玉手在虚空中一撩,一面透明光镜出现,其中倒映出奇异的景象。

        镜中,一位赤着上身的年轻人坐在一个冰河中修炼,正是叶沐。

        而同时,天山河树林中,絮影剑突然震动,一道幽蓝色剑光穿透虚空,却斩了个空。

        希芸怒斥道:“什么人?”

        位于阴诡竹林中的骨后抿唇一笑,喃喃自语道:“这是……天品级别的剑灵吗?”

        “而且还是女的,叶沐就这么讨女孩子喜欢吗?连这种级别的剑灵都愿意跟着他!”骨后冷冷的说道,语气带着一丝醋意,有些埋怨叶沐的意思。

        看着光镜中,那熟悉的面孔,骨后轻笑道:“距离你来接我,是越来越近了呢!”

        话音落下,玉手一挥,光镜散去,骨后又转身回到大殿,美眸流转之间,低声喃喃道:“那个老家伙如果有什么阴谋涉及到叶沐,那就做好陨灭的觉悟吧……”

        天山河树林中,希芸淡淡的说道:“刚刚那股窥视的气息有些强啊,恐怕达到了天君的级别,可是如今的天玄大陆怎么可能承受住这种级别的强者呢?不可能……”

        天山冰河中,叶沐依然在重组灵魂镜片,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月后,灵魂镜片终于重组完成,这比希芸预期的时间要稍微快一些。

        但是,另一个地方不久前却出现了巨大震动,那是雷劫的异象,不用猜,占志坤和崇明已经突破到圣玄境,但是他们两个似乎一点也不开心,反而面色阴沉。

        地宫中,雾老星君淡淡的笑问道:“干嘛愁眉苦脸的,圣玄境的力量不是你们一直向往所追求的吗?怎么现在得到了,却这幅样子?”

        占志坤和崇明微微摇头,后者抱了抱拳,说道:“星君大人,圣玄境的力量固然使我们更加强大了,但是圣灵幽魂液带来的副作用实在太大了,我们……”

        “哼,想要获得更高更强的力量,想一点都不付出?你们做什么白日梦呢?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好事吗?”一旁闭目养神的残星老人并未睁眼,他突然开口讽刺道。

        闻言,占志坤和崇明一脸尴尬,虽然他们两个突破到了圣玄境,但也只是圣玄境初期境界而已,自然没法和圣玄境巅峰境界的残星老人相比。

        三天后,一道爽朗的笑声传来,残星老人身影一闪便消失不见。

        空中,白尘看向残星老人,冷笑道:“你果然在这里,这些年你可让我好找啊!”

        残星老人微微一笑,神色平静般问道:“白尘,你不会是来找我报仇的吧?”

        看着残星老人嘴角那抹不屑,白尘镇定自若道:“或许有件事你会感兴趣,就怕你没有胆子来!”

        闻言,残星老人仰头大笑,然后盯着白尘,道:“呵呵,白尘啊白尘,你也修炼了这么多年,你觉得激将法对我有用吗?”

        白尘嘴角微微上扬,冷笑道:“怎么?怕了?你不想听听是什么再做决定吗?”

        残星老人双手靠到背后,轻笑一声,道:“好啊,那我就听一听你能说出什么让我感兴趣的事来!”

        白尘沉默片刻,缓缓开口道:“当年叶家的屠杀,我知道你其实并不是背后那个人,你只不过是那人的一个手下而已,我说的没错吧?”

        残星听到这话,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后耸了耸肩,毫不在意的说道:“然后呢?”

        这就是变相的承认了,白尘冷哼一声道:“你能如此不在意的承认,不过是认为我奈何不了你而已,但是当年叶家上下并没有全部灭亡,这,你感不感兴趣呢?”

        “你说什么?!”

        这话,终于让残星老人脸色微变,随后他眯眼冷笑道:“哼,你在说谎!”

        白尘嘴角带着浓浓的嘲讽,轻声道:“信不信由你,当年叶家的幸存者如今就在天山,你有胆子就来!”

        话音落下,白尘撕开空间消失不见,残星老人眉头紧锁,眯眼看着缓缓闭合的空间裂缝,低声喃喃道:“难道……”

        似乎想起了什么,残星老人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因为当年他没有出面,那群黑衣人办完事之后自然说了白尘取走一个木盒的事情。

        而很可能那个木盒中藏着小孩,而且叶家经过查证,确实有刚出去不久的婴儿。

        想到这里,残星老人大怒,道:“真是一群蠢货,竟然过了二十多年!干啥啥不行,邀功第一名,妈的!”

        地宫中,雾老星君严肃道:“这明摆着是要引你去天山,那里可是有着好几位圣玄境的老家伙!”

        残星老人点点头道:“这我自然知道,但是我有非去不可的理由,你就别问了!”

        闻言,雾老星君只能作罢,毕竟残星老人身后之人,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等到残星老人离去,雾老星君眸子散发火焰,看向地宫的一个拐角处,那里有两道强大的气息波动传出,不过气息有些起伏不定。

        天山殿,白尘看向令宫尧,道:“我断定,残星老人会来,只不过他为人阴险狠辣,令兄可要小心应对,只要悄悄牵制他就好!”

        令宫尧点点头道:“这个我明白,只要他敢来,我自然会牵制住他,到时候只要血衣三人能够压制雾老鬼,甚至打伤他,危机自然能够解除!”

        白尘点点头,看向天山殿后面,喃喃道:“不知道沐沐如何了?现在大战就要爆发,他不知道能不能出一份力,希望他尽快出关吧!”

        对此,令宫尧也只能摇摇头,这种事急不得,再说了,大战目前还没有爆发。

        如今,距离鬼雾海事件已经过去两年零一个月,一直密切关注雾老星君一伙人的各大顶尖强者却发现他们没有任何动静。

        一处空间中,影魅踏空而立,她疑惑道:“难道他们还在计划着什么?占志坤和崇明已经突破到圣玄境了呀?正是他们发动大战的好时机,为何他们却没有任何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