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三章 诛杀

第四百一十三章 诛杀

        剑道圣君第四百一十三章诛杀若不是剑气正好克制那穿甲弓,恐怕叶沐和离冰早已经被射成了筛子,哪里还有机会在这里研究锁魂阵。

        叶沐眉心灵魂力散开,一点一点的分析血色光柱,如果按照之前的方法,那也太消耗玄气了。

        所以,叶沐要确定哪一个旗帜是锁魂阵的中枢,只要破掉那一个就可以了。

        叶沐并不擅长阵道,所以分析起来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凭借微弱的灵魂传导波动,这剩下的十一个旗帜中,有一个旗帜的波动似乎有些不一样。

        “所有的能量似乎都是围绕着那里在流转,但是又似乎不是……”

        叶沐心中疑惑不断,脑海中灵光一闪,很可能一开始他的想法就是错的,其实这锁魂阵的中枢并不在这些旗帜中。

        “如果不是在旗帜中,那到底在哪里?”叶沐眉头紧锁,突然一丝异样的波动引起了他的注意。

        离冰试着一拳轰出,一股寒冰气息涌出,触碰到血色光柱时,虽然被击溃,但是血色光柱的震动让叶沐感受到了一个地方有些不一样。

        叶沐目光移动,抬头看向锁魂阵在天空形成的阵图,那血色阵图缓缓旋转,刚刚离冰攻击那一下,这里却没有传出波动。

        “难道这里才是大阵中枢?”叶沐沉思,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血心辰,发现后者已经站起身,虽然看上去镇定自若,但明显有些不对劲。

        “看来,这里就是大阵的中枢了,就算不是,恐怕这里也是大阵很重要的一环!”叶沐轻笑一声,手中青魄剑猛的拔出。

        “拔剑术!”

        一道细密的剑光如同闪电击中天空阵图的中心,只听到轰的一声,阵图没有破掉。

        “不对,这不是中枢!”

        叶沐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转头看向血心辰,却发现后者正一脸讥讽的看着他。

        “该死,上当了,血心辰是故意露出一副不安的样子给我看的,好让我相信那里是破阵的关键,草率了!”

        叶沐看着天空中红色漩涡,后悔不已,这一剑下去,像是启动了什么杀招,一股恐怖的力量在头顶慢慢凝聚。

        “公子,接下来怎么办?”

        离冰指了指周围的穿甲弓,又指了指头顶,问道。

        叶沐眸子转动,冷静道:“不管了,最后拼一把,如果不是,那只能找希芸姐了!”

        “剑步,生莲境!”

        叶沐身影一分为三,剑魂之力涌动,似乎全身玄气全部调动,贯注青魄剑中。

        “斩!”

        三道庞大的青色剑光迸射而出,冲向血色光柱,准确的说是冲向一个旗帜。

        经过叶沐不断地用灵魂力感知,那些旗帜中,确实有一个旗帜不一样,但是天空阵图的影响让叶沐觉得中枢不在那,但是现在没得其他办法,只能试一试了。

        而通过血心辰与那十二个尊者境旗手的反应来看,叶沐似乎赌对了!

        “快,给我射箭!”

        血心辰大喊,可是叶沐的剑光已经斩出,将血色光柱挤压变形,将光柱之外的旗帜震毁。

        随着旗帜化为飞灰,血色光柱直接溃散,阵图消散,头顶的恐怖能量还未凝聚完成就突然爆裂开来,能量四溢,化为点点星光消散。

        穿甲弓射出,但是叶沐和离冰脱离锁魂阵的束缚直接消失在原地,弓箭射空。

        天空中,叶沐踏剑而立,冷眼看着血心辰和柳潇寒,后者身躯颤抖,眼中有着一丝畏惧。

        柳潇寒太自负了,他以为有了锁魂阵再加上穿甲弓,叶沐是不可能有活着的机会的,血心辰也惊诧不已,心中暗叹道:“如今的夜幕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了吗?”

        “血心辰,柳潇寒,你们今日想杀我,可是这什么锁魂阵已破,现在该轮到我找你们算账了吧!”

        叶沐不再废话,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柳潇寒瞳孔一缩,他只看见一道寒光闪烁,一股冰冷刺骨的气息弥漫在他周身。

        “噗!”

        三个人拦住叶沐,却连一剑都没有接住,就身首异处了,柳潇寒声音颤抖道:“夜幕,我可是尚书府公子,你不敢杀我!”

        “哼,你比起周通如何?他老子周奇都被我杀了,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叶沐嘴角带着一抹嘲讽,冷笑一声,道道残影浮现,柳潇寒甚至忘记了反抗,就被一剑刺穿心脏,就算他反抗也是无济于事,一个化玄境巅峰而已。

        剑气在柳潇寒体内乱窜,将他五脏六腑绞的稀碎,他眼神呆滞,然后慢慢涣散,倒地。

        血心辰虽然逃离了,但是离冰已经追了出去,叶沐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

        空中,血心辰神色不安道:“如今的夜幕,已经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了,得请叔父们出手才行!”

        赤衣男子微微摇头道:“殿下,你先走,我来拦住这个大汉!”

        血心辰一咬牙身形朝着天边逃去,离冰被赤衣男子挡下,却不到十个回合就被扭断了脖子。

        叶沐来到离冰身旁,问道:“血心辰跑了?”

        “公子,我被这人拦了一会,血心辰看来是不好追了!”

        叶沐没有搭话,闭眼,眉心灵魂力散开,快如闪电般弥漫出去,一直蔓延到数万米,终于发现了血心辰的身影。

        可是,一股异常强大的灵魂力量将叶沐的灵魂力一震。

        “啊!”

        叶沐突然一个踉跄,手抚额头,面露痛苦之色。

        离冰连忙扶住叶沐,关切的问道:“公子,你怎么了?”

        叶沐松开离冰的手,微微摇头道:“我没事,血心辰追不到了,被一个强者接走了,看来他身上有空间传送卷轴!”

        回到地牢之外,看着地上的尸体,叶沐手指升腾一团青焰,将这些尸体全部焚毁。

        至于柳潇寒手上的空间戒指,叶沐稍微察看了一下,就发现里面除了钱还是钱,没什么其他价值。

        回到无双城,叶沐和离冰还是没有人认识,而唯一知道叶沐现在面貌还活着的人就是血心辰。

        不过叶沐知道,不久后他的新面貌就要被大家知道了,但是他根本不在乎。

        无双城中,一间豪华的府邸中,一位头发乌黑,五十多岁的男子将一个守卫一掌拍飞。

        “真是混账!”

        “每次都任由他胡来,没想到居然还和血家人勾结在一起,这下好了,被人杀了!”

        “闻谦!你这是干什么?”一个头发半白的老者仙风道骨般走了出来,看向柳闻谦呵斥道。

        “父亲,寒儿被人杀害了!”柳闻谦当即身子一软,瘫坐到椅子上。

        闻言,柳靖之双目一瞪,大声道:“你说什么?潇寒被人杀了?什么人敢动他?”

        柳闻谦缓缓说道:“目前还不知道,不过之前他和血家的血心辰联手,要设局给那个夜幕,就是前几年被通缉的那个人,就在刚才,寒儿的灵魂玉珏碎裂了!”

        “夜幕!”柳靖之已经怒不可遏了,全身玄气不由自主的散发开来,柳府的下人都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喘一下。

        “呼!”

        不过柳靖之毕竟是经验老道之人,不会如此冲动,那股压迫感消失,他平静道:“派人查,搞清楚一切,看来我多年不出手,有些人已经忘了我的厉害了!”

        说完,柳靖之身影缓缓消散,柳闻谦叹了口气,吩咐人去查,他唯一的儿子死了,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柳靖之虽然很疼爱他的孙子柳潇寒,但是他还是净王朝尚书,这个身份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他的孙子和血家人谋划到一起,这会影响他们柳家在净王朝的地位。

        无双城一间酒楼三层,叶沐和离冰坐在靠窗的一桌,后者自然是疯狂吃肉,前者只是捏着酒杯,悠悠然的看向窗外街道形形色色的人影。

        突然,叶沐的目光被一个骑着飞炎驹的粉衣女子吸引,她回眸那一瞬间,如同宝石般灿烂的眼神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是她?”

        这个粉衣女子叶沐见过,正是司语凝,净王朝郡主,丞相府的大小姐。

        司语凝回眸的那一瞬间,似乎也意识到了叶沐的目光,不过只是匆匆一瞥。

        “咦,那个眼神似乎在哪见过……”司语凝凝眸思索,骑着飞炎驹飞奔回丞相府。

        叶沐正在回想着什么,突然耳边响起一个熟悉而高贵的声音:“夜幕,你来王宫一趟!”

        “是司徒净!”

        叶沐手一抖,酒杯掉落到桌上,离冰一愣,连忙问道:“怎么了?公子!”

        “额……没事,我要出去一下,你在这里找间房住下,等我回来!”叶沐丢下一袋钱,身影便消失不见。

        王宫承乾殿中,司徒净穿着一身白金相间的华袍,踏着暗金色高跟鞋走到叶沐面前,比叶沐还要高出一掌,她红唇微启:“你这一次惹的麻烦可不小啊!”

        叶沐脸色平静,自然知道司徒净说的是什么事,微微抬头,却发现之前一直看不清司徒净的容颜,现在却能看的清清楚楚。

        司徒净的脸很端正,额头上有一个凤纹朱砂印记,那晕红的眉眼,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清澈,泛着星光的美眸,高挺嫩滑的鼻梁下是一张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想亲一口的樱唇,一时间,叶沐竟然看的呆住了。

        见叶沐在发呆,司徒净微微一怔,抬起玉手在叶沐额头弹了一下,冷声道:“看够了没有啊?你个小家伙胆子还挺大啊?怎么?好看吗?”

        “嗯嗯嗯,好看好看!”

        叶沐被弹了脑瓜崩,不假思索的点头道,然后又发现不对劲,又摇头道:“那个那个,无意冒犯!”

        “好啦,你杀了柳潇寒是吗?”司徒净也不再理会,转身走向王座,问道。

        “是,他要杀我,那我只好杀他咯!”叶沐没有反驳,大胆承认道。

        “柳靖之可是来找过我了,他知道你曾经在学院排名赛上立了大功,但是你杀了他最疼爱的孙子,他不可能放过你!”司徒净美眸看向叶沐,缓缓说道。

        “打了小的就来老的,真是欺软怕硬,这样的人也能当一朝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