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章 柳潇寒的阴谋

第四百一十章 柳潇寒的阴谋

        剑道圣君第四百一十章柳潇寒的阴谋星火剑法散发的炽热高温让周围的黑气开始溃散,叶沐身形闪烁,剑光纵横之间将百鬼囚笼破开。

        与此同时,叶沐心中传来小岚的意念,找到了魔魅,已经将他斩杀,但是百鬼夜行阵一旦形成,必须杀掉魑魅魍魉四人,这阵才会破。

        所以魔魑,魔魍,魔魉三人也必须找出来才行,叶沐已经出了百鬼囚笼,自然放开手脚。

        灵魂力全面散开,三道已经强弩之末的身影在黑气的三个方位,叶沐身形一动,三道剑光闪过,三颗头颅起飞。

        百鬼夜行阵破了,弥漫天空的黑气彻底溃散,漆黑的天空恢复明亮,叶沐看着三道想要逃离的灵魂体,手指连弹,三道青色火焰将他们焚烧成虚无。

        “呼……”

        缓缓呼出一口气,叶沐低头看向地面,魔门大殿前已经血流成河,随处可见尸体,魔门弟子几乎都是被一掌拍死的。

        离冰还在到处寻找着魔门的人,那些化玄境毕竟能够飞行,自然不好将他们杀光。

        “不能让他们跑掉……”叶沐脸色一寒,身形一动,已经冲了出去。

        魔门各殿,只见青色剑光纵横交错,房屋被毁,鲜血溅射,这种一面倒的屠杀持续了大约五分钟。

        整个魔门终于找不到活着的人了,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叶沐看着地上这些血淋淋的尸体,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

        离冰脸上沾染的血迹已经干了,他平静道:“公子,应该有几个跑掉了,剩下的应该全杀了!”

        叶沐微微点头,眼睛一闭,眉心一股强大的灵魂力量涌出,快如闪电的扩散出去,一瞬间就笼罩住方圆数万米的区域。

        有四个化玄境正在朝着远处逃窜,叶沐睁开双眼,身影瞬间消失。

        一旁的离冰瞳孔一缩,叶沐的速度让他有些吃惊,他自问是达不到这种速度的。

        离魔门数千米之外的大山中,四个化玄境边跑边害怕道:“快跑,门主已经死了,恐怕四大长老也撑不住!”

        “想跑?你们想跑到哪儿去啊?”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让他们的身躯一颤。

        一袭黑衣的叶沐踏空而立,眼神冰冷的看着那四人,四人吓得立刻跪了下去,浑身哆嗦个不停,其中一人声音颤抖道:“那个……那个我们只是普通门徒,和你无冤无仇的,你用不着赶尽杀绝吧!”

        “只要你们是魔门的人,那就该死,本公子就要杀!”叶沐声音落下,一道剑光闪过,四颗头颅飞起,地上多了四道血线。

        身形一闪,叶沐再次回到魔门,并没有进行搜查,至于魔门中的金银财宝,叶沐也不稀罕,反正最值钱的五个空间戒指已经在叶沐手里。

        一缕青焰冉冉升起,魔门一瞬间便处在一片火海之中,从此,魔门这个势力便在天玄大陆除名了。

        “走吧!”

        叶沐带着离冰飞向高空,或许很久后世人才会发现魔门这个宗门已经被灭了。

        离开魔门后,叶沐并没有去玉龙城苏府,而是带着离冰进入大山中。

        一处山谷,叶沐坐在一块碎石上,手中拿着一圆筒状的玉钥,这是上次影无心给他的。

        “不知道影宗总部会在什么地方?”叶沐喃喃自语,手中玄气注入玉钥中。

        玉钥发出粉色微光,又快速黯淡下去,接着玉钥漂浮到空中,玉钥的一头指向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

        叶沐微微皱眉,有些诧异,因为玉钥所指的方向是血王朝王都的方向。

        “难道影宗总部在流离城?”叶沐猜测道,云王朝王都就在流离城。

        既然方位知道了,叶沐也就不着急去影宗了,在绝地冰炎湖中,黑龙前辈说过,修为达到尊者境巅峰就去大陆极北的天山一趟。

        “如今实力还有所欠缺,天山还是再缓缓吧!”叶沐心中将接下来的打算梳理了一遍,发现还是先去苏府一趟,毕竟以后可就没什么时间这样来回跑了。

        “离冰,走吧,回家!”叶沐身形一动冲天而起,目标赫然便是玉龙城,而离冰则跟在叶沐身后。

        一黑一蓝两道流光划过天际,叶沐却不知道在大陆另一个地方,两个年轻人正在谋划着什么。

        …………

        净王朝与血王朝的交界处,这里是一座大山,山顶却修建了亭阁,七八个人影站立亭阁两边,隐隐形成保护圈。

        亭阁中,一个身穿青衣的年轻男子朗声笑道:“血心辰殿下,这次你能来,我是很高兴的!”

        血心辰眼皮都没抬,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柳公子,你是让我来这里听你闲聊的吗?”

        柳潇寒听到这话,呵呵一笑道:“自然不是,那既然殿下喜欢爽快,那我就直说了,夜幕还活着,想必你没有怀疑了吧?”

        血心辰并没有搭话,柳潇寒见此情景,继续说道:“夜幕这个人,我是日日夜夜想除掉他,可是那小子运气真好,上次在阴诡竹林都那样了,他居然还能活着出来,而且实力大增。”

        “而我也知道,殿下恐怕也对他恨之入骨吧,所以不知道殿下有意联手吗?”柳潇寒看着血心辰,笑问道,这句话才是两人会面的关键。

        血心辰终于抬起目光,淡淡的问道:“据我调查,夜幕如今已经晋入尊者境后期境界,你觉得我们联手有把握击杀他吗?”

        “这个……正面应战自然是很困难,不过我们可以设局,只要夜幕到了你我的主场,困住他那还不容易吗?”

        “只要他没有突破到圣玄境,不能撕裂空间,我们有的是办法困住他,只要他跑不掉,杀他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柳潇寒的话让血心辰动容,不过他与叶沐交手多次,知道叶沐没有那么容易对付,当即问道:“你认为夜幕会那么傻?无脑的进入你设的局?”

        “他自然不会那么傻,但是如果这个局他不得不来呢?”柳潇寒眼神中流露出一股邪恶,阴险的说道。

        “什么局是他不得不来的?”血心辰微微皱眉,他可不认为叶沐会为了什么而不顾自己的性命。

        “这个嘛,或许殿下有所不知,不过说起一件事,殿下肯定知道,那就是几年前云王朝尚书之子被杀那件事!”柳潇寒淡淡的说道,身子微微前倾,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

        “那件事不是早就过去了吗?”血心辰越来越诧异了,当即说道:“你快点说吧!”

        柳潇寒抬头,嘿嘿一笑,说道:“我抓到了当时秋溟黑市逃跑的其中一个人,经过严刑拷打得知,夜幕是为了一个女人而不惜杀了周通。”

        听到这里,血心辰大致明白了,淡淡的问道:“你是想利用那个女人?引夜幕前来?”

        “没错,从他杀周通那件事就可以看出来,为了女人,他可以不顾云王朝尚书府的通缉,只要我们抓来那个女人,或者抓住他的家人,还怕他不会束手就擒吗?”柳潇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淡淡的笑道。

        听完柳潇寒的话,血心辰却没有丝毫高兴的意思,反问道:“你是没有调查夜幕吗?他哪里有什么家人?还有你说的秋溟黑市那个女人在哪?”

        “额……这个……”一脸得意的柳潇寒瞬间哑口无言,脸上的笑容凝固,支支吾吾道:“派人去找,肯定能找到!”

        “柳潇寒,你可真是一个草包啊,我还以为你胸有成竹的找我来这里见面,已经有了办法,却没想到只不过是空口白话,一点作用都没有!”

        血心辰说完就要起身离开,柳潇寒连忙制止道:“殿下,你先别急着走啊,关于夜幕我确实查到了一些消息,虽然不是他的家人,不过应该是他的朋友,所以我们何不试一试?”

        听到这话,血心辰脚步一顿,偏头问道:“朋友?什么样的朋友会让夜幕明知是一个陷阱,还硬着头皮往里冲?”

        “这就要看夜幕与那几人的情意有多深厚了,如果他来了,那自然最好,如果他不来,那我们也没什么损失,再想其他办法好了,不过按照我对夜幕的判断,很大概率他会来,我们大可一试!”

        柳潇寒说的自然在理,就当是试探一下,万一叶沐真的到了,那就是赚了,所以血心辰想了想还是觉得试一下。

        两人达成合作,目标自然就是击杀叶沐,不过这个局要设在净王朝,因为那几个诱饵在净王朝,为了避免意外,自然选择较近的地点为好。

        一天后,净王朝境内,云雾城管辖之下的清风镇来了一伙身份高贵之人。

        为首之人自然就是柳潇寒,武家,武程和邢薏还有小怀安已经被他给扣押起来,柳琮站在他面前,平静道:“不知他们所犯何时?还劳烦尚书公子前来!”

        “柳琮,说来,你与本少同姓,却帮一个通缉犯瞒着上级,你罪该万死!”柳潇寒神情愤怒,沉声喝道。

        “下官不知什么通缉犯,尚书公子是不是弄错了?”柳琮弯腰,轻声问道。

        柳潇寒冷笑一声,淡淡的说道:“搞错了?夜幕你们不会不认识吧!”

        说道夜幕两个字,还故意加重了语气,而柳琮以及武程他们听到这个名字,瞬间明白了过来。

        “怎么?都不说话了?给我带走!”柳潇寒嘴角带着一抹嘲讽,冷哼道。

        柳琮,武程,邢薏,武怀安,四人被暂时关押在柳潇寒特制的地牢中,地点在无双城外的大山中。

        这里也是引诱叶沐来的地方,柳潇寒已经在这里布置了重兵,而且还有朝廷配备的穿甲弓。

        地牢中,武程,柳琮,邢薏都被锁链锁住手脚和脖子,至于小怀安则被两个女子看管起来,这一点总算柳潇寒还有点人性。

        “这次,恐怕我们要连累夜幕了?柳潇寒抓我们来,应该是为了让叶沐自投罗网,按照他的性子,是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柳琮重重的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武程听了点头道:“可是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啊,只希望他不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