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章 智斗蟆蛩

第三百八十章 智斗蟆蛩

        剑道圣君第三百八十章智斗蟆蛩

        “就是这个小白脸?除了长得好看一些,还有什么?靠他那区区尊者境初期巅峰的修为?姬君颜你是从哪找的这么一个破烂货?”

        看清叶沐真容后,蟆蛩捏碎手中的酒杯,气愤的沉声道。

        天尧和天雨也是愣住了,他们本以为姬君颜怎么也会找一个实力与蟆蛩相当的人结婚,可是叶沐的实力在他们看来实在太低了。

        火离微微皱眉:“这小子长得倒是挺不错的,各方面比那蟆蛩强了太多,只是有一点,他这修为属实低了一些!”

        火馨也颇为赞同的点点头道:“姬君颜也不是注重修为高低的人,再者说了,这沐叶看起来年轻的很,至少比蟆蛩年轻很多,修为低点怎么了,还不是能慢慢修炼嘛!”

        “夫人说的在理啊!”火离对着火馨赞叹一句,让后者眼中充满笑意。

        叶沐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些顶尖强者会议论他,他只是按着流程来到九蛇宫之外,姬君颜也正在宫门处等待着。

        在两个红衣侍女的搀扶下,姬君颜终于出现在叶沐的视野中。

        她头戴大红色的蛇冠,冠上垂下的细密珠帘将她的整个面部完全遮掩,让人无法看清她此刻的面貌和神情。

        黑亮的长发被小心翼翼的绾于身后,用蛇行发钗固定住,她身穿与叶沐相同制式的云纹如意大红袍,霞帔长达三米的拖尾被四个红衣侍女抬起。

        她的腰间被一根红色丝带束起,勾勒出她那盈盈一握的纤柳细腰,腰间垂落着珍珠流苏,足踏泛着金色光泽的高跟鞋。

        叶沐整个人已经看呆了,姬君颜这一身华丽到极致的装扮让她更显华贵夺目。

        姬君颜似乎也有些紧张,微微抬头,那遮掩她面容的珠帘一摇,一双清澈的美眸便与叶沐对视在一点。

        那一双清澈的眼睛,仿佛天下间最清幽的泉水一般,让人只看一眼,灵魂就被定格住。

        她那微微露出的皓腕,如同凝聚的霜雪,一双樱桃红唇犹如天下间最娇嫩美艳的花朵,晶莹如玉的瑶鼻再次衬托出她的高贵。

        “请新郎接新娘!”

        一声高喊让叶沐回过神来,不由得抿了抿唇,伸手从侍女手中接过姬君颜的玉手。

        两人手掌触碰的那一瞬间,叶沐清晰的感受到姬君颜的身躯一颤,似乎她很紧张。

        “别紧张,一切有我应付,你就安心的做我的新娘!”

        叶沐的玄气传音和他手掌传来的舒适感让姬君颜螓首微点,似乎那一丝紧张感也由此消失。

        一对新人沿着铺好的红毯缓缓走向婚礼广场,一道道目光都随着两人的移动而移动。

        其中有的人面带笑意,有的人则面露阴沉,蟆蛩自然是最愤怒的那一个。

        光是酒杯就已经被他捏碎了七八个,可想而知他的内心是有多么愤怒。

        叶沐和姬君颜来到婚礼广场的中心,那里有一个高出地面一尺的小平台,这时负责婚礼的司仪喊道:“请新郎新娘祭拜先灵!”

        这时蛇姬一族的婚礼流程,叶沐和姬君颜来到祭台前,之上有着一个个蛇形玉佩,两人端起一碗蛇姬一族特制的酒喝掉一半,剩下一半浇在那些玉佩上。

        “新郎新娘拜谢来宾!”

        随着司仪的高喊,叶沐和姬君颜端起一只银白色酒杯对着众人高举,与此同时到来的众人也站起身,举起酒杯。

        “多谢各位的到来!”叶沐和姬君颜共同弯腰拜了一礼,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接着,便是叶沐和姬君颜喝交杯酒的时候了,酒桌上的蟆蛩口鼻之间不断颤抖,他的愤怒已经到达极点。

        司仪说道:“新郎新娘交杯……”

        “等等!”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兀传来,叶沐心中并不诧异,他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而姬君颜的娇躯也是微微一顿,她以为今天能将婚礼顺利进行下去,可终究是她想的太美了。

        叶沐偏头看去,一个长相极其普通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这时姬君颜玄气传音道:“他就是蟆蛩,你别太刚,一旦动手起来,我会护着你,实在不行你就离开这里。”

        并没有回答姬君颜,叶沐放下酒杯,上前两步,冲着众人微微拱手,然后目光平静的看向蟆蛩:“这位朋友,为何打断我们婚礼的进行?”

        天尧和火离当即赞叹的点点头,两人几乎有同样的想法:“这个沐叶不简单,见到比自己高出那么多境界的人,居然还能这么不卑不亢,神色平静,看来他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的弱啊……”

        听到叶沐的问话,蟆蛩站起身冷冷的说道:“小白脸,你凭什么娶姬君颜?你有什么资格?嗯?”

        蟆蛩这话一出口,姬君颜就要反驳,却被叶沐玄气传音道:“接下来,一切交给我,你只需安安静静的就好,我还不至于让我的老婆出面!”

        对此,姬君颜只好沉默了,仿佛她的心中出现了支柱一样,这一刻,她无条件的相信这个男人。

        叶沐只是淡然一笑,平静道:“呵呵,阁下是在说笑吗?我凭什么?我有没有资格,似乎不需要告诉你吧?你又是凭什么管?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评论?”

        听到这话,蟆蛩顿时哑巴了,他眼神闪烁,墨迹半天也找不出话来反驳,当即一拍桌子,指着叶沐大声道:“小白脸,老子不管别的,今天你这婚别想结了,姬君颜这种女人不是你配得上的!”

        叶沐丝毫不生气,也不愤怒,依然平静的回道:“我配不配得上,请问跟你又有半毛钱的关系吗?你只是被请来喝喜酒的宾客而已,如果你觉得喜酒不好喝,你可以离去!”

        蟆蛩周身玄气升腾,一股恐怖的威压冲向叶沐,口中大喊道:“你说什么?!小白脸,老子看你是找死!”

        见状,姬君颜忍不住了,上前两步就要挡在叶沐面前,她的皓腕却被叶沐按下。

        叶沐轻声道:“没事,一切有我,你就安静的做我的夫人好了,我一个大男人没理由躲在女人身后,何况这个蟆蛩只是一个莽夫而已!”

        听到这话,姬君颜只好平息体内那涌动的玄气,退后两步。

        而看到这一细节的天尧和火离他们皆是露出赞赏之色,火馨则笑着说道:“这个沐叶还真是个男人啊,难怪姬君颜会看上他,确实挺不错!”

        叶沐眉心微光泛泛,一股强大的灵魂力量席卷而出,这股力量竟然让蟆蛩那股气息停滞不前。

        对于玄兽而言,他们的身体虽然远强于人类,但是他们的灵魂是最薄弱的,远远不如人类强悍。

        叶沐正是抓住这一点,他知道蟆蛩虽然有半步圣玄境的修为,但是灵魂力量实则只能达到人类尊者境初期,最高也就中期的境界。

        而叶沐的灵魂力已经达到尊者境级别的巅峰,毫不夸张的说,光比拼灵魂力量,叶沐完胜蟆蛩。

        但是,灵魂力量毕竟只是辅助,一切还得看修为境界,和自身整体的战力。

        叶沐其实是很紧张的,因为蟆蛩是他有史以来面对的最强大的敌人。

        如果蟆蛩只是尊者境巅峰境界的话,叶沐是丝毫不会怕他的,哪怕和他动手,叶沐也有机会斩杀他。

        就像之前受到血河大阵加持的螣枭一样,他的实力达到了尊者境巅峰,却还是被叶沐斩杀了。

        但是蟆蛩不一样,他可抵得上十个受到血河大阵加持的螣枭,叶沐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选择和他动手,因为那样就是死路一条。

        见自己这一股气息的压迫被叶沐化解,蟆蛩当即脸色一冷,露出那一口大黄牙,指着叶沐说道:“小白脸,敢不敢跟老子打一场,只要你赢了,你和姬君颜的婚事,老子就不再插手,如果你输了,那你们的婚事就别举办了,你也得给老子离开这里,姬君颜就要嫁给老子做老婆!”

        蟆蛩这话让在场的众人都嗤之以鼻,看他的目光都是一副嫌弃的神情,而听到这话的天雨淡淡的说道:“看来好戏要开场了,不知道这个沐叶会如何应对!”

        天尧轻笑一声道:“蟆蛩这个莽夫,脑子里面除了打架就不知道别的了,可惜了姬君颜这个绝世美女了啊……”

        火离也是一脸不屑的看了一眼蟆蛩,淡淡的说道:“这癞蛤蟆脸皮可真够厚的!”

        火馨也是一脸恶心,连忙瞥过眼,不再看蟆蛩,只是看向那一身红袍的姬君颜,微微摇头,脸上浮现一抹惋惜之色。

        叶沐深吸一口气,心中暗叹道:“看来,躲是躲不掉了,可是如果接下他的挑战,那我是必败无疑……”

        沉默片刻,叶沐嘴唇微抿,目光平视,平静的微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傻?你以半步圣玄的修为来挑战我一个尊者境初期巅峰?你不觉得你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吗?”

        听到这话,蟆蛩露出大黄牙,仰头笑道:“怎么?你不敢吗?那就趁早给老子滚蛋,老子才适合做姬君颜的老公!”

        叶沐微微摇头道:“不不不,我并没有说怕了你,只不过你这条件要改一改!”

        “改条件?”蟆蛩当即一愣。

        “你的条件不公平,我赢了,你只是不插手我和九儿的婚事,而我输了,不但我要离开这里,九儿还要嫁给你,你不觉得这有些可笑吗?”叶沐伸手,淡淡的说道,一股霸气显露出来。

        蟆蛩似乎也被叶沐这一番话噎住了,而且周围众人也都朝他投去鄙视的目光,让他有些不自在,他当即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老子就看你怎么改条件?”

        叶沐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虽然微不可察,但是天尧还是注意到了,不禁内心暗道:“蟆蛩这个莽夫恐怕要被沐叶耍的团团转了……”

        “条件嘛,这样改,我赢了,你从此不许过问蛇姬一族的任何事,也不得再纠缠君颜,我输了,我从此退出焰岩沙漠,如何?”

        叶沐的话让蟆蛩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因为他认为自己是必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