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众矢之的

第三百三十五章 众矢之的

        剑道圣君第三百三十五章众矢之的众玄士皆是一脸欣喜,那尊者境中期的玄士笑道:“诸位,这沙之地心乳如何分?”

        “自然是按修为高低来分,修为高的分多一点,低的自然分的少一点,相信大家都没有意见吧?”一位尊者境初期的玄士提议道。

        “我们不同意!”那几个化玄境玄士当即摇头道:“凭什么?我们出的力也不少,而且我们得为那些死去的化玄境好友带一份吧?”

        “好友?你们之间有几个认识的?好友这种话你们也说的出口?”一位尊者境初期的玄士当即冷笑道。

        “怎么?你们是要仗着修为高,要欺压我们是吗?”那几个化玄境玄士却丝毫不示弱,昂首挺胸道。

        “你们……”那位尊者境玄士当即哑口无言,他确实是想凭借自己的修为优势多分得一些地心乳。

        叶沐微微皱眉,忍不住瞥了一眼血心辰,没想到他的矛盾转化还真的奏效了。

        任何人都不想分的比别人少,这样就会分配不均匀,自然就会出现矛盾。

        为首的那位尊者境中期玄士也是微微皱眉,叹了口气道:“要不就平分吧,这地心乳不少,每个人都能分到一些!”

        “不行,他们几个化玄境可没有我们出的力多,怎么可能跟他们分一样的?”尊者境的玄士根本不同意。

        一旁的血心辰还有血康都是面露讥笑,这就是他们想看到的画面。

        “打,赶紧打起来啊,打起来最好了!”血心辰冷眼旁观,心中却是不断地喊道。

        叶沐微微皱眉,如果再争论下去,说不定这群人就要打起来,那就不妙了。

        “各位别吵了,我看这样吧,我们先平均分一下,看看最后还有没有剩余,多的部分再按修为高低来分如何?”

        叶沐出来调节,众玄士当即不再争吵,沉默片刻,众人点头道:“就先这么分吧!”

        一旁的血心辰看到叶沐瞬间将紧绷的局势又拉了过去,脸色瞬间变得不好看了,那看叶沐的眼神,恨不得将他活活剐了!

        “真是该死!”血心辰心中怒骂,他还有一种感觉,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叶沐。

        但是,他仔细想想,印象中又没有见过叶沐现在这张脸,所以心中还是存着疑惑。

        但是叶沐似乎低估了众人的贪婪程度,表面上是同意了刚刚的分配方法,但是到了分配的时候又想多蹭一点是一点。

        终于,矛盾还是激化了,一位尊者境初期的玄士不满意,直接抢夺一位化玄境后期玄士手中的地心乳。

        双方打了起来,与此同时,那位分配地心乳的尊者境中期玄士,趁机将剩下的大部分地心乳全部据为己有,然后身形一动朝着地宫入口闪烁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让叶沐惊呆了,也让一旁的血心辰还有血康呆住了。

        “赶紧追啊!还愣着干嘛?”血康反应过来,声音还在原地,人却已经冲了出去。

        叶沐拿上自己那一份,其实只有十几滴的地心乳,闪身追了上去。

        那位尊者境中期玄士隐藏的可真深啊,叶沐都没有注意到他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想一个人独吞。

        众人全部展开身法,追了出去,叶沐也是心中大骂:“尼玛的老东西,身为尊者境的高手,怎么尽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流沙域,漩涡流沙处,一道人影窜出,正是那名带着沙之地心乳逃跑的尊者境中期玄士。

        他窜出不久,又是数十道人影窜出,叶沐赫然也在其中。

        “追!真是看错了他,居然想独吞地心乳!”众玄士周身玄士震荡,就在沙漠之上追逐起来。

        叶沐正要飞身上前,忽然感觉身旁有一股劲风袭来,偏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杆血红色的长枪。

        “你干什么?!”叶沐大吼一声,闪身躲开,眼神冰冷的看着血心辰,情急之下竟忘了压低嗓音,只用平时的声音吼了出来!

        血心辰则是微微一笑,说道:“夜幕,我就知道是你,我说怎么感觉你那么熟悉,却又没见过你这张脸,你是戴了面具吧?”

        “夜幕?夜什么幕?我可不是你口中说的那个谁?赶紧给我闪开,我要去追地心乳!”叶沐心中震惊,但是表面上还是硬撑着,拒不承认。

        “哼,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血心辰脸色一冷,手中血色长枪挥动,一股压迫感袭来。

        叶沐知道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情岚剑浮现,周身精气神汇聚一点。

        “拔剑术!”

        一道细密的青色剑光浮现,血心辰则大惊失色,因为他感觉到一丝死亡的气息,身形一动,一支十丈大小的血色枪影形成。

        “叮!”

        青色剑光犹如切豆腐一般切开血色枪影,斩向血心辰。

        “轰!”

        血心辰闪身躲开这一击,但还是被这一剑震惊到了,现在他有些怀疑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叶沐了。

        而叶沐在施展拔剑术后,便立刻点头去追地心乳了,根本懒得搭理血心辰。

        “他手中的剑似乎比夜幕那柄黑色的剑品级要高一些,而且夜幕不应该有这种实力才对……”血心辰看着已经消失在远处的叶沐背影,喃喃自语道。

        那名尊者境中期玄士跑当然是跑不掉的,这流沙域中一望无际的,也没有地方给你躲,只要你还在视线之中,就跑不掉。

        当然,只比拼速度,有些玄士擅长的就是速度,所以一些尊者境初期玄士的速度甚至可以比拟一些尊者境后期的玄士。

        不到半个小时,那位尊者境中期的玄士便被追上,然后被众人围住。

        “真是没想到啊!你居然想独吞那么多的地心乳,那是多少条人命换来的?你下的去手?”一位尊者境初期的玄士厉声骂道。

        血康只是冷眼旁观,因为他不想在地宫中被人围攻的事在发生一遍,而且他也受了伤,不适合在动手抢夺地心乳。

        叶沐赶到的时候,正好那名尊者境中期的玄士被众人围在中间。

        对待这人,这些玄士可不会手下留情,一定会下死手,因为他没有血王朝这么强硬的后台。

        “他们死了,只怪他们实力弱,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强者才能得到一切,弱者根本不配拥有这沙之地心乳!”

        “你说什么?!”众人听到他的话,当即愤怒,毫不犹豫的出手。

        “轰!”

        只一瞬间,那名尊者境中期的玄士还没来得及还手,就被轰成肉泥。

        而他手指上的空间戒指又成为了众人抢夺的东西,叶沐微微皱眉,如果在继续这样下去,血康那边的实力就要比这边强了。

        “情况不太妙啊!”叶沐瞥了一眼血康和血心辰,果然发现他们都是在一旁冷眼旁观,脸上带着丝丝冷笑。

        但是,明知道这样发展下去会有不好的结果,叶沐却没有什么办法,因为现在无论说什么都没用。

        那名尊者境中期的玄士都被轰成肉泥,连灵魂体都没来得及逃离就彻底消失在天地间了,何况叶沐?

        叶沐可不想成为那个下场,只能跟血心辰他们一样,在一旁干看着。

        想想进玉琼仙境的时候,还是近千人浩浩荡荡的队伍,此刻却只剩下二十多人了,真是让人唏嘘。

        一群人为了抢夺空间戒指而互相大打出手,前一秒可能还是有说有笑共同对敌的兄弟,后一秒就毫不犹豫的攻击你的要害。

        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叶沐深刻体会到了什么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人与人之间只有绝对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但是叶沐想到了江漠,想到了苏酥,想到了沈澜溪,想到了白尘,想到了那些友情,爱情,亲情!

        这世界上还是有真心对待自己的人,只不过这样的人太少了,叶沐微微摇头,叹了口气道:“或许,一切的矛盾源头都是人心的险恶吧!”

        玉琼仙境,流沙域上空,一群人你追我赶,他们不断攻击身边的人,只为抢夺那一枚空间戒指。

        因为这空间戒指中有沙之地心乳,顿时在这片天空中玄气震荡,鲜血四溅,充斥着喊杀声!

        终于,这场战斗停歇下来,八个人还漂浮在空中,另外十一人都躺在了沙地上,他们奄奄一息。

        空中八人身上都有伤,不过他们是这些人中最强的,一旁的血康却突然出手,从后方偷袭,一掌拍飞一人。

        那枚空间戒指飞了出去,几乎同时,叶沐和血心辰身形动了,他们二人均朝着那么戒指的方向冲去。

        而那几个尊者境却被血康拦下了,后者笑道:“你们几个就别掺和了,让我侄儿去帮你们取那枚空间戒指就好了!”

        “哼,你个老东西,不是不要地心乳了吗?现在又来插一杠子,真是老奸巨猾!”

        那几人均气愤不已,一同冲着血康攻去,后者虽然也受了伤,不过这么长时间的恢复,又是对付这几个精疲力竭的人,自然游刃有余。

        “这戒指是我的了,哈哈……”叶沐一脸笑意的伸手,就要将戒指吸入手中。

        突然,一旁传来一道劲风,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爽朗笑声:“哼,那可不一定!”

        “血心辰!又是你这倒霉蛋,草!”叶沐闪身躲过一枪,看向血心辰,心中大骂道。

        情岚剑飞出,叶沐御剑飞行,一个提速再次逼近空间戒指。

        而血心辰怎么可能会让叶沐拿到,步步紧逼,道道枪影袭来,让叶沐不得不闪避。

        其实,叶沐不是不想和血心辰打,也不是怕打不过血心辰,现在的自己完全可以击败他。

        但是叶沐只想得到地心乳之后逃离这个玉琼仙境,和血心辰纠缠下去,一时半会是击败不了他的,而且一旦纠缠下去,那个血凌赟和血仲欢也不是吃干饭的,一定会上来帮忙的。

        “剑步不能施展,血心辰见过,如果用了就暴露了,现在的他应该还只是怀疑我的身份,并没有确认!”叶沐一边躲闪血心辰的攻击,一边在心中思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