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归属

第三百三十四章 归属

        剑道圣君第三百三十四章归属“血康,你个老贼,敢阴我?”

        一道辱骂声传来,那位尊者境中期的玄士一脸愤怒的寻找血康的身影。

        叶沐伸头看去,那地心乳之上的明黄色光团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团乳白色的流体在漂浮着。

        突然,一道血红色身影如同鬼魅,冲向那团流体,叶沐瞳孔一缩,看清了他的面孔,血康。

        “他要趁现在抢夺地心乳!”叶沐瞬间明白过来,但是又没那个能力去阻止,只能干看着。

        毕竟血康可是尊者境中期巅峰的强者,叶沐去阻拦他纯属找死,不过还是有人去阻止他。

        那些尊者境玄士被明光色光波逼退,正心里窝着火呢,这个时候又发现血康要去抢地心乳,他们哪能忍受这种事情发生?

        当即,数人直接出手封住血康的前路,让他不得不停下。

        “血康,你个老东西,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尊者境中期的那位玄士冷声看着血康,讥讽道。

        “血康,你故意让我们破除那些防御电网,自己却坐享其成是吗?你以为没了那些化玄境,我们就不能收拾你了吗?”另外一位尊者境的高手沉声威胁道,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

        血康被拦下来,也没有办法,毕竟这里还有二十位尊者境,他不可能从这么多人手中抢夺地心乳。

        “我有逼你们破掉防御吗?是你们自己太贪婪了,这能怪谁?”血康冷眼看着众人,淡淡的说道。

        叶沐站在队伍后面,如今只剩下六个化玄境玄士,和二十位尊者境玄士了。

        地宫中,连尸体都没有,只有一些粉尘,这是那些化玄境玄士留下的。

        叶沐也是有些唏嘘,这么多高阶玄士就这么消失了,甚至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就灰飞烟灭了。

        “好,那既然防御是我们破掉的,那这地心乳你是别想得到分毫了!”为首的尊者境玄士眼神冰冷,紧紧盯着血康,沉声道。

        “凭什么?我们也出力了!”这时,血凌赟突然站了出来,朗声道。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是装装样子,哪有真出力?”另外一位尊者境玄士冷笑道。

        而叶沐自然是保持着沉默,毕竟这些尊者境之间的对决,他一个化玄境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

        叶沐抬头看向那沙之地心乳,心房处的玉剑散发微弱的波动,一股无形的能量散开。

        能量一直延伸到沙之地心乳之上,叶沐的视线突然变得异常清晰起来,似乎能够看透地心乳的构造。

        突然,叶沐身躯一震,玉剑产生的无形能量猛的缩回,脑海中一个信息就是,这地心乳必须得到。

        叶沐心中苦笑:“这么多尊者境在场,这地心乳怎么轮,也轮不到我一个化玄境后期得到啊!”

        反观场中的局势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血康被几个人拦住,而谁也没有先动手去取地心乳。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谁先动手去取,谁就会成为其他人的靶子,会立刻成为众矢之的。

        叶沐朝血心辰看去,后者也是脸色阴沉,他估计没有想到那恐怖的毁灭光线没有将这些人全部灭掉。

        “不管怎么样,我可不会让你小子得到地心乳!”叶沐暗自下定决心,就算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让血心辰得到。

        血康虽然是在场所有人中修为最高的,但是面对二十位尊者境玄士,他也是没有一点胜算。

        而这边,虽然有二十位尊者境,六位化玄境,但是谁也没有立刻动手,因为血康姓血,杀了他就相当于得罪了血王朝,那以后就只能逃亡了。

        这种生活不是那群玄士所要的,所以双方对峙着,谁也没有先动手。

        这让叶沐就有点着急了,压低声音喊道:“那还是按照之前的比例九一分吧!”

        突然的声音,让众人都是一愣,不过这也算是一个台阶了,玄士队伍这边就算不想给,也没办法。

        那尊者境玄士当即淡淡的说道:“怎么样?血康,这一份你是要还是不要?”

        而血心辰也瞅了一眼叶沐,微微皱眉,他有点不爽,毕竟这地心乳对他太过重要了。

        叶沐戴着面具,自然不怕血心辰会认出自己,心里冷笑道:“看我干什么?你小子还想要地心乳?本公子是不会让你如愿的,嘿嘿……”

        血康沉默片刻,突然淡然说道:“一份是不是少了点?”

        “少?你居然还嫌少?我告诉你,如果不是你姓血,我们早让你去死了!还嫌弃这一份起来了?”各尊者境玄士皆是冷笑,嘲讽道。

        血康却没有丝毫感激的意思,仰头大笑道:“你们还知道我姓血?你们就不怕被血王朝通缉,被满天下追杀吗?只要你们今天让出地心乳,乖乖离去,我可以既往不咎!”

        叶沐听到血康的话,心中可是笑开了花,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我滴个乖乖,这老东西挺牛哇,这种话都敢说?你以为是在血王朝王都啊?这下恐怕连那一份都没有了!”

        果然,血康的话音刚落,那些尊者境直接动手了,那为首的尊者境玄士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就算要被通缉,被追杀,你个老东西必须死在我们前面,拿命来!”

        血康的话彻底起了反作用,他也没想到这群人居然不畏惧血王朝,一时间只能仓促应敌。

        不过血康到底是在场众人中修为最高的,而那些尊者境玄士之前破除电网防御,又消耗很大。

        所以,一时间竟没有将血康怎么样,只是压制住了他。

        战圈不断移动,尊者境之间的战斗自然是声势浩大,光凭战斗的余波就让叶沐感到一丝压迫。

        这时,叶沐将注意力放到那地心乳之上,心中在盘算着,如果自己现在去取这地心乳,之后有多少把握能够离开这地宫,然后逃离玉琼仙境。

        心中粗略估算了一下,逃生的机会不足一成,因为那也尊者境本来就靠近那地心乳,而且一旁还有血心辰他们,根本不会让叶沐轻松取到地心乳逃走的。

        即使拿到了地心乳,一旦没有逃掉,那就会瞬间成为在场所有人的敌人,立刻就会被玄气轰成渣。

        所以,叶沐也只能在心里想一想,表面上自然是没有任何行动。

        而血心辰心中的想法与叶沐一致,他知道自己就算取到地心乳,目前的血康是护不住他的。

        “早知道就让小叔父陪着一同前来了!”血心辰眉头紧锁,心中暗叹道。

        血康不断被压制,不过那群尊者境也是心怀鬼胎,谁都不想做杀血康的那个人,所以虽然看起来是二十人打一人,但是实际上都没有施展全力。

        不管这些人嘴上说怎么不怕血王朝的报复,心里却还是有些害怕的,而且这血康还是王族直系的,他死了,这血王朝还不得大力追捕凶手啊!

        所以,打了半天,只有血康一人是施展全力的,其他人都没有下死手。

        但是众人都明白,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所以还是有人忍不住偷袭血康,将他打伤。

        这样一来,血康从还能反击到只能防御,到现在只能被动挨打的地步。

        血心辰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因为一旦血康倒下了,那这地心乳他是别想得到一滴了!

        “住手!你们是想与血王朝为敌吗?”一声大喝,血心辰手中握着血色长枪,飞身站在血康身前,眼神冷冷的盯着众玄士。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让众玄士都是一愣,不过又瞬间缓过神来,血康已经全身是血,身上有很多伤口。

        为首的尊者境冷笑一声道:“都事到如今了,你还跟我们提血王朝?你以为我们现在收手,血王朝就会放过我们?真是可笑!”

        听到这话,血心辰喉咙似乎被噎住了,有话说不出,确实,到了这个地步,想善了是不可能的。

        叶沐也从人群中冷声道:“怎么,这地心乳是你们血家的么?不容许别人得到?你坑害了那么多玄士,一点后悔之心都没有吗?你们的良心不会觉得痛吗?呸!狗屁的血王朝,血王朝就出了你们这些杂碎吗?猪狗不如的东西,还在这里指手画脚的?以为自己多高高在上吗?血王朝又不是你们打下来的,又不是你们建立的,只不过承了父辈的余荫,还在这里恬不知耻的用血王朝三个字做威胁!”

        叶沐的话字字诛心,让血康以及血心辰半个字都反驳不了,他们哑口无言,而这边的众玄士倒是对着叶沐赞扬不已。

        片刻之后,血心辰突然对着叶沐问道:“你到底是谁?你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你以前是不是见过我?”

        “坏了,话说多了,不会让他识破了我的身份吧?那可遭了!”叶沐心中有些不安,不过表面上还是镇定自若的说道:“见过?哼,你以为你是什么大美女吗?我会稀得见你?真是搞笑,你以为你是谁啊?”

        听到这讥讽无比的话,血心辰脸色阴沉,但是又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淡淡的说道:“这地心乳我们不要了,你们去分!”

        “嗯?”

        这话,让众人一愣,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血心辰就这样放弃了。

        “心辰,你怎么……”血康也是有些不解,不过刚想说话,血心辰就玄气传音道:“叔父,在打下去,恐怕我们都要葬身在这里,不如直接让给他们,他们虽然表面上是一条心,实则各自心怀鬼胎,一旦分配不均匀,势必会造成矛盾,那个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不得不说血心辰还是心思深沉,瞬间就将危机缓解了,叶沐也是一愣,心中也忍不住感叹血心辰的聪明才智。

        众玄士自然觉得这种结果最好,那为首的尊者境中期玄士当即笑道:“既然如此,那这地心乳就我们笑纳了!”

        说完,他飞身将地心乳取下,一个玉盆装着地心乳,叶沐凑过去,只是闻了一下,瞬间就感觉浑身舒爽,这沙之地心乳真是不负盛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