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倾城绝色

第三百二十二章 倾城绝色

        剑道圣君第三百二十二章倾城绝色叶沐递给沈澜溪一块感应玉石,这块石头的感应距离很广,三分之一城之间的距离都能清晰感应道。

        “对了,到时候来人找到你们,他们会拿出这个东西,没有这个东西,你们可不能跟他们走!”叶沐又拿出一块令牌,是问剑山的那一块,代表着身份。

        这令牌是没法仿造的,因为这令牌之中有叶沐打下的玄气烙印。

        沈澜溪点了点头,道:“那我们赶紧走吧!”

        叶沐一行人不再停留,兜兜转转来到玉龙城,沈澜溪和两个丫鬟率先进城。

        叶沐则在城外仔细观察,发现城门口已经增派了人手,这显然是加强了搜查力度。

        “尚书府还真是个庞然大物啊……”叶沐微微皱眉,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他要等到天黑再进城,这样不容易被发现。

        躲在玉龙城外的一棵大树上,叶沐嘴里叼着一根毛草,静静地等待着夜色的降临。

        “主人,周通的空间戒指中有一种奇怪的波动!”这时,小岚的意念传来。

        叶沐睁开眼睛,手掌一翻,一个镶嵌着金钻的戒指出现,这正是斩杀周通后,从他的手指上摘下来的。

        先前一直没顾得上,这次小岚的提醒正好让叶沐可以好好的探查一下这个空间戒指。

        “这个周通还真是富的流油啊!”只是看了一眼,叶沐就忍不住感叹道。

        这个空间戒指中除了金币和赤金玉器之外,还有一个卷轴和一堆的月光石,感应石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粗略估计了一下,金币差不多五百万,赤金两百万,这可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不过这显然是周通随便带了一点在身上,叶沐的注意力放在了那卷轴上。

        摊开卷轴,三个字让叶沐欣喜不已,“拔刀斩!”

        叶沐正愁感悟不够,这下好了,有了这拔刀斩的心得,可以更加完善自己的拔剑术了。

        不过现在,叶沐没什么心思研究这些,那一堆的感应石可是危险之物,谁知道尚书府有没有留感应石,如果凭借这些感应石找到自己那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叶沐抬起手掌拍了拍额头,喃喃道:“大意了大意了,得赶紧把这些感应石处理掉才行!”

        一想到这一路上,自己带着这些感应石赶路,叶沐就有点恐惧,不过幸好,小岚的提醒很及时。

        如果带着这些感应石进了苏府,那就不是叶沐自己的危险,恐怕整个苏府都会有危险了。

        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太阳还没有落山,叶沐心神一动,御剑飞行,朝着大山中飞去。

        天空中,叶沐手中握着一个小短刀,此刻却是碎裂了,“小岚你刚才察觉的异常波动应该就是这小刀爆裂产生的!”

        叶沐不知道这把半尺长的小刀代表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些奇怪的东西都不能带在身上。

        因为尚书府不是叶沐能惹的起的,包括周通的这枚高级空间戒指,叶沐都打算扔掉。

        终于,太阳下山,夜色降临,叶沐又飞行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一个湖泊。

        这个湖泊不大,大约一百平米的面积,站在湖岸,叶沐将那一堆感应石都扔进了湖中,还有那枚空间戒指以及断裂的小刀也都丢了进去。

        之所以不用玄气震碎,还是怕尚书府的高人凭借玄气留下的气息找到自己,叶沐可谓是小心的很。

        正好这湖水的冲刷可以去除叶沐的气息,就算尚书府的人找到了这里,也没有任何作用。

        叶沐并没有施展玄气,而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在大山里绕了一大圈,才御剑飞行,朝着玉龙城而去。

        其实,叶沐并不一定非要这样做,大不了一把火全给这些东西烧了就是。

        但是那些石头材质特殊,烧的话很费时间,叶沐现在是一刻也不想留着这些东西在身边,所以扔进水里这个方法是最快最稳妥的。

        回到玉龙城外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叶沐穿着一身黑衣,蒙上脸,悄悄的进了城。

        穿梭在暗影和街角,叶沐从苏府后门的小巷子翻了进入,接着进入了苏酥的房间。

        “谁?!”

        一道娇喝声传来,苏酥一手切了过来,叶沐扯下面罩说道:“是我!”

        苏酥美眸一怔,“叶沐?你回来啦?你怎么这幅打扮?”

        “酥儿,这事说来话长,我长话短说,你听说了尚书府大公子死了吗?”叶沐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夜行衣扯掉,轻声问道。

        “嗯,听说了,怎么?这事不会和你有关吧?”苏酥瞪大了美眸,试探着问道。

        叶沐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道:“是我杀的!”

        “啊?!真是你干的?那可是……”苏酥玉手忍不住捂住嘴,一脸的不置信,随后急切道:“那你现在不是很危险吗?得赶紧离开云王朝啊!”

        “不急,我还有件事跟你说,希望你能原谅我!”叶沐说这话的时候,都感觉有些羞愧,眼睛都不敢与苏酥对视。

        “原谅你?”苏酥黛眉一蹙,脸色渐渐冷了下来,淡淡的问道:“为什么要我原谅你?你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叶沐长舒一口气,低着头,轻声说道:“那个……我杀了周通是为了一个女人,她……她现在也是我的女人,所以酥儿,我……我对不起你!你要是……”

        “等等!”苏酥听到这话,整个人的气息似乎都有些不太好了,沉默了半晌,才缓缓说道:“好啊,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让你不惜得罪尚书府这个庞然大物也要去做。”

        略微抬头,看着苏酥那冷冷的眼神,叶沐心虚不已,只好低声道:“她就在玉龙城中,我怕我们一起目标太大,所以打算……打算让你去接她,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好,我去接她,我好好看看我这个姐妹是何等女子,能让你看上!”苏酥虽然语气生硬,但是从她的话语中,叶沐知道她已经决定接纳沈澜溪了。

        在这个世界,男人三妻四妾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了,又何况叶沐这样优秀的男人,无论长相身材还是修为境界,都是万里挑一。

        苏酥想的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叶沐为了她不惜杀了周通,这让她有些吃醋。

        递给苏酥一块感应石和一块令牌,正是代表问剑山小师叔的那块令牌,叶沐轻声道:“找到她之后,拿出这块令牌,她就知道了!”

        夜里,苏酥为了惩罚叶沐,没有让他睡床,后者也不在意,毕竟已经到了化玄境后期的境界,十几天不睡都没有关系,盘腿修炼。

        苏酥也一夜没睡,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叶沐的话,这突然多出了一个姐妹,让她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尽管苏酥再怎么洒脱,毕竟今后是要和别人一起分享叶沐了,这让她心里有些小委屈。

        叶沐自然也知道这些,但是要说爱吧,他自然最爱的人是苏酥,对于沈澜溪,更多的是责任吧,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也不能说没有爱,至少不会辜负她。

        第二天上午,叶沐退出修炼状态,睁开双眼就看到苏酥坐在梳妆台前精心打扮。

        “这是要开战了吗?初次见面就要给个下马威?”叶沐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不过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多说一句可能都会让现在的局面恶化。

        打扮的漂漂亮亮,苏酥冲着叶沐微笑道:“大老婆要去接二老婆了,你就在家乖乖等我回来哟!”

        “嗯,我一定乖乖在家等……”叶沐看着苏酥那有些诡异的笑容,不禁咽了口唾沫,连忙答应,将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玉龙城中,一间客栈,沈澜溪正带着小玉和小兰在一楼吃着点心,等待着。

        苏酥带着感应石和令牌出发了,直接朝着感兴石指引的方向而去,一路上吸引的路人停足注目,一些好色之徒舔着哈喇子在某些部位来回扫视。

        不过,却是没有人上前搭讪,因为苏酥周身散发一股冰冷的气息,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

        半个小时后,苏酥来到客栈之外,一眼便将目光投向沈澜溪的身上,而后者同样注意到了苏酥。

        两女的目光交织在一起,感受着苏酥那有些奇怪的眼神,沈澜溪黛眉一蹙,移开了目光,她可不想在这里惹事。

        苏酥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慢慢走进客栈,直接来到沈澜溪面前坐下。

        小兰和小玉一愣,当即笑道:“这位姐姐,我们似乎不认识吧?这里又不止我们这一张桌子,你……”

        苏酥抬手制止了小玉的话,并看向沈澜溪笑道:“无妨,我是来找她的!”

        沈澜溪算是明白了,心中暗自猜测道:“看她的气质和容颜身材,想必就是叶沐所说的女子了,果然是倾城绝色!”

        而苏酥心中也忍不住暗叹道:“果然是绝色佳人,怪不得叶沐为了她,不惜那么做!”

        不过,虽然沈澜溪心中有着猜测,但是苏酥并没有拿出那块令牌,所以不能暴露,表面上还是镇定的回道:“找我?我们似乎也不认识吧?或许,你是认错人了!”

        “不不不,我怎么可能会认错呢?”苏酥手掌一翻,一块令牌出现。

        沈澜溪刚想站起,看到这块令牌又坐了回去,笑道:“既然姐姐来了,又何必为难妹妹呢?”

        听到这句话,苏酥轻笑一声,这句话已经代表沈澜溪愿意做小了,随即笑道:“妹妹说笑了,姐姐怎么可能为难你了,这不是特地来接你回家的吗!”

        一旁的小玉和小兰则呆住了,虽然她们两个已经知道沈澜溪和叶沐的关系,但还是有些理不清这之间的关系。

        “那就要多谢姐姐亲自跑一趟了!”沈澜溪笑着回应,她知道苏酥是已经接受了自己。

        两女回到苏府,并没有立刻去见苏父苏母,而是审问叶沐。

        房间中,叶沐犹如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乖乖的低着头,跪在地板上。

        面前,苏酥和沈澜溪并排坐着,两人均是带着审视的目光盯着叶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