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我的女人谁敢动

第三百一十七章 我的女人谁敢动

        剑道圣君第三百一十七章我的女人谁敢动其实,诚心馆门口这些人,修为都和沈澜溪接近,但是修为并不代表着绝对的实力。

        沈澜溪的战力是很恐怖的,可以说她全力一战的话,在场的人除了两个尊者境初期的玄士不虚她之外,其他人都不会是她的对手。

        但是,即便如此,双拳也是难敌四手,这么多人,耗也能将沈澜溪耗死。

        白衣男子当即出手,只见他并没有拿出什么兵器,只是手中出现一把折扇,似乎是玄铁制造而成,与沈澜溪战在一起。

        见沈澜溪被缠住,其他人迅速冲进去,玄气震荡,不断轰击诚心馆的房屋承重柱。

        这些房子哪里承受的住这些化玄境后期强者的轰击,瞬间就摇摇欲坠了。

        沈澜溪见到这一幕,心中的怒火彻底燃烧,一脚踢飞白衣男子,手中浮现一根长鞭。

        “你们找死!”

        沈澜溪大喝一声,手中长鞭舞动,带起震震压迫感,又是三人被一鞭甩飞。

        但是,这些人毕竟都是化玄境的修为,又都是混迹江湖的老手,此刻也镇定下来,几人一同围住沈澜溪。

        剩下的人则轰击诚心馆,终于,这个由沈澜溪亲手建立的诚心馆,还有叶沐修缮一番的心血全部毁于一旦。

        房屋倒塌,沈澜溪和众人也冲了出来,大街上,只看见一堆废墟,再也见不到那耸立的楼阁了。

        幸好,两个丫头还是提前跑了出来,不然恐怕要葬身于此了。

        秋溟黑市唯一的两位尊者境玄士却并没有动手,因为这还用不着他们出手,他们只是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沈澜溪回头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店铺就这么变成一片废墟,整个人全身上下瞬间弥漫了一股杀意。

        感受到沈澜溪散发出来的浓郁杀气,白衣男子等人忍不住往后退,发疯的女人是最可怕的。

        “你们毁了我的店,还想让我为你们做出牺牲?真是天大的笑话!”沈澜溪突然摇头大笑,手中长鞭之上玄气震荡。

        这时,那两名一直观战的尊者境初期玄士站了出来,他们神色平静,并没有因为沈澜溪浑身上下散发的杀气而退后。

        “沈澜溪,我们并不是故意破坏你的店,只是你要明白,我们这么多人一起维持着秋溟黑市的运行,你是要让我们都毁灭掉吗?”其中一名尊者境玄士上前一步,淡淡的说道。

        “啪啪啪!”

        沈澜溪正要反驳,一阵鼓掌声响起,一道青衫人影走了过来,他面目俊郎,脸上带着笑意,嘴角微微勾起。

        “周通!”沈澜溪眼睛一眯,充满寒光,就是因为他,才让自己的诚心馆变成了一片废墟。

        感受到沈澜溪那浓郁的怒气,周通摆了摆手,故作责骂的姿态,斥责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我让你们送婚书,你们就拆了人家房子?”

        “这个,是因为沈澜溪她……”那名尊者境玄士微微弯腰,拱手道,不过话说到一半,就被周通打断。

        “行了行了,别找借口了,一旁待着吧!”周通一脸嫌弃的摆了摆手,转身。

        等到众人退开,周通又恢复了一脸笑容,笑眯眯的看着沈澜溪说道:“澜溪,你是有什么不满吗?你可以提出来,我都可以满足你,只要你答应嫁给我,嫁入尚书府,条件随你提!”

        沈澜溪轻叹一口气,偏头冷笑道:“什么条件都可以?”

        “当然,只要不是无理的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周通点了点头,淡然笑道。

        “那我要他们死可以吗?”沈澜溪指着周通身后的那些黑市老板,冷冷的说道。

        听到这话,周通微微一愣,回头看了一眼,那些老板们瞬间懵了,没想到沈澜溪会来这一手。

        这样一来,不管沈澜溪嫁不嫁给周通,他们这些黑市老板的结局完全没变啊!

        犹豫了一会,周通还是点了点头道:“可以,只要你嫁给我,我保证让他们的人头落地!”

        沈澜溪冷哼一声,知道这是周通的敷衍,他要统一秋溟黑市就是为了这些人,以及这些人的关系的人脉,没了这些人,这秋溟黑市则名存实亡了,那得到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虽然心里很清楚,但是沈澜溪表面上还是镇定自若的说道:“我不相信,除非你现在就动手杀掉他们,就当着我的面!”

        听到这话,身后那些老板们都瞪大了眼睛,此刻对于沈澜溪这个疯女人,他们算是见识到了,这是睚眦必报的性格。

        周通没想到沈澜溪这么不好糊弄,杀身后这些老板是不可能的,因为尚书府需要这些人的关系,不然秋溟黑市的油水不就没有了吗?

        周通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平静的看向沈澜溪,说道:“只要你嫁给我,我们成为夫妻后,我保证会取这些人的头颅当做礼物送给你!”

        “哼,你以为我沈澜溪是什么人?告诉你,周通,我是你永远都得不到的女人!”沈澜溪俏脸之上带着轻蔑的笑容,冰冷的说道。

        “我是你永远都得不到的女人!”这句话就像是万里钟声,重重的在周通耳边回荡,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沈澜溪,你太狂妄了,你只不过是一个店铺的老板而已,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本值得我这么做?”周通脸色冰冷,狰狞道。

        “老娘还就嚣张跋扈了,怎么滴?”沈澜溪嘴角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从容淡定的说道。

        周通一双眼睛已经通红,愤怒的气息席卷而出,他猛的转身,看向身后那些老板,说道:“你们给我拿下她,记住留一口气!”

        那些黑市老板也知道今后只能听从周通的话了,否则尚书府有的是手段折磨他们。

        “沈澜溪,这可不能怪我们!”白衣男子第一个冲了出去,眼神冰冷。

        沈澜溪根本不慌,体内玄气狂涌,一股强大的气息席卷而出,手中长鞭舞动,带着破风声,将白衣男子打的节节败退。

        见白衣男子不是对手,又上来两人,因为不能击杀沈澜溪,所以他们也就没有施展全部的实力,所以还是被压制了。

        一旁的周通看着场中翩翩起舞,旋转跳动的黑色倩影,眼神中有着无尽的贪婪,这样的女人,只有他才能拥有。

        那些老板也明白,不能一拥而上,所以只能选择车轮战,慢慢的耗光沈澜溪的玄气。

        而沈澜溪现在脑海中所想的是另一个人人,“夜幕,千万不要再回来了,就当我们之间的缘分尽了吧,如果有来生,我继续做你的老婆!”

        沈澜溪在这些人到来之前,就做好了死的准备,不过在死之前,怎么也要拉几个人陪葬,不然太亏了。

        场中的战斗很激烈,确切的说,是沈澜溪的攻击很猛烈,招招直指要害,打的那些化玄境吐血不止。

        …………

        秋溟海域上空,叶沐御剑飞行,朝着秋溟黑市的方向穿梭而去,经过一夜的时间赶路,终于临近海域的港口了。

        “再有几分钟,就能到了!”叶沐脸上露出微笑,催动玄气,穿梭而去,在天空中留下一道白线。

        …………

        秋溟黑市,沈澜溪随着不断地战斗,玄气消耗也是巨大的,慢慢的攻击弱了下来,众人知道她坚持不了多久了。

        终于,一鞭击溃一人的玄气匹练后,沈澜溪微微喘气,脸色也苍白了一些,不过浑身的杀气依然没有消退。

        “沈澜溪,怎么样?现在可同意嫁给我了?”周通冷冷的问道,脸上还抱有一丝幻想。

        “想让我嫁给你?这辈子不可能!下辈子也不可能,我是你生生世世都得不到的女人!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沈澜溪冷笑,看周通的眼神仿佛在怜悯他。

        “给我继续!”周通气的牙痒痒,手掌一挥,大声道。

        众人有冲了上去,沈澜溪渐渐地体力不支,被人一脚踢开,嘴角溢出血丝。

        沈澜溪的脸上有些凄厉的笑容,不过她似乎觉得很幸福,能够在生命中遇到叶沐,和叶沐相处的那些天,是她觉得最开心的日子。

        突然,周通瞳孔一缩,他看见沈澜溪的笑容变得淡然,可能要自尽。

        “叮!”

        正如周通所料,沈澜溪手掌抬起,横切向自己的脖子,却被一把长刀挡住。

        周通在沈澜溪笑容变化的一瞬间,就出手了,正好挡住了她自尽。

        沈澜溪一掌拍向周通的胸口,后者立刻抽身后退,淡淡的问道:“你宁愿死,也不愿意嫁给我吗?”

        “好,那今天我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周通的眼神突然变得狠厉起来,表情也是极具狰狞。

        周通整个人玄气彻底爆发,尊者境初期的气息席卷而出,伴随着的还有一股霸道的刀势。

        与此同时,叶沐已经到了秋溟海域的港口,看到秋溟黑市中冲天而起的刀势,突然一个身影浮现在脑海中。

        “果然是他,到底发生什么了?”叶沐顾不得停留,御剑飞行,穿梭而去。

        周通手中一把刀出现,看向沈澜溪的眼神,再没有了贪婪,而是狠辣,想要将她弄的生不如死,活活蹂躏的眼神。

        沈澜溪也被周通这一幕吓到了,没想到一个人前后的转换居然这么大,难道这就是得不到便要亲手毁了她吗?

        “沈澜溪,我要让你做我的奴隶!”周通身形一动,一道刀光闪烁。

        沈澜溪明眸一凝,手中长鞭抬起,却被一刀砍断。

        “看来,只有死了才能解脱!”沈澜溪心中暗叹一声,体内玄气猛然涌动起来。

        “但是,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你周通陪葬!”沈澜溪脸色冰冷,她刚刚是想直接自尽,但是现在,她想自爆,让周通和周围那些人陪葬。

        “都给老娘死吧!”沈澜溪突然仰头,秀发无风自动,一股强大的能量在她体内快速凝聚。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一声长啸传来:“我的女人,谁敢动?”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沈澜溪冰冷的脸上滑下两滴眼泪,心中叹道:“你为什么要回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