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化玄境后期

第二百九十五章 化玄境后期

        剑道圣君第二百九十五章化玄境后期随着十道力量的注入,叶沐体内的骨圣血完全展现出来,附着在他全身的骨骼上,并不是修复那些裂缝,而是通过裂缝渗透进去。

        “额……啊……”

        一股剧烈的疼痛顿时遍布全身,叶沐本来已经麻木的身体,又清醒了过来,面庞狰狞,口中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声音。

        半空中十道灵魂虚影皆神色凝重,似乎集合他们十人的力量,依然让他们觉得不太好办一样。

        疼痛一直持续,裂缝也一直存在,骨圣血一点一滴的渗透,叶沐胸口处的血色光芒倒是在修炼暗淡。

        时间一晃就是半个月,换骨池之上的十道灵魂虚影尽皆暗淡,而叶沐全身骨骼之上附着的骨圣血也全部渗透进裂缝中。

        叶沐胸口处的血骨也不再散发那刺眼的血色光芒,血色渐渐退去,化为普通的骨头。

        见此一幕,空中十道灵魂虚影也都松了一口气,骨凡开口道:“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这人族少年啊,他体内还有一股神秘的力量……”

        骨喆也点点头,道:“确实啊,从他的骨龄来看,大概十六七岁,修为就不说了,领悟剑意之力,灵魂感知力甚至超过一般的尊者境,体内还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我们都察觉不出来是什么,此子若是不陨落,今后的成就未必会比若寒差啊……”

        众人听闻此话,也都没有反驳,而这种评价就非常高了,这几乎是说以后的叶沐只要如此发展下去,能够站在大陆的巅峰。

        他们口中的若寒其实就是骨帝骨若寒,将叶沐与这个骨族千百年来最逆天的天才相提并论,足以说明他们的评价有多高了。

        十道虚影收回力量,骨煜却一脸失落,喃喃道:“也不知道如恩那小丫头现在怎么样了?”

        其他九人听闻也是一怔,当即安慰道:“你就别伤感了,那小丫头鬼精的很,一定和若寒一样活的好好的,你就别哭丧着脸啦!”

        骨歆也点点头道:“是呀,我们先开始不也以为若寒陨落了吗?现在这人族少年的到来,又实实在在的证明了他还活着!”

        骨如恩从骨族的辈分上来说,可以算是骨若寒的侄女了,不过她从小就很讨这些老家伙欢心,都很喜欢她。

        特别是骨煜,他可以算是骨如恩的太太太太爷爷了,他也最疼爱当时的小如恩,只可惜后来大陆战乱不断,他们这些老家伙全部战死,骨族也从此没落下去。

        但是,没落了不足百年的骨族又因为一个男人振兴了,那就是骨若寒,一个超越圣玄境的存在,被人们称为骨帝。

        可惜,骨若寒虽然惊才绝艳,一代天骄,终究年轻气盛,独木难支,最终辉煌了十几年的骨族,又因为他的消失彻底没落下去。

        而她的侄女骨如恩也不见了踪影,大陆的战乱也渐渐平息,骨族剩余的族人则躲躲藏藏,慢慢苟且偷生知道现在。

        一百多年前,各方势力之间矛盾不断激化,终于再次爆发战乱,因为上一次战乱,大量的圣玄境强者陨落,所以这一次战乱并没有上一次那么的激烈,也没有上一次持续的时间长。

        最终出现了三大天骄,就是现在的血衣,云钟,和司徒净,他们三人各自组织势力,不断平乱,最后建立了三大王朝,形成了现在三分天下的局势。

        而这三分天下,并不能说是将整个天玄大陆三分而治了,只能说大部分的地区属于三大王朝。

        而血衣的目标就是统一天玄大陆,这是他的野心,他并不是嗜杀之人,他只是心怀霸业,想建立一个从来没有过的超级帝国。

        直到现在的叶沐来到骨族,这之间过去了很多年,骨煜看了一眼叶沐,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其他九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无奈的摇了摇头,各自转身回到自身的白骨中。

        整个换骨池再次寂静下来,叶沐体内的骨骼裂缝一点一滴的愈合,疼痛感依然在,不过叶沐已经感觉不到了。

        除了心神的一丝清明之外,叶沐整个人都昏迷了,体内玄气甚至停止了运转,任由骨头的裂缝慢慢愈合。

        过了三天,叶沐体内的骨骼又恢复到之前的模样,只不过不是银色,其上的雷电纹路也消失不见,留下的却是一个血色的条纹,遍布全身骨骼之上。

        胸口处的血骨也已经消失不见,直到最后一点血色条纹形成后,叶沐体内的玄气才如同是一个封闭空间被开了阀门一样,缓缓运转起来。

        一股比叶沐之前气息更加强盛的气息出现,换骨池中的河水又突然涌动起来,将叶沐托着逆流而上。

        也不能说逆流而上吧,这骨河看起来并不知道哪边是上游哪边是下游,总之叶沐又被河水托着原路返回了。

        河水托着叶沐一直来到拱桥之下,把他送到岸边,才回归于之前的平静。

        这神奇的一幕若是让叶沐看到,必然会大惊失色,想想骨族虽然没落了,但是毕竟已经传承千百年,这种神奇的现象也不是说就不能出现。

        躺在岸边的叶沐在一天后醒过来,一股酸痛感袭来,让他忍不住又闭上了眼睛。

        缓和了好久才适应,慢慢昂起头,看着熟悉的拱桥,叶沐整个人瞬间精神了,回头看了看,呢喃道:“不是在河中吗?怎么又回来了?”

        “等等!”叶沐手掌一握,发现自己的力量又提升了,已经突破到化玄境后期的境界。

        “这是怎么回事啊?”叶沐满脸问号,闭眼感知了一下胸口,发现骨帝所施下的秘术血骨也消失不见了。

        叶沐回头看着不见源头的骨河,心中了然道:“看来,血骨已经解除了,而且修为还提升了,全身骨骼的力量感觉更强了,甚至比银骨要强的多!”

        对着骨河尽头深深鞠了三个躬,叶沐才转身,脚步一踏,飞身来到拱桥之上。

        偏头看着通道前的光幕,叶沐一剑斩去,光幕瞬间化为碎影。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缓缓浮现在叶沐面前,正是现任骨族族长,骨霆。

        他笑着走到叶沐面前,打量了一番,恭喜道:“看来你的收获不小啊,恭喜了!”

        叶沐也是面带微笑,拱手弯腰回道:“多谢骨族长了!”

        “走吧,这里不能多待!”骨霆手掌一挥,带着叶沐穿过通道回到大殿中。

        叶沐则微笑道:“骨族长,骨帝交给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我就不久留了,还有其他的事要去做!”

        骨霆也没有挽留,只是来到叶沐面前,轻声问道:“不知道你在换骨池,有几位先辈现身?”

        “换骨池?”叶沐眉头一挑,他并未见过换骨池,又或者自己昏迷了,什么都不知道吧,只能回答道:“可能我昏迷了,并未亲眼所见您所说的换骨池!”

        “是这样吗,那好吧,我送你出去!”骨霆叹了口气,朝大殿之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昏迷的情况是经常发生的,骨霆以为叶沐能够清醒一些,看到有几位先辈现身,结果也是一问不知,只好作罢。

        其实,骨霆只是想知道叶沐的价值,也可以说他想揣测,骨帝选择让这个人族少年来此的用意。

        他也进入过骨河,去过换骨池,只不过他只得到了五位先辈的现身,目前的修为在圣玄境中期,当然他认为叶沐肯定比他要强一些。

        两人来到传送阵前,骨霆手掌一挥,一道光华闪过,传送阵便启动,叶沐转身再次拜了一礼,踏入其中,转眼消失不见。

        看着光芒缓缓暗淡下来的传送阵,骨霆只用自己能听得见的声音,叹道:“希望这个少年不会让我失望吧……”

        话音未落,骨霆的身影缓缓消散,传送阵前的四个守卫则一脸惊骇。

        叶沐通过传送阵,来到骨蛮的领地,后者大笑道:“你可算出来了,这都快一个月了,我还以为你自己被族长送出去了呢?”

        “一个月?这么长时间了吗?看来我昏迷的时间很长啊!”叶沐心中暗道,实在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对了,蛮首领,我能从你这里出去吗?”叶沐问道。

        “当然可以呀,不过你要小心一些,不可暴露了我这里,等你走后,我这入口就要重新换一个地方了!”骨蛮神色凝重,缓缓说道。

        叶沐微微点头,知道人家愿意如此干脆的放自己走,是因为自己是骨帝派来的,若是换做其他人来了,恐怕早已经化作一具白骨了。

        从大树底部钻了出来,叶沐环顾四周,依然白皑皑一片,天空中依然摇曳着雪花。

        迅速离开此地,叶沐朝着雪月城而去,骨族的事一落定,他就可以放松一下了。

        不过算算时间,从王都出来,也已经三个多月了,叶沐该去问剑山挑战七剑冢了,不过这个事还不算太急,先回苏府。

        来到雪月城,心情并不像来时那样紧张,叶沐放慢速度走在大街上,随后找了一家酒馆。

        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一边看着城中的繁华,一边喝着小酒,叶沐思绪万千。

        既有对白尘的想念也有对苏酥的思念,更有对苍溪学院的怀念,

        脑海中不禁想起排名赛上,血仲欢施展的拔刀术,叶沐一直想学,可是最终因为种种原因也没有问苍竹。

        不过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叶沐还是有一些感触的,左手捏着酒杯,右手蘸酒在桌上画着什么。

        而事情就是那么巧,一位走在大街上的男人就抬头朝酒馆看了一眼,看到叶沐,感觉有些熟悉。

        私下拿出画像一对比,男子顿时兴奋的很:“是他,一定就是他,发财了发财了!”

        这男子是从净王朝过来的,因为见过每个传送阵都张贴了叶沐的画像,还有他乔装打扮后的那个刀疤男的画像。

        在净王朝,尚书府的柳潇寒可是费了不少力气,全国通缉叶沐,只可惜大多数人根本不理会,因为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人被通缉,然后又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