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章 骨城

第二百九十章 骨城

        剑道圣君第三卷净国风云第二百九十章骨城“好,我再问你,你今后除了苏酥还会有别的女人吗?”苏淳这个问题一针见血,即便是叶沐也出现了一丝犹豫。

        直视苏淳的眼睛,叶沐淡然说道:“我不敢说今后不会有别的女人,但是我最爱的女人是苏酥!”

        听到这个回答,苏淳的眼睛一眯,叶沐的回答让他挑不出毛病,毕竟在如今的天下,男人三妻四妾是很平常的。

        即便你自己不喜欢的女人,也可能因为其他原因被迫娶回家,所以叶沐的回答让苏淳很满意,因为叶沐没有说自己以后绝不会有别的女人。

        一旁的苏酥也很理解叶沐的话,她不是一个自私的女人,虽然希望叶沐今生今世只有她一个女人,但是这很不现实。

        苏酥要的,就是这个男人心里有她,爱她,就够了,至于还会不会有其他女人,如果有,那就一起好好陪着叶沐走下去,如果没有,那更好。

        即使是苏淳,也因为各种原因娶了几个小妾,所以这个问题上面,叶沐的回答很好。

        苏母轻轻碰了一下苏淳的胳膊,笑着对叶沐说道:“来来来,别光看着呀,吃菜,边吃边说!”

        “谢谢岳母!”叶沐嘴甜的不行,一口一个岳母,叫的苏母乐呵呵的。

        因为叶沐知道,要想快速搞定老丈人,就得先把丈母娘哄好了,那一切都将不成问题。

        饭桌上,叶沐也简单说了自己的身世,并没有说叶家被灭门的事,只说了自己被白尘收养的事。

        听完这些,苏母露出一副怜惜的表情,更对叶沐疼爱有加了,毕竟母爱泛滥嘛!

        “十六岁的年龄,能有如此修为,不得不说,确实算得上天骄了,不过以后的路还很长,你和苏酥毕竟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也不会阻拦什么,不过你要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苏淳并不古板,就像苏酥说的,她的父母都很开明。

        不过女儿要嫁人了,作为父亲,终究心里不是滋味,但这也没办法,女儿迟早要嫁人的,况且叶沐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没得挑。

        所以,叶沐这拜见岳父岳母这一关,算是过了。

        到了过年这一天晚上,看着热闹的苏府,叶沐站在庭院中,双手负于身后,抬头看着天空,脑海中又怀念起在剑阁中和白尘一起度过的那些日子。

        特别是去年大年夜,那是叶沐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而今年大年夜,叶沐终于有了家人,这让他觉得很满足,很幸福。

        饭桌上,叶沐给苏淳还有苏母敬酒,让苏母笑开了花,苏酥也开心的不行,今年的年夜饭吃的那叫一个欢声笑语。

        或许,这个年夜饭也将成为叶沐心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吧,恐怕今生都难以忘怀了。

        饭后,叶沐牵着苏酥看天空中的烟火,两人站在庭院中,在烟火的映衬下,好一对神仙眷侣。

        苏情看着两人的背影,不禁想到江漠,这个让自己念念不忘的男人,他还好吗?

        晚上,叶沐和苏酥自然大战了三百回合,弄的第二天早上苏酥都起不来床。

        苏母也是明白人,没有去打扰苏酥休息,只是拉着叶沐问东问西,后者也一一回答,这让苏母很是喜欢。

        期间还被问到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这让叶沐脑袋一炸,说实话,他和苏酥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只能回答说现在年龄还小,等过些日子再说,毕竟叶沐自己才十六岁,虽然在普通人家庭,十六岁结婚生子的大有人在,但是对于玄士而言,没必要急着要孩子。

        每次事后,苏酥都会施法,反正怀孕这事是不可能的,等到两人什么时候想要孩子了,才会考虑这个问题,苏母也没有强求。

        苏情跑到苏酥的房间,钻进被窝里,摸着苏酥光嫩的肌肤,笑道:“昨晚感觉怎么样?你这一副瘫软的模样,昨晚没少折腾啊!”

        “哎呀,姐姐,你别捏我了,全身酥麻的,你迟早也有这一天,笑什么嘛!”苏酥扭捏着身子,回了一句。

        “哈哈,还敢反驳我,看我不弄你!”

        “啊啊啊,别别,姐姐我错了!”

        苏酥苏情两姐妹在被窝里闹得不行,叶沐却头疼起来,虽然刚过完年,但是自己还有很急迫的事情要做。

        当天下午,叶沐来到苏淳的书房,后者则微笑道:“这么多天没见,不多陪陪苏酥,来我这,是有事?”

        “父亲,我确实有点事想请教一下!”叶沐也改口了,毕竟苏家人都认可了他,叫父亲更亲切一些。

        听到这一声父亲,苏淳一怔,随后说道:“你问吧,有什么就说?”

        “父亲可知道骨族么?”叶沐往前两步,轻声问道。

        听到骨族两个字,苏淳脸色微变,从他的反应来看,明显是知道。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苏淳坐到椅子上,淡淡的问道。

        “受人所托,要送一样东西去骨族,可是我并不知道现在的骨族在哪!”叶沐没有打算隐瞒,毕竟都是一家人了,如实说了,才能让他们更好的帮助自己。

        苏淳手里拿着毛笔,微微一顿,说道:“我确实知道骨族,但是骨族现在在哪我也不知道,或许去骨族以前的旧址看看能够有线索。”

        “骨族旧址?”叶沐喃喃道,对于这个他也是一无所知。

        看叶沐这没有头绪的模样,苏淳接着说道:“以前的骨族就在云王朝境内的骨城,这个城并不是现在这样的城,它在大山中,是骨族人自己建立的城池。”

        “而骨城所在的山也叫骨山,临近雪月城,只不过几十年过去了,这座城恐怕已经荒废的不行了。”

        叶沐微微点头,抬眼看向苏淳说道:“父亲,我要去骨城一趟!”

        苏淳只是微微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看着叶沐离去的背影,他低声自语道:“确实称得上一代天骄啊,希望今后的路能够安然的走下去!”

        一直等到大年初三,叶沐才离开了苏府去雪月城,因为他的时间不多,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却连骨族在哪都不知道。

        独自一人通过传送阵,两天后来到雪月城,并未停留,直接来到城外苏淳所说的骨山。

        这里离雪月城还是有很长一段路的,这是一个直插云霄的山峰,虽然被白雪覆盖,却依稀可见从山脚到山顶的楼梯。

        一步步登顶,山峰的顶部像是被人一剑斩去,留下一个极度平整的地面,在这之上一座宏伟的城池矗立。

        骨城虽然比不上雪月城这种城池大,但是依然让叶沐觉得不可思议,在这山顶之上,居然建立了一座如此宏伟的城池,可以想象骨族当年的实力有多么强大。

        来到骨城城门前,城门已经不见,只留下一个空洞,积雪掩埋着,尘土堆积着,这里一片荒凉。

        叶沐缓步走进骨城中,城内的街道轮廓依稀可见,房屋却都倒塌了,几乎都是一片废墟了。

        “一个这么强大的族群终究还是摆脱不了衰败啊……”叶沐微微感叹,却又微微皱眉,本以为能够在这里得到一些线索,现在面对一片废墟,除了碎石尘土以外,实在没什么东西可提供线索的。

        “唉,到底该怎么办呢?”叶沐噘着嘴,一筹莫展,站在还没倒塌的城墙上,观察着整个骨城,突然想到一个东西。

        从空间戒指中取出骨帝所给的黑色令牌,叶沐喃喃道:“不知道这东西会不会有所感应……”

        令叶沐失望的是这黑牌根本没有半点动静,只好凌空飞到半空,绕骨城转了一圈,一无所获后来到城门前。

        看着被风霜打磨已经模糊不清的骨城两个字,叶沐深深叹了一口气,转身往山下走。

        就在叶沐转身的时候,手里的黑色牌突然有了动静,与此同时,胸口处突然剧烈一疼,像是被人捶断了骨头一般。

        “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叶沐大叫一声,扑倒到雪地里,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

        大口大口喘着气的叶沐额头上出现细密的汗珠,难以想象在如此大冬天,疼的冒汗,那是多么的痛苦。

        金刚梵体第二层银骨大成,又经过封潮池的洗礼,叶沐的身体强度已经强的不可思议了,刚才却让他疼的跪倒在雪地里,这种痛苦让叶沐心悸。

        摸着胸口,叶沐喃喃道:“是血骨有反应了吗?”又看了看手中的黑牌,疑惑道:“难道如今的骨族是隐匿在附近吗?”

        如果说骨族是为了躲避祸乱,那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在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骨城,可是这骨城已经荒废几十年了,根本没有半点有人生活的迹象。

        突然,叶沐将目光看向雪地上,一个奇特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如果说骨族在骨城之下,骨山之中挖了一个空间出来呢?

        这并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叶沐也无从去证实,因为从外表看起来,这座骨山就跟普通的山没什么区别。

        要想证实自己所想的这一点,就必须要把整个骨山仔细探索一遍,这么大的一座山,光靠叶沐一人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探索完全。

        而且,这种推测还不一定就是对的,所以叶沐狠狠的踢了一下地上的积雪,大骂道:“堂堂骨帝让老子送东西,却连骨族在哪都不知道,还要老子自己找,还只有半年时间,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遇到这么个人物!”

        似乎感受到叶沐的情绪,天空又飘起了雪花,仿佛在可怜他。

        “靠!真是心烦!”叶沐大骂两句,又垂头丧气的慢慢走下山,手中的黑牌没了任何动静。

        但是叶沐可以肯定,既然血骨和黑牌都有反应了,现在的骨族一定躲藏在附近某个地方,只不过这需要自己慢慢探索。

        只剩四个月时间,叶沐在这段时间内,必须找到骨族所在地,并且将黑牌亲手交给骨族的现任族长。

        四个月看起来很长,但是叶沐却觉得很短,因为柳潇寒,白白在路上浪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该死的柳潇寒,他妈的别给老子逼急了,以后有你好受的。”

        叶沐气愤不已,骂骂咧咧的来到骨山山脚,准备查探一下周围的情况,看看能否找到一些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