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君子阁

第二百八十三章 君子阁

        剑道圣君第三卷净国风云第二百八十三章君子阁叶沐看完,有些疑惑,这时肖枫的声音响起:“夜幕,能打开玉简,就说明你的修为已经到了化玄境,你要做的是去问剑山挑战七剑冢,只要赢得其中四场,就能够上山,将玉笛交给玉长风。”

        声音戛然而止,叶沐则微微皱眉道:“问剑山?七剑冢?玉长风?”

        苏酥从屋外走了进来,问道:“你一个人嘀咕什么呢?”

        叶沐微微摇头道:“这是云雾城城主拜托我去办的事,要去问剑山,可我连这个地方都没有听过!”

        “问剑山?”苏酥微微一愣,美眸一转,呢喃道:“似乎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片刻之后,苏酥突然一笑,说道:“对了,这个问剑山应该就是问剑山庄所在的那座山!”

        “问剑山庄?”

        “对呀,这个问剑山庄在云王朝境内,与我家相隔还挺远的,以前听父亲提起过。”苏酥缓缓说道。

        “是这样啊!”叶沐点了点头,心中暗道:“看来去王都以后,就要去云王朝了,无论是肖城主的任务还是关于御剑诀都要去一趟!”

        苏酥却有些不开心的样子,问道:“准备什么时候走?”

        “和学长约好了,明天早上!”

        “明天就走么,那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呀!”苏酥扑进叶沐的怀里,不舍的问道。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不过酥儿你不用担心,我会平安无事的。”叶沐轻轻拍着苏酥的后背,安慰道。

        “好!”苏酥乖巧的点了点头,似乎什么都听叶沐的。

        两人相拥在一起,叶沐突然说道:“酥儿,要不你先回家,我从王都直接去你家也可以,或者你在学院等我,然后我们一起去?”

        “也好,我还真的有点想家了,你来的时候可要小心一些哦!”苏酥美眸注视着叶沐,平静的说道。

        晚上,两人缠绵在一起,屋内自然是春光灿烂,第二天早上,叶沐在苏酥额头亲了一口,在后者那依依不舍的眼神中离开了竹苑。

        来到宁风的饭馆,江漠已经等在那里,看到叶沐过来,前者微笑着挥手打招呼。

        这一次去王都,并没有打算带陈琛唐庆他们,虽然他们也有通行令牌。

        两人没有多说什么,通过隐门,叶沐站在山脚处,微微抬头看天,说道:“都忘了来登天梯了,还说要打破化玄境之下的那个记录,唉……”

        “哈哈……,确实搞忘了,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都是化玄境中的高手!”江漠的话犹如平地惊雷,让叶沐觉得自豪。

        五天后,两人来到另一个州,苍净州,王都也是坐落在这个州。

        一个名叫雨花镇的小镇上,叶沐和江漠并排而行,却遇到了阻拦。

        一个身穿狐皮大衣的壮汉带着他十几个小弟,拦住了叶沐的去路,俨然一副要打劫的意思。

        “哎,我说,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别说没有,看你们这公子哥的打扮,就知道是有钱人家出来的少爷!”壮汉身旁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弱男子,尖细的声音响起。

        “打劫?”叶沐眉毛一挑,这才出来几天?就遇上打劫的了?

        “没,没错,快,快把钱,钱交出来!”另一个说话结巴的胖子提着大砍刀,威胁道。

        “怎么办?”江漠看着叶沐微笑道。

        “还能怎么办?送上门来找打,那不打他们一顿岂不是对不起他们了?”叶沐嘴角勾起,捏捏了手指关节,笑道。

        “嘿嘿嘿,我说你俩听到没有,我们手中的刀可不长眼睛,要钱还是要命,很好选吧!”那尖嘴猴腮的瘦弱男子再次说道。

        “命,我们当然是要的!”叶沐目光平视,淡淡的笑道。

        那群人听到这话,也微微一笑,可是叶沐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眼神一冷。

        “不过,钱嘛!我们也不打算给!”

        “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啊,都给我上!”那壮汉沉不住气了,大声道。

        身后的小弟全部冲了上来,叶沐轻笑一声,脚掌一跺地面,一股强大的气息席卷而出,直接将众人掀翻在地。

        看着躺在地上七零八落不断哎哟的小弟,壮汉的表情有些错愕,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上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两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少年,居然拥有化玄境的修为。

        “哎,你怎么敢的啊?”叶沐抬了抬下巴,朝壮汉问道。

        “两位公子,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我们是个屁给放了!”那壮汉连忙做出一副谄媚的笑脸,点头哈腰的说道。

        “滚吧,下次注意点!”叶沐摆了摆手,那壮汉就带着一群手下一溜烟不见了。

        看着一群人落荒而逃,江漠微笑道:“这群人还真有意思,光天化日就敢打劫!”

        “这种事在这偌大的天下,不知道一天会发生多少回!”叶沐微微摇头,继续前行,对这件事丝毫不在意。

        找了一间酒馆,要了点酒菜,两人看着街上零零散散的行人,江漠感慨道:“不知道王都会繁华成什么样子!”

        “那还用问吗,肯定比一般的城还要繁华几倍呗!”叶沐喝了口酒,笑道。

        两人在雨花镇并没有过多的停留,两天后,来到无双城,也就是王都。

        站在无双城外,看着城门口络绎不绝的人影,江漠笑道:“王都就是王都啊,这城门都要被堵住了!”

        “走啦,我们好好玩一玩!”叶沐拍了拍江漠肩膀,朝城门走去。

        无双城也不同于其他城市,城门口虽然人流量巨大,但是依然是井然有序的通行,一群士兵正一一查验。

        因为有司徒净给的金色令牌,叶沐和江漠在那群士兵恭敬的眼神中进了城。

        进城的叶沐看到街边的繁华景象,忍不住赞叹道:“哇,真漂亮!”

        街道两边商铺连绵,行人穿着也是极具华丽,无论从哪一方面都体现出奢华二字。

        叶沐的眼睛早已看花了眼,不仅东西好看,景色好看,人也好看。

        一路缓慢前行,来到闹市街口,突然传来马蹄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

        叶沐偏头看去,街口的另一个方向,一位身穿蓝色长衫的女子正骑着一个飞炎驹冲了过来。

        女子五官端正,眼睛如同两颗宝石一般灿烂,冷若冰霜,见叶沐呆呆的站在马路中间,不禁喊道:“快闪开!”

        叶沐似乎没有听到,江漠赶紧将他拉到一旁,飞炎驹贴着叶沐驰骋而过,带起一股劲风。

        “嘿,看呆了?见到美女就走不动道了?”江漠拿手在叶沐面前晃了晃,挑眉笑问道。

        反应过来的叶沐微微摇头,说道:“没有,就是觉得她有点……算了,走吧!”

        “莫名其妙!看上人家就直说啊!”江漠独自嘀咕着,跟了上去。

        逛了酒馆,喝了让两人赞不绝口的佳酿之后,又去了王都最大的一家裁缝店,玉衣坊。

        “这衣服是挺好,就是有点贵!”叶沐皱着眉头,看着玉衣坊的牌匾,喃喃道。

        “怎么?你既想要好的东西还要便宜?这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江漠撇了撇嘴,斜睨了一眼叶沐,拉着他继续逛。

        不知不觉来到丞相府,叶沐看到府门口的石狮子旁,一只飞炎驹正来回踱着步子。

        “这不是刚刚那飞炎驹吗?”叶沐指着飞炎驹,说道。

        “难道刚才那个女子是丞相府的?兄弟,这下你可没戏了啊,赶紧忘了她吧!”江漠在一旁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安慰道。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我压根就没多想!”叶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辩解道。

        其实,在看到那女子的第一眼,叶沐就觉得有种亲和感,不得不说她确实有着倾城的容颜,特别是她那一双晶莹如宝石的眼睛,让叶沐只看了一眼就无法忘却。

        不过,即便如此,叶沐也只是感慨一番而已,他可不是那种好色之徒,见了美女就走不动道。

        何况家里还有一个绝色美女苏酥,叶沐并不会过多的在意,就在准备离开时,一个身穿蓝色长衫,外披白色轻纱的妙曼身影从府中走了出来。

        “咦,是你们?”那女子也注意到了叶沐和江漠,微微偏头呢喃一声,便去牵她的飞炎驹了。

        叶沐刚要抬起的脚步,又不经意放了下去,静静地看着蓝衣女子,让后者露出奇怪的眼神。

        女子并未停留,骑着飞炎驹再次消失在视野之中,这时听到路边有人谈论。

        “那不是丞相府的大小姐吗?整天嚣张跋扈的,骑着飞炎驹在王都飞奔,也不管会不会撞到人,真的是……”

        “你小点声吧,被丞相府的人听到了,有你受的!”

        听到谈论的叶沐心中喃喃道:“原来她是当今丞相的亲孙女啊,怪不得一副冷若冰霜,盛气凌人的样子!”

        微微摇头,叶沐和江漠离开了丞相府,继续逛,十几分钟后在一个赌坊外面再次看到那飞炎驹。

        “她来赌坊?”叶沐表情有些奇怪,脚步顿住,一旁的江漠不禁一笑,说道:“喂,你不会真喜欢上了她吧?这才见两次面还没说上话,你就念念不忘了?”

        叶沐一愣,连忙摇头道:“哪有啊!我只是觉得好奇而已!”

        “要不,我们也进去耍耍?”江漠微微一笑,朝君子阁努了努嘴。

        “好啊!”叶沐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这君子阁正是这家赌坊,门前一副对联,上联是:感觉生活不如意?下联是:一夜暴富不是梦!

        “这什么狗屁对联啊!”江漠不禁嗤笑道。

        叶沐已经走进赌坊,这赌坊之所以叫君子阁,是因为来这赌钱的基本都不怎么缺钱,也就是图一个乐呵!

        视线一扫,在一个独立的圆桌前,叶沐看到了蓝衣女子,不过她却戴着面具。

        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衫的男子,长得眉清目秀,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富家公子。

        圆桌上,摆着三个个骰子和一个骰盅,显然他们之间要进行一场赌局。

        这时江漠走了进来,见叶沐呆呆的站着,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发现那张独立的圆桌前,正是之前见到的蓝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