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再见司徒净

第二百七十八章 再见司徒净

        剑道圣君第三卷净国风云第二百七十八章再见司徒净“我要走了,去封潮池!”

        “嗯,万事小心,我在学院等你回来!”

        这平淡的对话中,却饱含着无尽的柔情,叶沐终是离开了竹苑,苏酥的眼眶湿润了,晶莹的泪花在打转,最终还是没有滚落下来,红唇微启:“一定要平安回来……”

        江漠的小木屋前,苍竹已经等在那里,看到叶沐到了,才开口说道:“此次前去封潮池,你们需要注意几点!”

        “第一,封潮池也算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不过并不像无边古墓那样,进入其中,你们可以发出空间震动,也就是可以捏碎空间玉简,发出信息。”

        “第二,封潮池具有提升修为境界的好处,但是你们要记住,就算没有什么副作用,你们也不能让修为提升的过快,这样其实对以后的发展没有什么好处,知道吗?”

        “第三,此次封潮池会开启一个月,你们两个加上血心辰一同进入,切记,不能在其中跟他发生冲突,因为那样可能会遭到封潮池的排斥,提前将你们送出来!”

        “还有关于封潮池,不能太深入,因为池底有你们无法应对的东西,切记!”

        “学生谨记!”叶沐和江漠异口同声道。

        苍竹带着两人飞到高空,捏碎空间玉镯,这是司徒净当日交给他的。

        捏碎玉镯只三秒钟,虚空中突然出现一道裂缝,一道全身黑裙包裹的倩影出现,叶沐想要看清楚她的脸,却怎么也看不清,一片朦胧。

        “嗯?!”司徒净美眸一瞪,叶沐别感觉有些头晕眼花,连忙移开了视线,心里震惊道:“这就是圣玄境强者吗,本以为自己灵魂感知力暴涨,能够看清她的样子,没想到……”

        “王上,我是和您一起过去,还是……”苍竹拱手,恭敬的问道。

        “你随本王一起过去!”司徒净玉手一招,一个空间舟模样的东西漂浮在空中,缓缓变大。

        叶沐看去,这东西是一个交通工具,跟空间舟差不多,不过这个东西要华丽的多,而且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东西。

        舟身之上挂着幔帐和玉珠,司徒净手掌一挥,叶沐和江漠便被挪移到舟中。

        轻轻一嗅,叶沐忍不住发出一声舒畅的感叹声:“好香啊!”

        “确实挺香!”江漠闻了闻,也附和道。

        不远处的司徒净听到两人的对话,黛眉微挑,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并没有认为叶沐他们很放肆。

        可能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窥探自己的容颜,早就被司徒净拧断了脖子。

        而叶沐在排名赛上窥探一次就算了,这次又想窥探,但是司徒净对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杀心。

        “我这是怎么了?对一个少年动心了吗?怎么可能!只是因为他帮我挽回了面子而已,就放过他吧!”

        司徒净瞥了一眼叶沐的方向,心中自问自答,又恢复了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虽然在场的人都看不清她的容貌。

        空间舟启动后,瞬间化为一道流光穿梭在云层之上,速度让叶沐震惊。

        空间舟的速度可以说能赶得上苍竹的速度了,这是很恐怖的。

        苍竹则坐在空间舟甲板上的茶几前,喝着茶,而叶沐和江漠则趴在空间舟的船帮上,看着天空。

        司徒净在庭帐中,却是在写字,字迹看来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极具气势,难以想象这是一个女子写出来的。

        空间舟穿梭着,叶沐并不知道封潮池在哪,会不会像无边古墓一样,行踪不定,但是他知道,一定离苍溪学院很远。

        因为空间舟飞行了三个小时依然没有减速的迹象,闲来无聊,叶沐便盘腿进入修炼状态。

        苍竹看着修炼的江漠和叶沐,满意的点了点头,能在他们这个年龄就有了化玄境的修为,足以用天才来形容了。

        他有着预感,面前的两个少年将要名扬大陆,在这天下闯出一份名气。

        不知过了多久,空间舟的速度放缓了一些,司徒净也来到甲板上,清澈的声音响起:“一会儿进封潮池,一旦遇到危险就捏碎这玉镯,我会现身!”

        叶沐和江漠接过面前漂浮的空间玉镯,相视一眼,心中都有疑惑:“难道这修炼圣地封潮池也会有生命危险?”

        没有得到回答,因为空间舟已经从空中落到一个山顶,那里已经有四个人影在等候。

        其中两人,叶沐认识,正是血清和血心辰,还有两人,一人身着血色长袍,一人身着白色云纹衫。

        从两人身上散发气质来看,显然是久居高位,无形之间就散发一股压迫感,而且叶沐也看不清他们两人的面貌。

        “这应该就是血衣和云钟了……”叶沐低着头,心中猜测道。

        刚刚落地,一道爽朗的笑声传来:“净王,你可迟到了哦!”

        “你急个什么劲,不知道这里离苍溪学院最远吗?”司徒净黛眉一蹙,美眸瞪了血衣一眼,娇喝道。

        “哈哈,好了,既然来了就开启吧!我可倒好,过来看你们秀自己学院的天才!”云钟大笑一声,语气有些不爽。

        “好,开启吧!”血衣手掌一挥,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传来,不仅叶沐和江漠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云钟和司徒净同样微微皱眉,因为他们发现血衣的实力似乎又精进了许多。

        站在苍竹身后,叶沐微微抬头,眯着眼,想看看这封潮池到底是怎么开启的。

        这时,司徒净和云钟也微微抬手,同样两股不弱于血衣的气势扩散开来,三股力量汇聚到一起,在天空中形成一个首尾相连,缓缓旋转的三色圆形图案。

        叶沐紧紧盯着那图案,发现它旋转的越来越快,直到自己的眼神跟不上它旋转的速度。

        “嘭……”

        终于,三色图案爆炸开来,像一朵烟花一样在空中绽放,能量四溢的同时,一道圆形的光门出现,接着那光门缓缓凝实,定在空中。

        “卧槽?!这也太秀了吧!”叶沐瞪大了双目,这种手段他可是从来没见过。

        光门凝实之后,光芒缓缓散去,露出一个石门,和一排台阶。

        “你们三个,去吧!”血衣淡淡的说道。

        闻言,血心辰率先飞身而去,江漠和叶沐对视一眼,也双双飞去。

        待到三人身形没入光门之后,云钟笑道:“那我就不在这里陪你们了,先走了!”

        血衣则微微一笑,司徒净美眸一眨,并未回应,云钟手掌轻轻一抬,跨入空间裂缝消失不见。

        “叔父,您就先回去吧……”血衣对着血清恭敬道。

        “那件事你再好好想想……”血清叹了口气,起身离去,原地只剩下血衣,司徒净和苍竹三人。

        目送血清离去,血衣微笑道:“净王,你是在这里等还是和我去上面喝点酒?”

        “就你?能有什么好酒?”司徒净双手自然垂放,淡淡的问道。

        “比不过云钟那家伙的收藏,不过也是不可多得的佳酿!”血衣身形一动,漂到空中,只留下这么一句。

        司徒净偏头看向苍竹说道:“随我一起去喝酒吧!”

        “这……”苍竹听到这话,顿时有些不自然了,跟两大王上一起喝酒,这怎么看都有些尴尬,毕竟他们都是大陆巅峰的人物。

        司徒净微微颔首,似乎也考虑到这一点,沉默片刻才缓缓说道:“也对,你先去鬼雾海吧,那边的情况也不太好,恐怕会有大事发生,而且血衣请我喝酒应该就是说这事的!”

        “遵命!”苍竹应声退下,本来他以为要在这里等叶沐他们出来的,没想到鬼雾海的局势又发生了变化。

        司徒净身形一动,身影已是消失不见,看着坐在云层之上的血衣,淡淡的问道:“鬼雾海的事,你是不是搞清楚了?”

        听到这话,血衣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只淡淡的说了四个字:“枯木老人”!

        “是他?”司徒净也是一怔,喃喃道。

        “不止他,还有魔天!”血衣给司徒净倒了一杯酒,缓缓说道。

        “什么?!”司徒净美眸瞪大,有些不敢相信,失声道。

        因为这枯木老人和魔天都是圣玄境的强者,这两人也上了白尘那本天玄榜的。

        “他们两个怎么会勾结在一起?”司徒净轻声问道。

        “当然是为了利益啊!”血衣似乎很不屑,猛的将杯中酒饮尽。

        “鬼雾海中到底有什么,难道是关于圣玄境之上的?”司徒净突然偏头问道。

        “我的猜测也是这样,我想不出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能够让他们两个联手!”血衣微微颔首,一双眼睛犹如深潭,深不见底。

        “那你的意思是……”司徒净端起酒杯,轻轻一嗅,随意的问道。

        “当然是得插手啦,大不了就干他们一场,别以为是圣玄境,老子就不能把他们打趴下……”血衣将手中酒杯猛的掷到玉桌上,豪气的说道。

        听着血衣这霸气无双的话,司徒净并没有反驳,因为她知道这话不是在吹牛皮。

        血衣的修为境界已经是圣玄境巅峰了,据说已经半只脚踏入灵玄境了,只是没有人证实。

        但是司徒净知道,这传言极有可能是真的,因为她自己也已经触摸到一丝灵玄境的奥秘。

        至于枯木老人和魔天只不过是圣玄境初期境界,血衣不说击杀他们,压着他们打那是绰绰有余的。

        “你有计划了?云钟怎么说?”司徒净轻轻抿了一口酒,淡然问道。

        “他?他当然跟我一个意思,就是干仗呗,还能怎么说!”血衣一愣,摆了摆手道。

        听到此话,司徒净便不再开口,只是安静的品酒,良久才冷冷的说一句:“这酒,不咋地!”

        血衣听到这话,微微挑眉,没有说什么,只是斜睨了一眼空中那光门。

        叶沐和江漠以及血心辰进入光门后,出现在面前的是一条青色石板路。

        血心辰冷眼看着叶沐和江漠说道:“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还活着好好的,修为也提升了不少,不过这样也好,在无边古墓中没能将你们击杀,这里倒是一个埋骨的风水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