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想要什么赏赐

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想要什么赏赐

        剑道圣君第三卷净国风云第二百五十一章你想要什么赏赐血凌赟和血莫荇只要一开打,不管谁输谁赢,叶沐和江漠两人都有资格挑战胜利的那一个。

        而根据规则,落败的人要和落败的人对决,也就是说败者组还要打一场,决出第五名。

        现在,叶沐和江漠的任务就是进前三,除了血心辰会占一个名额之外,还剩下两个名额。

        无边古墓是可以去了,但是修炼圣地封潮池,怎么也要争夺一下,毕竟叶沐最缺的就是时间了。

        进入封潮池三个月就能突破一个大境界,这种快速的提升,叶沐不能放过。

        “舒服了,就看他们谁赢了……”江漠往后一躺,静静地看着血凌赟和血莫荇。

        突然,血莫荇朝着曾舜拱手道:“我认输!”

        “啊?!”刚准备优哉游哉看一出好戏的江漠和叶沐也是一脸懵逼,没想到认输的这么快,还没开始打,就已经结束了。

        “看来他们是不想内耗啊!”叶沐喃喃道,看着血凌赟,发现他正冷眼看着这边。

        “我要和血凌赟打一场了,只要赢了,我们就进前三了!”江漠微微一笑,摩拳擦掌,有些跃跃欲试。

        “小心一些,这个血凌赟恐怕不那么好对付……”叶沐拍了拍江漠的胳膊,提醒道。

        江漠点了点头,缓缓走上温石台,随着曾舜的宣布,血凌赟没有废话,直接冲了过来。

        “枪道……”

        看到血凌赟手中的血色长枪,叶沐眼神一凝,喃喃道:“从血莫荇的认输可以看出来,在血氏王家学院五个人中,这个血凌赟应该是除血心辰之外最强的。”

        台上的战斗爆发,血凌赟一上来没有试探,只听到到轻喝一声:“连环钻龙枪!”

        血色长枪犹如长龙,枪尖抖动之间,一道道虚影浮现,犹如连环圈,交织着冲向江漠。

        “龙啸八方!”

        江漠也不敢怠慢,银枪出,龙影现,将连环虚影击溃,龙影也消散掉。

        “势均力敌啊!”叶沐眯眼看着这一幕,感叹道,他知道江漠还有底牌,因为那枪道心得上记载了几种枪诀。

        “喝……”

        血凌赟眼睛一眯,长枪犹如钻头,枪尖旋转起来,带着一股龙卷风的气势,刺向江漠。

        江漠嘴唇紧抿,眼睛一闭,又突然睁开,手中银枪挥出一个弧度,口中轻喝道:“绝地炫龙枪诀!”

        “轰……”

        江漠舞动银枪,一股强大的气势出现,在他周身两米范围内,突然出现耀眼的银光。

        三秒之后,白光褪去,在江漠前方出现一个犹如真龙一般的玄气凝聚而成的银龙。

        “卧槽?!这也太帅了吧!”

        叶沐看着那栩栩如生的银龙,忍不住赞叹道。

        血心辰的身子也微微前倾,因为他从这银龙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感,心中不免担忧道:“凌赟危险了……”

        “吼……”

        银龙不给血凌赟反应的机会,直接抬起前爪扑向那枪钻龙卷风。

        “噗……”

        血色枪钻直接被一抓拍碎,银龙带着咆哮咻的一声冲向血凌赟面门。

        看着在眼中不断放大的银龙,血凌赟终于色变,后退一步,血色长枪挥动,道道血色枪芒出现。

        血色枪芒轰向银龙,却犹如石沉大海,连一丝涟漪都没有触及,就消失了。

        “怎么会……”血凌赟眼中出现了惊恐,慌忙抬起血色长枪,直直刺向银龙的头颅。

        “咻……”

        银龙呼啸而过,从血凌赟的身体穿过,消失在空中,江漠则微笑着,心里暗暗道:“这绝地炫龙枪诀果然厉害啊!”

        这绝地炫龙枪诀正是枪道心得上所记载的,这是江漠第一次在战斗中施展出来,虽然私下里也练过很多次。

        云层之上,血衣微微皱眉道:“这枪诀似乎有些古老的感觉……”

        “我也有这种感觉……”云钟若有所思的说道。

        “怎么,就不许人家有个奇遇了,遇到了什么遗留的洞府也说不定啊……”司徒净美眸一白,冷声道。

        “没有,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血衣喃喃道。

        温石台上,血凌赟一动不动,保持着出枪的姿势,突然,他身躯猛的一颤,吐出一口浓浓的鲜血。

        在他的身体上并没有看到伤口,但是从血凌赟的反应来看,是受了重伤。

        江漠微笑看着他,笑问道:“你可认输?”

        血凌赟再次吐出一口血来,踉跄两步倒了下去,眼神充满不甘,随后又缓缓闭上,嘴里缓缓吐出三个字:“我认输!”

        在银龙穿过他身体的时候,血凌赟就知道自己败了,他的体内有一股玄气在乱窜,他的五脏六腑自己经脉都严重受损了。

        如此伤势下,是没法再打下去了,只好认输了,江漠微微一笑看了一眼看台方向,苍竹满意的点了点头。

        “苍溪学院江漠胜!”

        曾舜朗声道:“江漠,夜幕你们可要继续挑战?”

        “当然,你们只剩下一个人可以挑战了,那就是血心辰!”

        曾舜的话在叶沐和江漠的耳边回荡,但是两人都微微沉默,因为血心辰的实力太强了。

        沉默片刻,叶沐恭敬的问道:“不知现在的排名和积分又是怎样的?”

        曾舜微微一笑道:“现在你们苍溪学院可是排名第一咯!”

        “哦?是吗!”叶沐和江漠相视一笑,而曾舜则朝着众人朗声道:“目前排名积分如下!”

        “苍溪学院,十八分!”

        “血氏王家学院,十四分!”

        “暮林学院,八分!”

        “寒山学院,五分!”

        听着曾舜的宣布,叶沐和江漠还有陈琛,唐庆他们高兴的相拥在一起,学院的荣耀被他们守护住了,看台上的苍竹也很欣慰。

        “对于目前个人的排名如下!”

        “血心辰虽然没参战,但是实力摆在那里,如果没人挑战他,他就是第一名,如果你们谁有异议,都可以上去挑战他!”

        “第二名,苍溪学院江漠!”

        “第三名,苍溪学院夜幕!”

        “第四名,血氏王家学院血凌赟!”

        “第五名,待定!”

        通报完毕,曾舜再次问道:“你们两个还挑战血心辰吗?”

        叶沐想了想,反正进了前三,可以去封潮池了,血心辰,叶沐实在是对他没有兴趣。

        “我不挑战了!”叶沐抬起头看着曾舜,恭敬的回答道。

        “那你呢?江漠!”

        “我也不挑战了!”江漠微微一笑,回答道。

        “好,那今天下午,进行败者组的比试,决出能进入无边古墓的最后一个名额,也就是排名赛的第五名。”曾舜缓缓说道。

        众人退场,苍溪学院休息室中,一片高兴的欢呼声,游绾笑道:“执剑长老,我看他们也没怎么针对我们呀!”

        “你呀!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江漠和夜幕的战斗力会这么强而已!”苍竹微微摇头,笑道。

        “对啊,江漠和夜幕是真的强,在台下给我看的热血沸腾!”陈琛一脸笑意,赞叹道。

        “执剑长老,接下来我们是直接回学院吗?”江漠微微一笑,问道。

        苍竹手掌抚了抚胡须,随后说道:“应该是回学院,无边古墓要等到年底才会开启。”

        叶沐微微点头,问道:“那封潮池呢?”

        苍竹微微一笑道:“你们两个真是让我意外,没想到真的进了前三,虽然没有拿到第一名,但是这已经让我非常满意了,苍溪学院以你们为骄傲。”

        “至于封潮池嘛,我想应该会在你们出了无边古墓后,才会开启的,毕竟一旦进入,就会历时三个月!”苍竹点头说道。

        “也就是说,回到学院后,你们两个还有两个多月的自由时间。”苍竹看着叶沐和江漠,轻声道。

        “明白了!”叶沐点头回答道,江漠也微微颔首。

        一转眼到了下午,苍竹去了温石台,叶沐却躺在沙发上睡觉,反正败者组的比试,他是没什么兴趣去看。

        江漠也一样坐在桌前,翻看他的枪道心得,相比较看败者组的比试,还不如增强自己的实力。

        最终,血凌赟和彭越因为伤势没有恢复好,血莫荇获得了第五名,拿到了最后一个进入无边古墓的名额。

        当天夜里,一身黑色长裙的司徒净来到苍溪学院的休息室,苍竹一脸恭敬的站在一旁,叶沐和江漠他们也低着头恭敬的站成一排。

        司徒净莞尔一笑,坐到桌前,轻声道:“这次你们立了大功,本王决定给你们一些赏赐,都说说想要什么赏赐?”

        叶沐和江漠他们听到这话,都支支吾吾的,苍竹提醒道:“王上这是嘉奖功臣,你们还不快说说,都支支吾吾的干什么!”

        “我,我想要去王都玩玩,吃喝玩乐都不用掏钱的那种!”游绾突然举手,有些胆怯的说道。

        “呵呵……你这个要求可有些特别啊,本王准了!”司徒净轻笑一声,摆手道。

        听着司徒净的笑声,叶沐忍不住抬起头看着司徒净的脸,却发现一片朦胧,怎么也看不清楚。

        眨了眨眼睛,叶沐努力想要看清,却越来越模糊,逐渐有了一丝眩晕感,赶紧移开了视线。

        司徒净看着叶沐移开了目光,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心里暗道:“这小家伙还挺胆大啊,想看清本王的容颜,哼……”

        “声音真好听,还以为司徒净会是一个老妇人呢,没想到是一个绝色美人!”叶沐心中暗叹一句,虽然看不见司徒净的脸,但是她那妙曼的身姿,无一不透露着她是一位绝色美女。

        “我也想去王都看看!”江漠突然开口道,这让司徒净微微一怔,摆了摆手道:“准了!”

        “夜幕,你呢?”司徒净看着叶沐,轻声问道。

        “啊?!我?”叶沐正在想着司徒净是大美女的事,突然被问,不免有些惊诧,随后说道:“我也去王都吧,想去玩玩,还请王上赏赐一块通行令牌,方便我们……”

        “嗯,既然你们要求都一样,那就拿去吧!”司徒净玉手一抬,五块金色令牌漂浮到五人面前。

        “这是通行令牌,除了王宫,其他地方你们都可以去看一看,当然你们要来王宫也可以,不过要先得到本王的允许才行!”

        司徒净轻笑一声,似乎撩了一下耳鬓的青丝,身形便缓缓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