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圣君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会心楼

第二百二十八章 会心楼

        剑道圣君第三卷净国风云第二百二十八章会心楼“难道还有什么法门不成?”叶沐翻到雷元术卷轴的背面,想找找线索。

        “我用水试试!”江漠倒了一杯水,洒在卷轴的光膜上,水瞬间被吸收了,下一秒光膜消失,露出其中卷轴上的字。

        “咦,有用。”江漠将卷轴递给叶沐,笑道。

        接过卷轴,叶沐喃喃道:“居然用水就能打开,设置这光膜的人还真是奇怪啊!”

        将卷轴放到桌上,摊开,叶沐发现这上面的字好像在跳舞,看的头晕。

        “不对劲,我怎么感觉还是看不清啊,头有点晕。”叶沐手掌抚着额头,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低声喃喃道。

        “头晕?”江漠微微一愣,凝神看向卷轴上的字,下一刻他也抚着额头,晃着脑袋道:“我也是,一看上面的字就头晕,根本看不清写了什么!”

        远离桌子,叶沐看了一眼那卷轴,发现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字,却只能看到一个轮廓,稍微凑近一点点,视线就模糊了,脑海就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这东西好奇怪啊!”江漠将卷轴合上,皱眉道。

        “以后回学院,让大长老他们看看吧!”叶沐也嘟了嘟嘴,收起雷元术,无奈的说道。

        雷元术的事告一段落,平阳城又发生了另外一件事。

        第二天早上,叶沐和江漠到平阳城闹市区闲逛,发现很多人在谈论文家小少爷文昭,和会心楼头牌湘湘之间的事。

        本来,叶沐也没有在意,不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和一个春楼头牌的风流事吗,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但是,叶沐突然有一个想法,他要从文家这个最小的小少爷文昭入手,把事情搞大。

        因为,如果文柳两家一直不动手,而石长兴确实已经去世了,石家的实力大幅度下滑,叶沐和江漠也不能长久的待在平阳城。

        今后文柳两家打压石家,就算石长青强力撑住石家,那也经受不住别人时刻的打压。

        所以,叶沐明白,想要石家今后在平阳城能够没有顾虑,必须趁自己还在平阳城这段时间把文柳两家的实力削弱。

        只要削弱了文柳两家的实力,石家自然能够应付下来,而现在文家小少爷文昭和会心楼头牌湘湘的丑事,正好可以做为挑事的开端。

        文昭是文成明最小的孙子,今年十九岁,整天游手好闲,留恋于春楼酒馆,最好酒和女人。

        这几天,文昭和会心楼最新的头牌湘湘见了几次面,便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每天都要去一次会心楼,跟湘湘缠绵一番。

        就在昨天晚上,文昭终于抑制不住冲动,强行占了湘湘的身子,当然这事进行到一半,就被人捉住,直接曝光。

        所以,今天早上很多人才会谈论这件事,稍微了解了一下情况,叶沐和江漠来到会心楼前。

        会心楼在闹市的路口,招牌很大,门口有几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娇笑着拉路上的客人。

        也有不少男子左拥右抱大笑着走进会心楼,江漠不禁皱起了眉头,说道:“我们真的要进去?我觉得不太好!”

        叶沐也犹豫不决,脑海中一个绝美的容颜突然出现,苏酥看着叶沐微笑。

        这一笑,让叶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要是被苏酥知道自己偷偷进春楼,那回去还不得被剥了一层皮?

        虽然是为了调查详细的情况,并不是真的想去春楼找小姐姐,但叶沐依然踌躇不前,站在街道对面发呆。

        就在叶沐和江漠犹豫要不要进会心楼的时候,两位浓妆艳抹的女子扭着小蛮腰走了过来。

        “两位公子,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不如进我们会心楼玩玩呀!”

        还没等叶沐回话,两位女子就拉着叶沐和江漠的胳膊往会心楼走。

        这下,叶沐也不在挣扎了,本来还在犹豫,但是外力一介入,彻底让叶沐放弃了,任由两人拉着进了会心楼。

        一进会心楼,那场面就让叶沐和江漠目瞪口呆,一楼大厅中各式各样的女子陪着不同的客人喝酒。

        那些男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全部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喝酒的同时,还不忘在身边女子的屁股和胸前摸上一把。

        阵阵欢笑声让叶沐和江漠的眉头都拧到了一起,正在此时,从二楼楼梯走下来一位中年妇人。

        只见她扭着那水桶一般的腰肢,手里拿着手帕甩了甩,一脸笑容的走到叶沐跟前,笑着说道:“哎哟,这两位公子倒是长的俊俏,不过倒是有些面生啊,是最近来的平阳城吗?”

        “是的,最近才来的!”叶沐嘴角抽了抽,尴尬笑了笑,说道。

        “没关系,来者是客,我们会心楼不分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只要进了会心楼,我们就给您最好的服务!”

        中年妇人摇晃着身子,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挤眉弄眼,看的叶沐是一阵恶心,差点就当着她的面吐出来了。

        “两位公子,是想听曲啊?还是想看跳舞?我这里的姑娘可都是极品,包两位公子满意。”中年妇人微微一笑,看向叶沐和江漠问道。

        “这个……我们想见见会心楼头牌,湘湘姑娘。”江漠实在忍不了了,连忙说道。

        中年妇人脸色一顿,随后笑道:“湘湘啊,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不方便接客,两位公子可以看看别的姑娘嘛,我们这里除了湘湘还有很多好看又有才艺的姑娘。”

        叶沐眼睛斜睨了一眼中年妇人,微微笑道:“那既然湘湘姑娘身体不舒服,我们就改天再来吧!”

        听到叶沐说要走,中年妇人顿时着急了,拉着叶沐胳膊说道:“哎哎哎!两位公子别急着走啊,难道非湘湘不可吗?”

        “两位公子看看,这里这么多好姑娘,总有能入两位公子法眼的,看看也不迟吗?”中年妇人手指了指大厅中那些搔首弄姿的女人,急切的说道。

        “不了不了,我们就是为了湘湘姑娘而来的,既然她身体抱恙,等她修养好了,我们再来就是了!”叶沐摇了摇头,转身就要往门外走。

        这下,中年妇人是真的着急了,因为从叶沐和江漠的打扮和气质来看,她判断两人一定是富家公子,而富家公子最不缺的就是钱。

        两个大财主要走,中年妇人能不着急吗?她眼珠子一转,突然笑道:“两位公子想见湘湘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中年妇人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只是一脸媚笑的看着叶沐和江漠。

        叶沐微微一愣,瞬间明白中年妇人的意思,从空间戒指一抹,一个装满金币的钱袋子就扔给了中年妇人。

        捧着鼓鼓的钱袋子,中年妇人心里暗道:“这么大的钱袋子,少说也有五百金币,果然是两个富家少爷。”

        收下钱袋子,中年妇人点头哈腰道:“两位公子楼上请!”

        其实一出手就是五百金币,并不能说多有钱,但是这是春楼,只为了见一个姑娘就出手五百金币,说明此人很有钱。

        五百金币都足够在会心楼玩个两三天的了,只是叶沐并不知道而已,经过拍卖会的事,这五百金币在叶沐看来不过是九牛一毛中的九牛一毛了。

        中年妇人带着叶沐和江漠直接跨过二楼,来到三楼一个房间,笑道:“两位公子,我是会心楼的阿姨,你们可以叫我兰姨,至于湘湘嘛,还请两位公子稍候,我这就去请她过来!”

        看着兰姨关门离开,叶沐端着的身子突然松垮下来,连忙给自己倒了杯水,直呼:“真是受不了了,一身的胭脂水粉味,闻的我都想吐!”

        “我也是!”江漠也大口呼着气,缓缓说道:“真是搞不懂,把脸抹的跟花花的,我第一眼看过去,还以为她被人打了呢!”

        “等等吧,等湘湘过来,我们问点有用的东西,别出洋相了!”叶沐长舒一口气,缓解紧张的情绪。

        “你还说?都是你出的什么馊主意,跑春楼来打听消息,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江漠斜睨了叶沐一眼,似乎有些不乐意。

        “好啦,学长,就当帮我大哥石昊咯,打架我们修为不够,但是搞事情我们在行啊!”叶沐摊了摊手,朝江漠笑呵呵说道。

        “行了,赶紧调整一下情绪吧,免得等会人家来了,出丑。”江漠摆了摆手,整理了一下衣服领口,淡淡的说道。

        另外一个房间,兰姨正坐在一个床沿边,手牵着另一个穿着嫩青色长裙的姑娘。

        “湘湘啊,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太好,但是昨晚的事都过去了,文昭小少爷毕竟是平阳城文家的小孙子,你虽然失了身子,但是幸好中途我们赶了过来,也算是挽回了一些。”

        “兰姨,你怎么这么说?什么叫挽回了一些,恐怕现在整个平阳城的人都知道我被文昭强暴了,我还有脸见人吗?我以后还会有客人点吗?”湘湘一脸憔悴,眼睛微红,哭泣道。

        “怎么没有,刚刚就有两位长得俊俏无比的公子要见你!”兰姨轻轻拍了拍湘湘的手,温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