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轮回大劫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血洗!(求推荐票)

第十三章:血洗!(求推荐票)

        “箫翎子!!你竟还没走!”

        柳无生血色一般的眸子,望向天空,望向了飞射而来的箫翎子,目光不由更加残忍恶毒,声音亦更添三分怨恨。

        锵!

        萧声之中,一道寒剑已刺出!

        萧是夺魂箫,剑叫做夺魂剑,此时一剑飞星,直欲摄魂夺魄!

        一汪蓝芒,雨幕般笼罩而下,嗤嗤嗤爆鸣不绝!

        一连刺出上百剑,剑剑快速、凌厉、狠毒,有一击必杀的决心!

        锵锵锵!

        柳无生同样取出剑,反手还击上百剑,剑剑交击,发出金铁脆响,身上仍不可避免被刺中,魔气震荡,鲜血直流。

        箫翎子娇喝之间,第一百九十九剑出手,终于一招建功,斩碎了他的剑,更将柳无生的一半胸膛齐斩下来!

        鲜血怒激,柳无生一声惨叫,身形踉跄倒退五丈!

        剧痛攻心,柳无生却已没有了叫喊声,这种痛苦,与他而言,不算什么。

        但他已知道,夺魂剑中的“九天神气”与【玄阴离合神功】的真气已严重压制了他的魔气,不死之身近乎告破,想要继续凭借这一副残躯打倒对面的女人,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最大的可能是,自己若再不采取措施,恐怕将会被封印,乃至死亡!

        他决定先撤退!

        锵锵!再接数剑,随后目光一转,身形拔起,向外掠出,一步二十丈,迅若奔马。

        箫翎子冷笑着,没有追,右腕一翻,萧音不绝,更加凄厉荡魂。

        与此同时,数道蓝芒闪出,轰击在柳无生的后背,令他一个踉跄,几乎跌倒。

        “哪里走!”

        箫翎子脸色冰寒,停下了吹箫,身形展开,追击而去!

        “一定要杀了他!”

        陆渐高喊,两人却已消失无踪!

        ……

        夜,夜深,北风呼啸,陆家再度陷入到了一片寂静中。

        蓬蓬!

        一片火把腾升而起,闪烁出辉煌的光芒,如同点点星光。

        一群人赶至,为首之人,正是管家福伯。

        “少爷,您没事吧!”福伯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你们先下去吧。”

        陆渐微微摇了摇头,随后走进了屋子,取跌打药【健步虎潜丸】服下,又在手上敷了【七星散】。

        过了片刻,掌上传来一股火热之感,淤血化开了些,好了一半。

        随后,陆渐又找了一瓶治疗内伤的药物【百通丸】,直接吃了两粒。

        这种丹药,价格不菲,虽然不如【九草补心丹】,疗效却也非同小可,内伤迅速得到了控制。

        “好了,福伯,你先回去休息吧!”

        陆渐将伤势处理好,又看了一眼这个胖老人,直接挥手让他离开。

        “那好,少爷,有什么事情,您直接喊我就是!”

        福伯点了点头,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三更深。

        灯火悠悠,陆渐坐在书桌旁,看着双手。

        “我的力量增长得很快,但是,想要安身立命,这种力量,还是不够,远远不够!!”

        陆渐心神随之沉入了脑海中,看向武学书上的源力。

        “50点源力!这个柳无生胸膛被劈开,魔气散了不少,都被武学书给吸收到了!!”

        陆渐露出了欣喜,脸上又浮现期待之色:“子夜到来,武学书刷新,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武学?”

        半晌。

        “当当当”三下铜锣划空传来,一种凄厉的语声惊呼道:“丧锣三响,鸡犬不留!”

        陆渐皱起了眉头,打开窗户,霍地回望去。

        夜空中,突然悠悠升起了三盏白纸灯笼。

        语声凄厉如鬼哭,那三盏白纸灯笼更就像飘浮在半空。

        惨白的灯光,黑夜中看来尤其恐怖。

        随后,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兵器交击声不绝!!

        哧啦!哧啦!

        刀入肉的声音不绝!血液飞撒!

        “少爷,死了,都死了!少爷!都死了!”

        一个凄厉的声音,自房外传递过来。

        福伯仓皇的一把推开房门,踉跄的来到陆渐跟前。

        一股刺鼻的血腥气息,立刻传入他的鼻子,浑身沾染鲜血的福伯,亦印入眼睑。

        “发生了什么!”

        陆渐眉头大皱,预感到大事不妙。

        “死了,死了,都死了!”

        福伯喃喃自语,似乎已经呆傻。

        “死了?”

        陆渐皱眉更深,走出了房间,穿过幽深小径,来到了厅堂。

        入目所见,竟是一片伏尸!

        鲜血染红白雪,浓郁的刺鼻腥味,充斥了整个厅堂,乃至整个陆府!

        只是,厅堂内外却一片静寂,竟然一个活人也看不到。

        暗淡的月光洒落在红雪上,只有凄冷、阴森!!

        陆渐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脸色难看至极,披了一身月光,厉喝道:“都是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语声一落,脚步声,衣袂声暴响,十数黑衣人手执兵器从各处暗角涌出。

        “陆渐!陆渐!”

        为首者声音洪亮,身材亦挺拔,高大雄伟,如一尊绝世大将!

        “潘家的那一笔账,也该算一算了!我大哥的命,要你们陆家赔!”

        “潘兵,他是潘兵,潘家的潘兵!”

        福伯颤抖的走了出来,指着那个壮汉到。

        “潘兵?”

        陆渐目光看着他,声音很轻,却极冷:“你这个名字,在《易经》中是第十五象谦象,地山谦,动爻在六五爻,变象为第三十九象蹇!”

        “异象相叠,下艮上坎。坎为水,艮为山。山高水深,困难重重,人生险阻,见险而止,明哲保身,可谓智慧!潘兵,你命中注定,看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胡言乱语!!看我现在就杀了你!”

        潘兵冷笑一声,声音宛如喷薄的火山,如炼如狱!

        他大手一招,厉喝道:“小的们,给我杀!”

        “杀!”“杀!”

        一群黑衣人举着刀剑,呼喊冲杀过来,迅速将陆渐与福伯围困当中。

        “救命!”

        福伯更加颤抖,怪叫一声,脚步飞退,两位黑衣人被他一下撞飞,躲入了屋子!

        陆渐却是瞧得一怔,心中很奇怪,却已经与黑衣人短兵相接!

        “你们真是废物,去杀了那老东西!”

        潘兵忽然头一斜,冲三个持刀黑衣人冷喝一声。

        三人立时冲出,持着寒刀,杀气冲霄,奔向那间房!

        “想走,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陆渐怒喝一声,运起【八步赶蝉】的步法,两步四丈,拦截在三人跟前,三掌呼啸飞出,迅若风雷,一掌一个,印在三人胸膛!

        砰砰砰!

        三人狂吐鲜血,被千斤之力按在胸上,肋骨齐断,发出咔嚓之声,飞出老远,气息全灭。

        冲冲!冲!

        三人死,后面的人立刻接上!

        黑衣人竟然悍不畏死,越来就越多,排山倒海般冲前!

        陆渐已顾不得去拦截飞冲向福伯的黑衣人!

        他大吼,两双手掌直似金铁,每一次拍出,就是一条人命!

        鲜血飞激,溅红衣袍!

        黑衣人胆寒,拿着长刀,终于再不敢上前,弧形散开,退在潘兵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