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百炼成钢

第八十三章 百炼成钢

        “不周山?”凤希更是一头雾水,不周神山终年风雪,少有神影仙踪,更无人迹,自己也曾来过,只觉无聊之极,一点也不好玩儿,如今伏羲带自己来这里不知何意。

        正纳闷儿着,伏羲将她带到一个山洞,中间宽敞通透,周围峻岩层叠,一块横生巨石表面平整,竟似一张石榻,居中而卧,好一个天然福地洞天,避世之所。

        “这里是……”

        伏羲打开记忆之门,“那年我刚化成人形不久,师尊带我去东海降服九尾鳢妖,我一时大意被那妖畜伤了心脉,逃到此处已是精疲力竭,虽能感应到师尊在用意念唤我,却无法独自回到玉山,便在这洞中躺了七天七夜……”

        伏羲目光如雾看着那石榻,“那是我几万年来第一次感觉到恐惧,害怕,有一种被遗忘又无能为力的感觉。”

        伏羲低下头,眉嶦深锁,眼底莹然有泪,“那种无能为力……我竟担心自己愚蠢行事伤害了你,再也得不到你的原谅,不得不远离你,失去你……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伏羲温柔地将凤希揽入怀中,诉说着自己心底最不为人知的软弱和忧伤。

        凤希不语,静静依偎在他身上。他的确变了,从前多么霸气四射、骄傲自信、明亮无忧的一个人,此刻却如此患得患失傻里傻气。凤希心中升起一丝甜蜜的柔情,唇角微微翘起。

        “你怎么会伤害我呢,你是爱我的,我都知晓,就如同……如同我也爱你是一样的……”

        伏羲心中一颤,目光灼灼,抬起凤希的无暇脸庞,默默凝望对视……洞外天地日月变幻,洞内光阴瞬间凝止。伏羲挥袖幻出柔暖毡褥,将她轻轻抱起,温柔地放在石榻之上,炽热的吻落在眉心、印在脸颊,最后轻轻启开朱唇玉齿,唤醒难耐的寂寞,一同埋葬在激情的漩涡……

        没有悬念,你是我的一往情深,我是你的心有所属,这世间再没有什么可以比相爱的两颗心更柔软,更娇弱,更纠结,更难分难舍……

        **

        “东有大海,溺水浟浟之。

        离龙并流,上下悠悠只。”

        上古精怪妖魔多蛰伏于东海,潜隐幻化,兴风作浪。九黎族十几万来居东屿仙岛,镇守东海。

        历代九黎族首领多为海中蛟龙,以除妖降魔为大任,强悍善战,骁勇无敌。当今九黎神君应玺战功赫赫,不但亲手斩了上古鳐精,还曾与雷泽神尊一起剿灭九尾鳢妖一族,换得东海三千年的太平日子。

        应玺有子蚩尤,在其十几个兄弟中尤为抢眼,颇有应玺当年风采。今日蚩尤与应玺最疼爱的义女蟠姬大婚,更是坐稳了九黎族未来第一把交椅,成了应玺理所当然、众望所归的承嗣之人。

        凌虚神尊虽然爱凑热闹,今日却没有去东海观礼,因为此时坐在兰亭中的那位正手把玉壶,独酌无趣,缺个对饮解闷儿之人。

        “你竟然也没去……倒是出乎我的意料。”雷泽神尊已然微醺,“知我者,凌虚老东西也!”

        凌虚不恼反笑,端坐于案旁,合袖于胸前,歪着头看着眼前双目迷离之人。

        “三千年前,若不是那应玺过于自大,一不留神被九尾鳢妖的妖王溜走,你也不至于腹背受敌,还重伤了伏羲琴。虽说应玺骁勇还是挽回些局面,但你雷泽是什么脾性我还不知道?”

        “我雷泽什么脾性……我雷泽自然是记仇记恨、斤斤计较的心胸狭隘之人……你就想这么说,对吧?”雷泽说话间再饮一杯,神情无奈。

        “难道不对吗?你雷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没有收得一个徒弟,伏羲琴虽尚未化出人形,却已被你看重的就像是自己的亲儿子,它替你挡了一招,险些落得弦断琴毁,你自然心疼。”凌虚神尊轻言慢语,却字字切中要害,以他对雷泽的了解,当日之心伤,定是不亚于昔日龙颜伤损、断须之痛。

        “呵呵,我不是说了嘛,知我者,凌虚老东西也……呵呵……”雷泽释然一笑,得友如凌虚,夫复何求。

        凌虚拿起雷泽神尊为自己斟满的酒杯,一饮而尽,面露不满之色。

        “你还说你不是小气之人,平日里纳雪送来多少好酒,难道都被你藏起来舍不得喝吗?这都是什么呀这是,没滋没味儿的……”

        雷泽摇了摇头,又摆了摆手,“我玄圃的酒不知都被希儿那丫头藏到哪里去了,想找她要些来畅饮一醉,竟连人也寻不着,最近这丫头时常不在玄圃之内,山前山后的瞎晃悠,也不知整日都忙些什么?”

        “你这师父当的,只一个弟子都管不住了?”

        “这丫头啊,想来也是身世颇为可怜,偏生而要担起一族的使命……我怎忍心拘束责罚,只要不是到处惹是生非,我雷泽也懒得管了。”雷泽神尊抬眼看了看一旁浅笑的凌虚,“你不是当日也说,她那性子挺好,不用改了吗……”

        两个人正谈笑间,见凤希缓步进入药圃独自发呆,面若桃花,双眼含笑,时不时抬头仰望流云,似一朵迎着朝阳盛开的莲花……

        “这凤丫头……莫不是喜欢上谁了……”凌虚眯起双眼,捋着胡须,又回头看了看雷泽,“难不成你的浮生珏竟撮合了一对姻缘?”

        雷泽神尊酒兴已起,也不理会凌虚,冲着药圃中徒儿轻唤:“希儿,你且过来!”

        凤希如从梦中惊醒,见师尊在兰亭召唤自己,急忙快步上前。

        “徒儿见过师尊,见过凌虚神尊。”

        “希儿,你将伏羲琴取来,为师今日颇有兴致!”

        “是,希儿这就去……”转身离开兰亭,凤希竟然心跳加速,师尊只是提起伏羲名字,自己已然心潮澎湃,气血翻涌,如此不能自持,若是在两位大神面前露出马脚,该如何是好啊……女儿娇羞才下心头,又上眉梢,今后的玄圃岁月怕才是对她万年修为的真正考验。

        一路走来,伏羲琴静静躺在自己怀中,怕是能听得见自己胸口的悸动,能感受到那略微急促呼吸中的温热。

        谁说两情若是久长,不争朝朝暮暮,此刻咫尺竟是天涯,对面已然想念……

        凤希将琴轻放在案上,躬身退后跪坐师尊身旁,低眉垂目,十分乖巧。

        雷泽目光落到琴上,并未急于一抚,嘴角微微扬起,伸出残缺九指,轻轻拂过莹莹玉弦,目中竟似有泪,心中无限怅惘,此刻化作袖中风云。一曲《醉仙令》随手拈来……

        风纤云瘦,醉盏犹香。不忆旧日,心自沉浮。

        朝霜暮雪,怎留住少年。

        回望九天摘星路,意气风华冉。

        莫问天地何处归途,且再醉一壶。

        可怜了雷泽身旁侍琴的仙子,如此激荡神魂的琴音竟然未入其耳,一双灼灼清眸自顾流连在伏羲琴上,一拨、一挑、一拈、一弄……搅得心思如乱缕,扰得芳容升红云。

        雷泽当日有语,“……一旁修习,静心聆听,过不了多久,你便能领会师父今日深意……”

        如今谁能料想,这哪里是在师尊身边修习,分明是对意念的蹂躏与折磨、摧残与煎熬……想到以后都要日日侍琴在侧,凤希啊,自求多福吧,希望你命够硬,能挨得过去,最好不要当着师尊面前流口水、喷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