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大开眼界

第七十九章 大开眼界

        “希儿,今日是我生辰!你醒醒啊……别睡了……”

        “哎呀祖宗,你日日像个打鸣的公鸡喊我起床……我已经忍你很久啦!”

        伏羲一张脸瞬间拉了下来,躺在凤希身旁默不作声。

        凤希悄悄睁开一只眼睛偷偷瞄了一眼,见伏羲翻着白眼气呼呼地盯着屋梁,心想这家伙果然生气了。

        “生气啦?”

        “你说呢?今日是我生辰,你睁开眼睛说的第一句话真是让我伏羲刻骨铭心哪……”

        凤希坐起身来,饶有兴趣地看着榻上之人,这人实在有趣,难得生气,就算拉着一张脸,也还是很好看……花痴到如此地步,自己恐怕是遇到了命中的桃花劫……

        “那不如我陪你去潭边散心?”

        “不去。太敷衍!”

        “我是真心赔不是的!要不这样,我拿出珍藏佳酿陪你在潭边饮酒,再为你亲舞汐洛飞鞭,如何?”

        凤希一脸虔诚无辜,让伏羲无法抗拒,“那就要看你的飞鞭能否胜过我手中须臾长剑了……”

        “你会舞剑?”

        伏羲双手枕于脑后,一脸得意,“希儿啊,你还是不了解我,你该问我,‘伏羲哥哥?你到底不会什么啊’……”

        “哼,你又该吃药啦!”凤希一脸嫌弃。

        暗云两片轻轻飘过,洒下一阵毛毛细雨。山间时而清亮润透,时而薄雾如烟,比平日更显梦幻飘逸,惹人心醉。

        伏羲凤希坐于高处石上,望着眼前美景不觉心旌摇荡,美酒在手更是意兴盎然。

        凤希飞身而下落于潭边,汐洛在手,目若凝雪,仙足轻点,白衣翩翩,看得伏羲两眼发直,醉意难持。干脆白光一炫幻出须臾长剑,飞身上前与凤希遥遥而立。

        长剑,飞鞭。

        神影,仙姿。

        君若游龙,我为流云。

        君若皓月,我为醉影。

        君若磐石,我为滴翠。

        君若松柏,我为柔蔓。

        天地云水相接处,一双碧影长徘徊……

        “你的剑舞得真好!”凤里牺深深折服,坐回到高处,一脸崇拜!

        “我觉得希儿的飞鞭更妙……”

        “可我就是喜欢看你舞剑,不如你教我!”

        “难道希儿是想……与我‘双剑合璧’?”

        “又来了,我看你见缝插针的本事才是‘天下无敌’吧!”凤希无奈地摇摇头,一颗心早已飞到云中,绵绵软软,没个着落。

        “好吧,那我就收了你这个小徒弟,希望不要太笨才好……”伏羲浅浅一笑,举杯再饮,双颊已然红晕,醉意正浓。

        “你喝多了吧,我是神鸟,可不是笨鸟……喂,你看你都坐不稳了,如此贪杯,我小凤凰也要甘拜下风了……别喝了!你都醉啦……”凤希正要拦下伏羲手中酒杯,忽见伏羲两眼发怔,喃喃道:“有人动了那琴……”转眼已不见踪影。

        凤希愣在原处,片刻酒意全无,幻空回到玄圃,见雷泽神尊正从自己寝殿出来,怀中抱着伏羲琴,口中还轻唤着:“希儿……希儿……这丫头又跑到哪里去了……”

        “徒儿在这里,师尊!”凤希赶紧迎上前去,跟随师尊缓步来到兰亭。

        “你怎么一身酒气?”师尊端坐琴前,侧脸看她。

        “徒儿……今日一时想念昔日故友,多喝了几杯,请师父责罚!”说着竟忍不住打了个酒嗝。

        雷泽摇摇头,无心多加苛责,凝眸垂目,轻卷龙袖,随意素手一弄,浑然散音,萦绕亭中……不料伏羲琴瞬间战栗不已,磕的琴案嗒嗒作响,霎时飞出兰亭,悬于水榭之上,凌空翻了几个跟头,倏然飘远,片刻又飞至寝殿上空,真气震碎了几片玉瓦……

        看着眼前凌空飞旋、上蹿下跳的伏羲琴,凤希的嘴唇都快被自己咬破了……我的天哪,这就是他耍酒疯的样子吗?若是一个不小心现了人形,自己还有命看到明天的太阳吗……

        “希儿,你……你可是对这琴做了什么?”雷泽一脸愕然地看着自己的好徒儿。

        “徒儿……徒儿今日饮酒,不小心打翻了酒杯,有……几滴洒到了琴上,不过……不过徒儿立刻就清理干净了,不想……不想这琴还会……还会耍酒疯……”

        谁信哪!

        雷泽信了。

        “此琴心智已开,怕是快要化出人形了,呵呵……”

        雷泽眯着眼睛望着空里自顾翻着筋斗的伏羲琴,一脸欣慰,意念一动,抬手处,伏羲琴近在眼前,稳稳落于琴案之上。雷泽龙袖一翻,精气送出,伏羲琴瞬间安静了不少。

        “伏羲琴成琴已有三万余年,化形指日可待,只是今日这样子……为师先将其灵力封住,以免紧要之处入了魔道,希儿,你带它回去吧,这几日小心看顾。”

        凤希像是得了大赦一般躬身低眉,将琴抱起,一路脚下生风,心中七上八下,好容易进了寝殿,掩了殿门,把琴放在云岩书案上,一颗心才算从嗓子眼儿落到了肚子里。

        “伏羲……你差点儿害死我啊,还好……命大……”凤希一屁股坐在自己榻上,气喘吁吁,心绪难平。见伏羲琴此时没什么动静,凤希上前好奇地碰了碰琴身,轻声问道:“你睡着啦?伏羲……”

        还是没有动静。

        “莫不是师尊他封了你的灵力,你竟困在里面出不来了?伏羲,伏羲!”

        殿中一道白光幻影,伏羲已立在跟前,目光呆滞,摇摇欲倾。凤希伸手扶住,将他带到自己床榻之上,帮他去了毡靴,摘了玉冠,伏羲喃喃自语了一阵,沉沉睡去。

        这是第一次,凤希能如此认真仔细地看着伏羲,甚至能细数他的每一根睫毛。伏羲脸上的红云未消,自己双颊的绯晕却起……想着早些时候在那潭边两人乘兴一舞,每一个回眸、每一个浅笑都如此真切,历历在目。凤希心中清楚,她是喜欢他的。

        折腾了这一阵子,凤希酒意虽醒,却倍感疲累,刚才又被伏羲发酒疯吓得不轻,此刻不免额间冒汗。松了松领口,伏在榻前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再醒来时,自己已然睡在榻上。

        伏羲正躺在自己身旁,侧身看着自己,双颊微晕,似还有几分未去的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