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无药可医

第七十八章 无药可医

        片刻,凤希回到玄圃寝殿之中,挥袖燃起明烛,四下望了望,没有关门。

        “师尊今晚怕是不回来住了,你……去师尊寝殿吧。”凤希对着静静躺在案上的伏羲琴说道。

        “我又不会偷看你,要看早就看了……”

        凤希瞪大眼睛刚要发作,一想也是,这琴未化人形之时就已有天眼,若是那龌龊无耻之辈,师尊怎能容他……

        “你化了人形多久了?”凤希有些好奇。

        伏羲干脆化出身形又躺在了榻上,“也没多久,刚好三千年。”

        “三千年?师尊竟然没发现……你确实藏得够深啊!喂,你怎么又睡这里……起来!”凤希伸手去拉他袖袍,却不料被伏羲用力一带倒在了他的怀中。

        “你!你还说你不是无耻之徒?”凤希身形一晃立于殿中,又气又恼。

        “你喜欢我……”伏羲又摆出那个诱惑的动作,侧卧于榻上,坏坏一笑。

        “我……我凤里牺就是喜欢一块冰坨子也不会喜欢你!你给我出去!”

        “真急了……好了不逗你了,睡了。”榻上已然空空,不见伏羲人影。

        凤希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抱起伏羲琴来到师尊寝殿,把琴往床上一丢,回到房中关了殿门,还不忘设下结界封了门窗,这才气呼呼地爬到榻上,放下帷帐,和衣而睡。

        一夜噩梦连连,根本睡不安稳,翻来覆去折腾到破晓时分才沉沉睡去。

        日上三竿,凤希还趴在榻上,口水都流到了绣枕上……

        “可惜了……”

        凤希朦胧之中听见这三个字,不禁笑了,若是岁月停驻,或是一日轮回,每次睁开眼睛都能看到那倒霉琴的一张俊脸,倒也是件有趣的事,毕竟他长得实在好看……眼看口水又要流下来,凤希下意识地把嘴抿住,习惯地咂巴了两下……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眼前……伏羲正一脸陶醉地看着自己。

        “啊!你这人什么毛病!”凤希腾地坐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这好梦做得也太久了,口水弄湿了绣枕不说,还一个劲儿傻笑,可是梦到我了?”

        凤希眯着眼睛,狠狠问道:“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将你碎尸万段?”

        “不是不敢,我猜你,不舍得……”

        凤希一愣,此语好生耳熟,竟是当日北海小龙朔方所言。

        那日自己生辰,四海宾客云集,其中不乏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叔伯。凤里牺席间幻出汐洛飞鞭,大方一舞,以谢宾客。

        谁知平日就爱献殷勤的朔方仗着自己的几分尊荣,竟当众与他几个损友调侃说,他日自己承了龙君之位,恐怕四海之中,也只有这小凤凰能与之相配。如此大言不惭,凤希怎肯罢休,自是狠绝言道:“你当我西海无人,不敢将你碎尸万段吗?”

        “不是不敢,我猜你,不舍得……”

        朔方还是不了解凤里牺。

        父君和母亲早逝,凤里牺从小就争强好胜,对那些看轻自己,随意欺辱自己之人更是恨得咬牙切齿,近万年来不知打了多少架,从来不肯轻易认输,只为给自己争口气,也为了掩饰那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自卑……

        后来的事四海皆知,西海储君小凤凰在自己的生日宴上醉酒任性胡闹,把前来赴宴的北海储君打成重伤昏迷不醒,失了体统,损了仙家颜面,被锁仙链捆了贬下凡间思过赎罪两百年……

        心念沉浮间,凤希看着榻上之人。

        他不是朔方,自己也不再是当日凤里牺,虽是同样的一句话,此时心境却完全不同,难道是自己变了,亦或是心软了,只因,他是伏羲……

        “被我猜中了?”伏羲微微一笑:“快起来吧,我带你去寒潭。”

        “不去!”

        “放心吧,这次不是去洗澡,是去鉴宝!”

        凤希极不情愿地被伏羲拖下床榻,须臾已在飞瀑寒潭。

        “我昨日把这山前山后都转了个遍,哪有什么特别之处,更别说宝贝……难不成是这飞瀑之后有仙家洞府,藏了什么宝贝?”凤希踮着脚向飞瀑方向张望。

        伏羲伸出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干嘛?”凤希没好气儿地瞪着他。

        “这宝贝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我喽!”

        凤希先是一愣,瞬间变成一脸嫌弃,“你这叫‘自恋妄想症’懂吗……该吃药了!”

        伏羲明亮一笑,平地旋起,一阵天光云影,翩然落下,端坐于巨石之上,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琴,正是伏羲。

        凤希不觉间心神恍惚,目光已被高处之人深深吸引,再无法挪开。

        “师尊抚琴,你可听过?”

        “当然……”

        “如何?”

        凤希勉强凝神思量,半天憋出了两个字,“好听……”

        伏羲微微一笑,“我抚此琴,更好听。”

        霜佩雪带素手,飞瀑星雨高台。

        低眉云光淼淼,凝眸星汉皎皎。

        十指移情送恨,一拈断水抽刀。

        长吟万念已去,余音空山未老。

        伏羲随心一曲,已让凤希灵魂出窍……

        “喜欢吗?”

        “喜欢……”

        “那我以后,只为你一人抚琴。”

        “好……真不敢相信,你比师尊还要厉害……”

        伏羲一笑,“答案很简单,因为我比师尊多了一根手指头……”

        师尊回来了。

        关于伏羲,凤希什么都没有说。

        从此玄圃岁月不再无聊,她也有了心中的秘密。

        一日,凤希突然想起要给师尊烤一条鱼。

        修习之人不能轻言放弃、半途而废、被人看扁……于是凤希认真总结了以往经验和不足,拿了鱼竿和鱼饵又来到浅滩处开始垂钓。

        “今日怎么没有动静啊……该不是这鱼儿都睡午觉去了?”

        早钓鱼,晚钓虾,中午钓个癞蛤蟆!估计凤希不曾听过,眼下坐在石头上又打起了瞌睡。

        “希儿!”

        凤希一听是伏羲的声音,立刻睡意全无,抬头并不见他人影,又四下张望,见师尊此刻正立于药圃中,一时有些心虚。

        “你怎么跑出来了……嘘!别出声,师尊在那里……”

        “那我坐到你身边看你钓鱼……”伏羲压低声音,仍旧隐着身形凑到凤希身边坐下,靠得不能再近了,温热的鼻息弄得凤希心烦意乱。

        “你好香……”

        “闭嘴!”

        “有鱼……”

        “闭嘴!啊?真的有鱼!”

        凤希一时激动,猛得抬起手中鱼竿,不料手肘处正磕到了伏羲的鼻子上!

        眼下哪里还顾得了许多,拽起鱼竿拉起上钩的鱼,再稍稍用力把鱼甩到岸上。

        “好大一条!”离了水的锦鲤活蹦乱跳地在岸上翻着跟头,凤希扔下鱼竿,扭身就要过去拿鱼,全然忘了隐了身形的伏羲还在身边坐着,直接绊到了伏羲小腿摔了出去……一阵天旋地转,凤希凝神一看,伏羲已现出身形被自己压在下面,他一只手捂着鼻子,看起来表情十分痛苦,而另一只手此时不偏不倚,正撑在自己的……

        “你想死啊!你还乱动……看我今日不劈了你……还想逃……”

        雷泽神尊正俯身琢磨着一种药草,忽听得水榭方向传来凤希的声音,循声望去,只见一片白光炫影,不禁忍俊感概:“这丫头,钓个鱼也如此大动干戈,惊天动地……”不过自从凤希来到了玄圃,这里倒是热闹了起来,念及此处,雷泽笑着摇摇头,自顾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