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山中日月

第七十七章 山中日月

        日已偏西,凤希独自在玄圃中转悠,幽幽倩影被拉得老长,一会儿立在水榭之上发呆,一会儿蹲在药圃中拿起花铲有心无心地扒拉着土块儿。

        “这么晚了师尊怎么还不回来……”想着平日里师尊也常出门几日不归,可今日竟然十分想他能早些回来。

        自己寝殿如今被人占了,她怎么肯委屈自己和那倒霉琴同处一室,孤男寡女,我可是堂堂西海储君,若是日后传出闲话,污损了西海名声那还了得……自顾琢磨着怎么才能把这不速之客赶出自己寝殿,却未曾注意到伏羲已在自己身旁站了好久。

        “别瞎琢磨了,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抬头看见伏羲竟阴魂不散,凤希无奈地起身问道:“这时候了能去哪里啊……再说了,跟你又不熟……”

        “跟久了,自然就熟了。”还是一脸坏笑!

        “你闭嘴!我才不去,纳雪师兄若一会儿过来找不到我会着急的!”凤希真想用手里的花铲拍死他……

        “你很怕他吗?我可不怕。”提起纳雪,伏羲的脸上倒是有几分不以为然。

        “也不是怕,我是觉得师尊让他……”

        “怎么婆婆妈妈的,这可不是我喜欢的希儿,怎么我脸上写着‘坏人’两个子吗?”

        凤希下意识地看了看他的脸,夕阳之中,这张脸更加生动明亮,双目也熠熠生辉……“你这脸上倒是没有‘坏人’两个字,明明写着‘色魔’两个字!”

        伏羲不恼,反而微微一笑,如此温柔,和这日暮之色一模一样。

        万山之祖,鬼斧神工,试问这天地之间又有几人见过玉山真容。巍峨磅礴是它,连绵莽莽是它,万仞云霄是它,雪峰盘龙亦是它。凤希从未如此靠近地翱翔在玉山之上,竟被眼前横空出世的壮美景色深深折服。

        伏羲带着她降下云头,来到一处山间的飞瀑之下。一瞬间,凤希竟屏住了呼吸,这里好美……

        九天银河一泻而下,水雾袅袅弥漫升腾,崖壁巨石横空而卧,碧波寒潭激荡回漩……这不是凡尘,更不是仙境,这里,当是梦境!

        “喜欢吗?”伏羲温柔地看着身边一脸惊叹陶醉的小凤凰。

        “喜欢喜欢,这里……你是怎么发现的?”似乎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亏自己还是个活了九千岁的神族,竟然如此沉不住气,没见识……管他呢,这里真的好美啊!

        “喜欢就好,从今日起,这里就只属于我们两个。”

        “恩!嗯?……”凤希有些迷糊,什么意思呢?

        伏羲云袖倒悬,向前走了两步,遥望高处说道:“三万多年前,师尊将我炼化成琴,我来到这世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里!当时师尊端坐在巨石之上,怀中抱着我,说了一句话……”

        第一次看到伏羲如此苍凉的背影,凤希倒是有些困惑。

        “师尊说了什么?”

        “他说,‘我大概是老了,否则为何总想落泪……’”。伏羲说完,双目依旧望着那高处巨石,神思尚在记忆深处流连。

        “也许是……师尊废了心血、散了修为,终于见你成琴一时高兴,才激动落泪吧!”凤希的心不知不觉柔软起来。

        伏羲转过身,目光如水:“也许吧……不过自我化了人形,我就来此将方圆三十里设下结界,除了师尊,谁都不可以进来。师尊在此抚琴,也时常感概落泪,我知道那情景他绝不愿别人见到……”

        “那你为什么今日带我来这里?还说什么属于我们两个……不怕被师尊见到吗?”

        “不怕,因为师尊每次来都带着我,而你现在是侍琴的仙子,你说这里是不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伏羲一脸得意地歪头看着凤希,笑意沉沉。

        凤希脑子一时不够用,琢磨了一番,觉得似乎有几分道理,微微一笑:“若是师尊知你化了人形竟如此算计他,不知要作何感想……”

        “这个我确实不知,我只知道……”伏羲话到此处不再继续,反而走到寒潭边上开始脱起了衣服……

        “喂,喂你干什么……你敢不老实信不信我劈了你……喂!”

        伏羲并不理她,松开腰间束带、褪了素袍毡靴……凤希赶紧闭上眼睛转了过去,嘴里不停放着狠话。

        只听“扑通”一声,伏羲似已入水。凤希才慢慢回身,挑起一只眼睛,看见伏羲果然只在水中露出个头来。

        “我既化了人形,就要日日沐浴洗澡,希儿若感兴趣不如……”

        “不感兴趣!还日日沐浴,我看你是想死的快些!”凤希眼中冒火,这劳什子倒霉琴果真没个正形,整起人来防不胜防!

        水中之人撩起水花,竟似挑逗:“我是说,希儿若感兴趣,不如四处走走,欣赏一下山间美景,待我沐浴完毕再一同回去,如何啊?”伏羲在水中坏坏一笑,朱唇玉齿,令人心摇。

        “你要沐浴也不用把我诓到此处啊?”凤希不肯罢休,不信抓不到他的错处。

        “那不然呢,难道希儿想在自己寝殿中摆个大木桶,把我泡在水里,然后亲自精心擦拭……”

        “我呸!你做梦!……沐浴,淹死你算了!”凤希不再理他,自顾四处转悠去了。

        暮色苍茫,无限美好。

        最后的一抹余晖还在山尖流连。

        伏羲穿好衣服立在巨石之上,望着信步而归的凤希,他的心暖暖的。

        皎皎孤月,初照佳人。

        凤希望着石上神姿仙影,有那么一瞬间,她的脸红了。

        **

        片刻,凤希回到玄圃寝殿之中,挥袖燃起明烛,四下望了望,没有关门。

        “师尊今晚怕是不回来住了,你……去师尊寝殿吧。”凤希对着静静躺在案上的伏羲琴说道。

        “我又不会偷看你,要看早就看了……”

        凤希瞪大眼睛刚要发作,一想也是,这琴未化人形之时就已有天眼,若是那龌龊无耻之辈,师尊怎能容他……“你化了人形多久了?”凤希有些好奇。

        伏羲干脆化出身形又躺在了榻上:“也没多久,刚好三千年。”

        “三千年?师尊竟然没发现……你确实藏得够深啊!喂,你怎么又睡这里……起来!”凤希伸手去拉他袖袍,却不料被伏羲用力一带倒在了他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