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第一法器

第七十六章 第一法器

        纳雪看着凤希恢复了一张玲珑姣好的容颜,却不停撅嘴拧眉,还以为是和自己较劲,微微一笑,“凤希仙子是不是对我纳雪有什么误会,怎么每次见面都是一脸烟火色?”

        凤希恨恨地白了他一眼,还以为这是个厚道的,不想也是个看热闹的,我小凤凰算时要栽到玄圃了。

        “啊……那个,我家师尊有张伏羲琴,纳雪师兄可知道?”

        纳雪点头回答:“知道,雷泽神尊最常抚奏的正是此琴,有何不妥吗?”

        “也没什么……不妥,既是师尊经常抚奏,想必十分喜欢喽?”凤希小心试探。

        “那是当然,这伏羲琴是你雷泽门中第一法器,天下地下谁人不知?当年……怎么凤希仙子没听说过?”纳雪歪头一问,很是惊讶的样子。

        哼,这是在笑我孤陋寡闻喽,多活个几万年很了不起么?

        “师尊今日是说了,可是这法器……不就是法器,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是龙骨所化,也不过是件用来打架的物件儿……你不是也有一把了不起的玉扇?我虽平生最看不惯谁拿个扇子招摇……”凤希撇撇嘴,故意撂话气他。

        纳雪背手歪头,“怎么凤希仙子不喜欢我摇扇子,是想看我纳雪抚琴?”

        又一个该吃药的……

        凤希假装听不懂,岔开纳雪的话,“上古无心镜,说到底你那法器也是大有来头,难道还比不上一张琴?”凤希轻言慢语,很是不以为然。

        纳雪一笑,也不计较,“仙子大概有所不知……也难怪,伏羲成琴已有三万多年,正是神尊在这玄圃中所制,那时想必仙子还未出世。”

        “今日纳雪师兄可与我讲讲,这琴到底有何特别之处?”

        纳雪难得见凤希愿和自己多聊几句,欣然接道:“伏羲琴,琴身为龙骨已是大造化,可法力如此强大的原因终究还是在琴弦上。”

        “琴弦?”

        “听我家师尊说,三万多年前,雷泽神君在一场降妖大战中不慎受伤,别的伤也就罢了,偏偏是在脸上,一侧的龙须齐根断掉,龙颜受损,一度心性大变,竟跑到这玄圃之中避世,谁都不见。”

        凤希一脸惋惜,“真的啊,那确实是挺惨的啊,要是我伤了脸,肯定……哎?可我在师尊脸上看不出任何伤痕啊?”

        纳雪摇头叹息,“脸上的伤自然难不倒你家师尊,闭关修习一段日子也就好了,可断掉的龙须却无法重新长出,若是化出真身,想必自己看了也是十分心痛。后来不知是怎么想的,神尊竟然决定用自己的小指龙骨和这已然断掉的龙须制琴,散了几万年的修为才有了这伏羲琴。”

        想不到这倒霉琴还有这等造化!龙骨为身,龙须为弦,还自带几万年的修为,当真不能小看哪……

        凤希正暗自感概,又听纳雪继续说道:“这伏羲琴也的确没有辜负神尊的厚望,后来的几场降妖大战中,都威力惊人,听说有一次还生生为神尊挡了生死一招,断了一根弦,后来……后来大概是被神尊修好了吧,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凤希心想,你知道的已经够多的了,看来两位大神的确都没把你当外人。眼里瞟着纳雪,心里又想起了殿中那位……怎么办,靠山这么硬,还救了师尊的命,再想想自己,不过被贬仙子一名,法力平平,修习不到万年,拿什么和他斗……自己的气运算是尽了,认栽吧!

        纳雪不知凤希此时内心正是波涛汹涌,还以为她是对这第一法器心生敬意,感概赞叹,便接着说道:“雷泽神尊来玄圃之前从未收徒,凤希仙子是神尊座下关门弟子,看来他日这第一法器怕是要传与仙子你了,这些事想来让仙子知道也是无妨。”

        “是,我倒霉就倒霉在居然成了师尊的关门弟子……”

        “啊?仙子说什么……”纳雪有些茫然。

        凤希缓过神儿来,“啊没什么,谢谢纳雪师兄今日给凤希讲了这么多,颇为受益,那我回去了。”说完一拱手,也不等纳雪反应过来就朝自己寝殿走去。

        纳雪被撂在原地,摇摇头,这凤希仙子的确和自己八字不合,怎么就不能关心一下问问自己情形,必如师兄喜欢什么、吃了么、昨晚睡得可好……

        凤希耷拉着脑袋,推门进入自己寝殿,见伏羲正躺在自己床榻之上,翘着一条腿,手中摆弄着一方绢帕……那是自己放在枕下之物,他竟然……

        “喂,这是我的东西!还有,这床榻也是我的!你太过分啦!”

        伏羲瞄了她一眼,语气四平八稳,“从今日起,这床榻就是我们两个的了。”

        凤希气得发抖,瞪着眼睛看着榻上之人,“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说就说喽!”伏羲摇着帕子斜眼看她,又故意将帕子放在自己鼻子上深吸一口气,无限迷醉的样子,“我说,以后我伏羲就要住在此殿中,睡在此榻上,师尊让你做侍琴的仙子,你自然是要日日照顾我,寸步不离。”

        “你找死!”凤里牺已经气疯了,正要伸手过去抢夺,那妖孽倏地坐起,拉着长音缓缓道:“还有,这帕子是我的,不是你的,本想等你回来帮你把脸擦干净,不过看来……有人捷足先登了!”

        凤希不信,冲上前去,一把推开伏羲,掀开自己的绣枕,一块白色绢帕赫然出现在自己眼前……

        伏羲顺势坐起身来看着呆住的凤希,不想她眼中却似泛起了泪花,朦胧如雾,瞬间蒙住了伏羲自己的双眼……

        “喂,逗你的,别那么认真了……”

        不说还好,凤希眼泪竟掉了下来!

        “好了好了,我夜里会回到琴里的,反正都那样睡了几万年了,也习惯了……”说得倒是自己才是那个可怜之人!

        凤希扭头看着这个生生闯入自己世界,不到半个时辰就把一切都搅和得天翻地覆、正坐在自己床榻之上装可怜的男人,恨不得一口鲜血喷出,呜呼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