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何方妖孽

第七十五章 何方妖孽

        不知过了多久,凤希翻了个身,还咂巴了两下嘴,大概是没有吃到烤鱼,心里还惦念的很。迷迷糊糊觉得有股扰人的热气扑面而来,痒痒的,勉强挑起一只眼睛,朦胧间眼前似乎有个人影,就躺在自己身旁,一双眼睛清亮地看着自己……

        “啊!”凤希惊得一身冷汗,从榻上翻身坐起,打眼一看此人,性别男……

        “你什么鬼啊?你……你不是那个……”

        此人还是保持着和那时树下一样的动作,一手撑着下巴,侧身而卧在床榻边上,笑意盈盈。

        “可惜了……你这张脸……”说着竟抬手要摸凤希的脸。

        凤希身形一晃从榻上下来,立在殿中眼中冒火。

        “你是何方妖孽,敢如此不知死活?”

        “妖孽?呵呵,希儿,若是有一日师尊知你如此骂他,怕是要打你屁股!”说着翻身而起,在榻上盘膝而坐。

        月白素袍,云袖轻卷,不动已是仙姿卓然。一双清眸若星河坠落流转其间,眉间掩笑,面似回雪。

        凤希咽了口水,不觉又细细端详,朱唇分明,玉鼻郎俊,玄眉入鬓,墨发如瀑……妖孽要是长成这样也太好看了吧!再看一会儿……

        “希儿看够了么?要不要走近些……”

        终于回神儿,凤希记得刚刚说起师尊打屁股……“这与师尊何干,你到底是谁?再不说,本仙子顷刻叫你魂飞魄散!”长得好看也不能当饭吃,心念起处,一颗“醉仙定”已运于指尖。

        那俊美妖孽撩人一笑,将胸前一缕乱发拨到身后,“我还没给自己想好名字,不过,师尊唤我为“伏羲”……”

        凤希愣住,斜眼看着云岩书案,雷泽神尊的伏羲琴此刻正静静躺在上面,一片幽幽月白之色。

        “你是伏羲琴……”

        伏羲扬起下巴,“嗯,希儿果然冰雪聪明,师尊亲取自己小指龙骨所化,若我是妖孽,那师尊他老人家……”他老人家岂不就是个老妖怪……

        凤希一脸不信,“可我从没见过你,你一直……在这玄圃之内?”

        “不然能去哪里。”

        “那……师尊可从未提起,还有纳雪,他怎么会不告诉我呢?”凤希纳闷儿,这三年来,自己只见过两位神尊和纳雪,再无外人可随意入得玄圃。若是还有伏羲的存在,为何无人说起,自己也从未见过……

        越想越糊涂。

        “师尊并不知我已化出人形。”这句话倒是更让凤希吃惊。

        “师尊不知道?那你平日都是躲在琴里不出来吗?”

        伏羲摇头晃脑,得意之色更是不加掩饰,“怎么会,那多无趣,我整日四处游逛,只是没人看见罢了。”

        “师尊神通还能看不见你?那还有凌虚神尊呢?”

        “这玄圃几万年来不曾来过外人,两位大神怎会有事没事开着天眼四处溜达?我隐了身形无人发现有何奇怪?”

        “那今日我怎就看见了?”凤希还是有些不信。

        此语一出,伏羲倒是从床榻上起身走了过来,挑着眉毛一脸无辜,“我今日隐了身形在树上午睡,也不知是谁莫名其妙用个鱼钩把我硬拽了下来……”

        想起晌午在河边钓鱼,凤希恍然大悟,原来正是自己鬼使神差误打误撞,把他逼得现出了身形。

        伏羲晃悠着蹭到凤希跟前,靠得太近,温热鼻息将凤希逼得向后倾斜,“还有啊,鱼,在水里,又不在树上。敢问仙子,是不是垂涎在下美色,故意而为之啊?否则实在令在下费解……”一脸的装腔作势讽刺挖苦,凤希看了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少挖苦我,此时我就去告诉师尊,看你能得意到几时?”

        “去啊,师尊爱我如命,若知道我伏羲已化出人形,说不定激动高兴之余散了几万年的功法,助我固神元,增修为……想想都开心!”说着伏羲双手合于袖袍之中,抿着嘴笑得十分得意。

        “看来你还是漏算了,你可知师尊今日有何安排?”凤希也不示弱,“你可知现在这倒霉琴为何在我屋中?”

        “知道,让你做侍琴的仙子嘛!”

        “知道还不对本仙子客气一点,以后你若让我有一丝的不痛快,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本仙子折磨人的厉害,一张破琴,我看你骨头有多硬!”凤希眯起眼睛凑到伏羲跟前,咬着牙狠狠说道。

        伏羲用手指敲了一下自己脑壳,“哦!好像记得师尊还说……说什么来着……哦对了,‘从今日起,此琴由你专门照看,不得污损蒙尘,早晚精心擦拭’……”伏羲一脸正色,学着雷泽神尊的语气娓娓道来。

        啊!!这何止是个妖孽啊,这就是上苍派来专门和我凤里牺作对的死对头!我早晚被他活活气死,不如……不如现在就去告诉师尊,反正伸着脖子缩着脖子都是一死,还怕了你不成!

        凤希转身就往殿外走,伏羲看着她悻悻然离去的背影,嘿嘿一笑,“这仙子,果然有趣!我喜欢!”

        出了寝殿,凤希直笨兰亭而去,迎面走来纳雪。

        “凤希仙子这是要去哪里?”

        “去兰亭!找师尊!”凤希还是一脸气呼呼的样子,不过纳雪已经习惯了,从第一次见她,这丫头就没给过自己好脸色,也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她,或者是自己比较悲催,总是在她心情特别不好时恰好出现,顺理成章地成为出气筒……缘法不可说啊!

        “你家师尊和我家师尊此时都不在玄圃之中,还特意让我来照看一下。”

        “啊?这么巧……”

        凤希瞬间泄了气,眼里的怒火稍稍平息,恢复了一些理智。看着纳雪正盯着自己,她反而面露不悦之色,师尊虽说每次出去都让纳雪来照看玄圃,可凤希心中清明,与其说是照看玄圃,不如说是照看自己,该是怕自己溜了才对……

        “凤希仙子,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了……”凤希随意擦了一下,袖袍上竟是黑乎乎的一片。这才明白刚才那殿中之人看着自己,为什么第一句就是“可惜了,你这张脸“……

        “这里还有……还有那里……”纳雪十分认真地指着她脸上被弄污的地方。凤希拿出绢帕一边擦拭一边勉强微笑,心里却想着,这倒霉琴现在殿中还不知在如何嘲笑自己,真是让人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