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鬼使神差

第七十四章 鬼使神差

        都说洞中无日月,可那是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才不觉得无聊啊,而今自己被困在这玄圃,天天面对着许多药草果蔬,浇水除虫,施肥松土,还不可乱用灵力,说是修习……真真是度日如年,想死都难哪……

        凤希此刻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用小花铲给自己根本叫不上名字的药草松土……土里钻出一条小虫,仰起头朝着空气里嗅了嗅,赶紧扭身往土里钻,被凤里牺眼尖用手指抓住提了起来。

        “这个……有了!”她又继续卖力地给药草松土,东耙耙西挖挖,不一会儿就捉住七八条小虫。高兴得花铲一扔,用帕子包了小虫就往回走。又绕着玄圃里雷泽神尊的寝殿转了几圈,终于不知在哪里寻来一根鱼竿,上面还有绑好的鱼线鱼漂和鱼钩。

        活神仙绝不能被啥啥憋死,日子无聊,就只能自己找些乐子了。于是乐颠颠的拿了小虫来到水榭边上的浅滩处,四下看了看,后面有树,正好遮住日头,旁边还有几块石头可以坐下来休息……十分理想的垂钓之所啊!

        凤希虽从来没有真正用鱼竿鱼饵钓过鱼,但见还是见过的,从前就曾羡慕垂钓者心境悠然,从容恬淡,如今大把的光阴无处挥霍,不如也来凑个热闹……不如也来静心垂钓,陶冶情操……这样听着顺耳多了!想到此处竟呵呵乐出声来。

        放好鱼饵,随意抛入水中,虽没有抛出多远,她也不在意,把鱼竿拿在手中退到石头上坐下,一双凤眼十分认真地盯着水面浮漂……盯着盯着竟犯起了瞌睡,眼皮沉沉。

        突然手中竿稍一挣,她瞬间灵醒过来,怕是有鱼咬钩了!

        抬头看那水面并无动静,只是浮漂却已不见踪影!凤希大喜,双手用力猛将鱼竿抬起,果然,一条一尺长的红尾锦鲤跃出水面,只是……凤希神力,那锦鲤出了水面以后,竟生生被甩到空中,“倏”的一下被甩到身后的树上去了。

        锦鲤大概是在树上蹦跶了几下才掉了下来,摔到地上,可挂到树上的鱼钩却怎么也拽不下来……凤希一急手中加了力气,也看似无用。

        她举着鱼竿来到树下,透过稀疏枝叶朝树上张望,又猛地拽动手上鱼线,树上竟突然砸下一个人来……

        “啊喂……”凤希已经认命,准备结结实实当个垫背的,不料空中之人自己旋了一周翻了个身,本来后背朝下,落下之时已经俯身而冲,白色衣袍空中飞舞,像一只张开翅膀的白鹤飘然落下。

        凤希闪避不及,被坠落之人扑倒在地,四目相对,甚为尴尬。

        旁边还有一条大鲤鱼瞪着眼睛在地上蹦跶……

        “真好看……”

        “喂,你谁啊?……你,起来啊!”大概是在玄圃中呆得太久,凤希都忘了自己是有法力的神仙,突然转念,幻空而出,回头瞪着方才压在自己身上之人。

        谁知这人还赖在地上,一手撑起下巴侧身而卧,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啧啧,我们的希儿仙子就算是生起气来都这么可爱……”

        “你找打!”没想到天上地下,居然还有比朔方还色胆包天的家伙,还“希儿”,只有师尊才如此唤我,你是什么东西……凤希抬手就要发难,不料眼前人倏然飘起转眼不见了踪影。

        “哎?什么意思……怕了?”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来,感觉好多了,虽然还是心中疑惑,还是乐颠颠地收了鱼竿、提着红尾锦鲤回到河边。

        灵机一动,凤希对着鲤鱼念叨起来,“你今天走运,我小凤凰九千多岁了还没吃过烤鱼,你不如就应了这头彩,积了这功德,也好早早去转世轮回,说不定变成一条小龙……到时候就不用谢我了啊!”话音刚落,一指头把锦鲤弹死了。

        随即幻出神元精火和一根定海神针,将鱼架到火上,坐在石头上烤起鱼来。

        水榭之上,和风徐徐,兰亭之中,琴音袅袅。雷泽神君端坐琴旁,轻拨慢挑,缓弄长吟……

        忽闻得一阵肉香……再细闻来,又像是有些焦糊的味道。

        雷泽神君四下张望,见不远水滩处似有烟雾缭绕而起,隔着石栏看不清楚。便起身前往想看个究竟。

        只见岸上凤希手持神针,上面挑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看着像……像一条鱼!

        “希儿,你这是……”

        凤希闻声抬头,师尊正立于石栏之上看着自己,眼珠一转。

        “师尊,师尊你看,希儿钓了一条大鲤鱼,今日烤来……孝敬您如何?”

        看着黑一道白一道的纯真脸庞,雷泽微微一笑,“你这鱼我可不敢吃,师父问你,烤鱼之前,你可将它清洗干净了?”

        “清洗……这个……”凤希看着神针一端这个黑乎乎的东西,心想糟了,烤鱼之前是忘记了去掉鱼鳞、清理内脏,囫囵个放到了火上,如今……

        “我忘了……希儿是第一次烤东西,一时高兴,乱了章法……”

        “不要紧,师父还是要谢谢你。”

        见师父并未嗔怪自己,更无不悦之色,凤希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

        “将此处收拾干净,到亭中来,师父有话与你说。”雷泽神尊拂袖回身,翩然而去。

        片刻,凤希已来到兰亭,跪坐在师尊跟前。雷泽扭头刚想说什么,见她还是一脸烟火之色,不禁笑了,这小丫头成日风风火火,洒脱不羁,倒是和自己年轻时很像,念及此处也不说破,开口言道:“你来玄圃已有三年,可还习惯?”

        什么个意思?凤希表情瞬间变化了十八次,极不自然。这是要放我走吗?还是自己做错了事要被责罚?或是师父要旧事重提,直接把我送到天帝那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习惯……还好……很好……呵呵”

        “当日你与北海朔方之事,师父也有耳闻,你虽有过,罪不至受贬下界两百年。算来师父与你算是有缘,留你在玄圃,一来不忍你人间受苦,再者也是希望你莫要误打误撞中了邪道,待闯下大祸当悔之晚矣。”

        一番陈情,心意沉沉,令凤希一时想起昔日委屈,更感念师父一片良苦用心,似海深恩。

        “希儿叩谢师父大恩,希儿……希儿……”一语未成已清泪盈盈。

        “你莫要难过,师父知道这山中岁月于你是有些无趣。”雷泽神尊看着眼前案上之琴,继续言道:“此琴名曰伏羲,是我雷泽门中第一法器,如今交与你照顾,你若有悟性,能驾驭此琴,他日必将纵横四海,再无人找你麻烦。”

        “驾驭此琴……希儿不会抚琴啊,师父是要希儿跟着您学琴吗?”凤希有些困惑。

        “不打紧,你先从侍琴开始。”

        “侍琴?”

        “从今日起,此琴由你专门照看,不得污损蒙尘,早晚精心擦拭,师父若要用琴自会召唤,到时你一旁修习,静心聆听,过不了多久,你便能领会师父今日深意。”

        凤希俯身瞄了一眼伏羲琴,咽了一下口水,这是侍琴吗?这是伺候祖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