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流年不利

第七十三章 流年不利

        这凡间的酒实在是好东西,以前来时也曾喝过几次,这么久了,不知味道是否更好!

        没心没肺的小凤凰来到一家铺子,里面飘出的酒香十分特别,与以往喝过的酒似乎都不同。一时兴起,走进了铺子,想都没想,就往柜台边一立,幻出一颗西海夜明珠拿在手里。

        “掌柜的,把最好最香的酒拿两坛来!”

        没有回应。

        凤里牺扭头往柜台里一看不觉一愣,这掌柜的与以往所见酒肆老板不太一样,四十岁左右年纪,白衣白袍,玉面雪容,长发如瀑,双目如渊,此刻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凤里牺心里不觉打了个哆嗦。

        “我,我要买两坛酒……”刚才还趾高气昂,眼下却全然没了底气。

        掌柜垂目冷冷一笑,“这里是药铺,不是酒铺。”

        “嗯?药铺!”凤里牺一头雾水。

        见她愣在那里,掌柜袖袍轻抬,“这里,有治跌打骨痛的药酒,仙子要吗?”

        “啊?”凤里牺下巴差点掉下来,瞪着眼前无波无澜的白袍掌柜,半晌缓过神儿来,故作镇定。

        “呵,药酒,就不用了,回见……”转身就想溜出药铺,却像脚下打了绊子,生生摔在地上,胸……好痛……

        神仙使绊子。正解!

        “仙子是逃出来的?”

        凤里牺趴在地上暗道:“流年不利,遇到高人了……”

        玉山玄圃,凌虚神尊立于水榭之上,双手合于龙袖之中,此刻正一脸嫌弃地看着眼前景象。

        “这又唱的是哪一出啊,还在凡间开了个什么药铺!你个老神仙,又不用养家糊口,怎么就不能消停两天呢?”……凌虚神尊连连摇头,如今连纳雪也时常被雷泽拉走,招呼都不打一个,自己想找个下棋喝酒的人都不能够!

        “哼!自己不收徒弟,觉得寂寞无聊了就跑到我这玄圃一住就是三万年,如今还要跟我抢徒弟……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哪……”

        正自顾念叨着,忽见雷泽神尊领了个人来,不是纳雪,竟是个女仙。

        “雷泽,我可有言在先的啊,我凌虚宫从来不留女仙的!”

        “你何曾说过,我不记得。”

        “喂你这就不厚道了,这天上地下谁不知我凌虚宫是清欲仙山,自然不留女仙!”

        “我将她留在玄圃之中,定不会打扰了凌虚清静。”

        凌虚神尊一时无语,看了一眼雷泽身后的女仙,青衣娆娆,素簪凤髻,落落大方却不失灵动,果然一脸的聪明样,爱才之心又开始痒痒,不觉态度和缓了许多。

        “既然如此……若她拜入我……”

        “她已拜我雷泽为师,是我的关门弟子。”雷泽回身看着凤里牺,“你且过来见过凌虚神尊。”

        青衣女仙一脸无辜,我凤里牺何曾拜师?不是你把我抓来,谁会好端端跑过来给你当徒弟?转念一想,谁让自己刚出狼窝又入虎穴,这雷泽、凌虚我是一个也得罪不起,此刻若想活命,还是忍着委屈才好……

        “弟子……弟子……”

        “你‘凤里牺’三个字是西海名号,在玄圃中就叫你‘凤牺’如何……哦对了,这个‘牺’字本尊不喜欢,就改为‘希盼’之‘希’,如何?”

        “弟子凤……希,见过师尊,见过凌虚神尊。”语罢双膝跪倒,伏地而拜。

        雷泽微微一笑,看着凌虚神尊。果然,凌虚神尊难掩诧异之色,“她叫凤里牺?那她岂不就是当年受了你浮生珏作为庆生贺礼的西海小凤凰?”

        见雷泽微笑不语,凌虚啧啧赞叹,“果然缘法不可说啊……谁料这丫头如今竟成了你的徒弟?呵呵……有趣……那我不跟你抢了。”

        两个一把年纪的老神仙自顾着高兴,哪里会在意凤里牺此刻已是万念俱灰。我这是被软禁在玄圃了吗?那我还不如去凡间转几圈呢,至少天大地大吃香喝辣,总好过在这里整日对着两个老神仙……悔啊,早知今日,就该一口喝干那碗天河水!

        凤里牺起身立到一旁,忽见玄圃外走进一白衣仙君,不禁眼前一亮,这个看着还顺眼些,神韵不俗。

        纳雪走过来拱手一拜,“见过师尊,见过雷泽神尊。”歪头看见一青衣女仙不觉一愣:“这位是……”

        凌虚神尊倒是来了精神,“纳雪,这位是雷泽神尊今日收的高徒,凤希仙子,你可知道,她也有一块浮生珏。”

        纳雪心中虽然纳闷儿,脸上却无波澜,“纳雪见过凤希仙子。”简单一语,并未追问浮生珏之事。

        凌虚神尊倒是越说越高兴,“本尊有纳雪,你老儿有凤希,以后这玄圃之中,就不会无聊喽……哈哈……”语罢拉着雷泽喝酒去了。

        纳雪呆在原地看着凤希,“你也有块浮生珏?可也是神尊所赠拜师之礼?”

        “关你何事!”凤希一肚子苦水正无处倾倒,这人又莫名其妙问东问西,还说什么“你有一块儿,他也有一块儿……”的,这是拜师啊还是拜堂啊……想到此处,凤希更是火大,袖子一挥走下水榭,独自去水边坐着去了。

        纳雪碰了一鼻子灰,也莫名其妙的很,想想她刚才的样子又不禁微微一笑,竟不气恼,摇摇头找师尊去了。

        “你怎么找到这丫头的?快说来听听!”凌虚终于忍不住问雷泽。

        “是她自己找上门来的。”

        “她自己……”

        雷泽为凌虚斟满玉樽,“她因打了朔方被罚下界,却偏偏胆大骗过了子禹水君,连天河水都没喝就跳了下来,偏巧又到我的药铺买酒喝……”

        “等等等等……到你的药铺买酒喝?”凌虚惊得差点把胡子揪下来一根。

        “我也没想到。”

        “那确实是自己找上门儿的……”

        “我也不会留她在玄圃太久,虽然贬她下界的惩罚我并不认为公允,但也不能看着她在凡间瞎晃悠,以免更生出祸事。不如随我在这玄圃中静心修习,改改脾性,两百年后放她回去,我自会对天帝有个交代。”

        凌虚神尊眯着眼睛看着雷泽,“我看这丫头行事作风倒是颇为果敢洒脱,难得,不改也行……”

        雷泽会心一笑,心领神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