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此情难堪

第七十章 此情难堪

        “牺儿,我做了一个梦,很可怕的梦,梦见你……被困在一片大火之中,快要死了,我想冲进去救你,却怎么也冲不进那片火海……还好是梦,是梦……”

        风阙满头大汗坐在榻上,抓着凤里牺一只手喃喃不停。

        凤里牺的脸色骤然一变,似被雷劈中一般,呆若木鸡!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她不停摇头,惊惧地看着眼前风阙,这张脸苍白如雪……

        噩梦重现,凤里牺忽地站起身来,既是前世之纠葛,怎可入这眼前人的今生之梦?除非……除非……自己从未对他说起过心魔炼火,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那烈焰焚空也曾是他亲眼所见?

        她不敢再想,退后两步,一张脸已然惨白。

        “你到底是谁?!”语气冷冷,瞬间冻结了一切。

        风阙见凤里牺面白如纸,眼中温柔不再,全是骤然升腾的惊惧不安,自己的心也陡然一沉。

        “牺儿……我,我是风阙啊……”

        “那风阙又是谁?”凤里牺也不知这一句到底是在问他,还是在问自己。

        “风阙……”风阙一时怔住。

        风阙到底是谁……风阙自己竟然也无从说起,就像自己一直以来身份成谜,十八个月降世、梦中得子之说也终究无法解释得清楚。

        他抬头望着牺儿,“玄月曾说我是龙族……我其实一直都不明白,几次都想问问师尊到底此话何意,只是他总不肯见我。我当日在凌虚宫他都避而不见,实在无计可施……牺儿,你可能猜到几分,这龙族与我,到底何干……于你我又有何意义?”

        是啊,龙族,神族,人族,于你我又有何意义!

        我凤里牺爱上了你,并无所谓你是天神还是凡人,只可惜你的这张脸,白日里让我沉醉,噩梦中让我恐惧……本以为自己在龙冥洞中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为心魔所困,如今看来当是自欺欺人罢了。

        “不重要了……”凤里牺失魂落魄地立在地上。

        风阙茫然不知所措,“牺儿,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风阙看着温柔不再、神情凄然的凤里牺,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莫名的恐惧占据了他整颗心,眼前人呆立不语,泪水滴滴如短线珠玉碎落,更让风阙心如刀割。

        “牺儿……你别哭啊,你是被我的梦吓到了吗?是我的错,我不该告诉你的,都不是真的,你别哭啊……”

        风阙从石榻上下来走到凤里牺跟前,想抱着哄哄她,一瞬间,他感觉到了她的闪躲,拒绝。

        手停在空中,已无处安放。

        “我需要静一静。”白影倏然不见,如雪花落入沸腾的心湖。

        山洞之中突然安静得可怕,只有凤里牺的神元精火冉冉簇簇,不明不灭。

        **

        凤里牺并未走远,她立于不周山顶,独自望着无岸云海,神思飘渺。

        万年独行,她并非软弱怯懦之辈,从来她想要得到的,都会努力打拼亲手拿来,她若不想要的,自然也不愿委屈求全,隐忍接受。

        可自从遇到了风阙,她竟根本无法看清自己的真心。

        她曾以为替代玄月来到风阙身边纯属巧合,不曾想也是命运之轮的机缘安排;千云亭中以为自己可以潇洒转身放手离开,却发现自己一颗真心又无比期待着能留下来。重伤之后,她曾执着于心魔狠心断念绝情,一颗心偏又隐隐作痛难舍难离,明知人神殊途却偏要自欺欺人。

        如今她想与他不问前生、不求来世地在一起,却未料心结难解、无法释怀。

        自问,他日自己若真的想起过往,要她挥剑断情,她凤里牺可下得去手?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凤里牺呆立风中,任雪霜扑面,眼中全是滚烫,心中一片寒凉。

        **

        世间可有灵药,医好绝望……

        风阙呆立在洞中好久,终于迈出了步子,走到他亲手所制桐木琴旁坐下,素手玉腕,云卷风起。

        浮生有梦兮,高山流水。

        君子出云兮,摘星挽月。

        清眸顾盼兮,旧伤新愁。

        佳人不再兮,一念成雪。

        朱唇浅笑兮,明月皎皎。

        惊鸿一舞兮,渡芸飞花。

        琴瑟潇湘兮,对影成双。

        把酒问情兮,怆然泪下。

        生而有命兮,上下求索。

        岁月不待兮,朝夕难舍。

        遥望宫阙兮,壮志未酬。

        俯案嗟叹兮,何以解忧。

        秋来飞霜兮,独守云亭。

        春去葬花兮,未语泪流。

        我心已去兮,苦海有岸。

        咫尺天涯兮,后会无期。

        牺儿,我不怪你,只恨此生缘浅,此情难堪。

        曲终,弦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