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王城烟云

第六十九章 王城烟云

        不同于宫墙之内的金砖玉瓦,王城之中街道两边的店铺人家多是木石混搭的结构,颜色虽较为单调,却不失质朴天然之美。

        此刻月出东山,红烛初添,正是一日之中王城街道最为热闹之时,茶楼酒肆燃起灯笼招揽生意,各种杂货摊儿也纷纷在街边占了摊位,开始借着一日之闲暇挣些小钱,街道两边还有算命测字捏糖人儿的,有卖浆果点心爆米花的,还有表演牵线木偶戏和说故事的……

        一路走来,凤里牺的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这一万年来,自己也曾来过凡间,但多是白日里四处随意转转就走了,不曾在如此夜色中缓步慢行其中,感受真正的凡人快乐。

        如今的华胥国在风阙的治理下已是盛世乐土,街景繁荣,教化之地,民风淳朴,这些从王城的夜市中也可略见一斑。

        想起那日在宫门口听见城中百姓对昔日少国主治国政令的拥护和对他才华品行的肯定,凤里牺心中感概,身边这位如玉少年、无暇公子,确实年少有为,治国有方,若非命运多舛,天不假年,此生当为人中龙凤、一方圣主。

        其实风阙也很少有机会在夜市中行走,就连王城中的华灯街景也只能立于王宫高处远远望着。

        今日,自己就满十八岁了。

        记得每年的今天,各部族首领亲眷和风家贵戚都会来到宫中为自己庆生,他平时很少应酬宫宴聚会,只是生辰这日非比寻常,是举国感恩天降福熙的日子,自己当然必须现身一见。宫宴完毕,王宫上空会燃放烟花,已示与民同庆。只是今年必然不同往日,那宝华宫人已主天下,怎还会让人提起这个令风胤痛恨的日子。

        “你怎么不说话,在想什么?”见他远远望着王宫的方向半晌不语,凤里牺还是有些担心,是否那里痛苦的回忆已让他心中不安。

        风阙回神儿看着夜色中的妙人,“我在想玄月,去年的生辰,他给我做了一把扇子……”

        “玄月会做扇子?是我见过的那一把吗?”

        “不是。生辰的那一把白檀折扇,已经被风胤弄坏了……”想来自己到头来终究是输给了他,那王宫也不再是自己的家了,即便心有不甘、想卷土重来,怕是也没有时间了。

        “你想要些什么小玩意儿,我送给你!”凤里牺打断他的思绪,故意问道。

        风阙四下张望了一下,回头问她:“你可有银钱?”

        这下可问倒了凤里牺,她连这王城里的银钱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又不想随意变出些来,显得送他生辰礼物不够诚意,心念一转,摘下珍珠耳坠,放到风阙手中。

        “这些是西海珍珠,可以用吧!”

        风阙细细看了看手中盈透如雪的珠坠儿:“这是你贴身所戴之物,想必十分喜欢,还是收起来吧。”

        “就是它们了!”

        也不管他再说什么,凤里牺乐颠儿颠儿地走到一个塑泥人的小摊跟前,回头摆手招呼他,“你来看,这个好不好?”

        风阙上前一看,桌上摆着各式小泥人儿,有的手托宝瓶,有的盘膝而坐,有的拿着小伞,有的侧卧凝思……表情自然,极为传神。

        “手艺不错!”

        听到有人夸赞,塑泥人的摊主热情招呼,“公子好眼光!姑娘看喜欢哪个,让公子送你……”

        二人相视一笑,说不出的甜蜜,全在眼角眉梢。

        风阙挑了一个手指远方的,又挑了一个歪头甜笑的。

        “你看他们两个像不像不周山顶那两个小傻瓜……”

        凤里牺抬头一笑,“你喜欢就好!”

        摊主收了一对珍珠耳坠,自是十分欢喜,连连拱手道谢。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夜市上的人开始稀少起来,风阙望着无边星河,又想起昔日满天的绚丽烟火……突然,如墨夜空中一阵炫目亮光,四面烟花竞相开放,五彩斑斓,将暗夜变成白昼,整个王城上空瞬间已是光的海洋……

        风阙的一双墨瞳此刻也在这五颜六色的烟花映衬之下,变得熠熠生辉,他低头看着不断给自己带来惊喜的小凤凰,既幸福又感激,情不自己温柔地将她拥入怀中。

        折腾了一日,风阙躺在石榻上疲累难支,很快便沉沉睡去,临睡时还紧紧抓着凤里牺的手喃喃低语:“对不起牺儿,占了你的石榻,还让你委屈陪着我……”

        凤里牺看着眼前像个婴儿般熟睡着的人儿,内心深处最柔软的情感被悄悄唤醒,不禁俯身在他额间一吻,愿他今夜好梦,睡得安稳。

        此刻华胥国王宫之中,风胤手扶宫墙而立,望着远处万家灯火影影绰绰,空气中尚未散去的烟火味道让他心烦。

        一身形健硕之人匆匆登上城墙,跪倒禀奏。

        “国主,属下无能,兵将卫队纷纷回报说,未能……未能找到是何人在城外燃放烟花……”

        风胤眯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左领奇,我要你记住这空气中挑衅的味道,本王发誓,迟早有一天,我要风阙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在这苍茫夜色中和他一样无法释怀的还有二人。

        姬安夫人立于桐花树下,泪眼婆娑,身旁素卿也是一脸惊喜之色。

        “素卿,你说这会不会……是谁会在今夜燃起满天的烟花呢?难道他是要回来了吗?”

        “这寻常人家哪个有这样的本事,夫人也看到了,整个夜空都被燃成了白昼,可要比往年还要绚丽壮观!况且……”素卿看看夫人脸色,接着说,“谁又有这么大的胆子,会故意与国主作对……”

        谁知姬安夫人并未迁怒于她,透过桐花树的繁茂枝叶,她仍可看到今夜星空中,有一颗特别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