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两相见(一)

第六十七章 两相见(一)

        洞中火光簇簇,不明不灭。

        风阙靠着石榻坐在地上,一条腿撑着胳膊,怀里抱着酒壶,身旁七八个空酒壶东到西歪地随意堆放着。

        “这酒真是好东西,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白白错过了好些年……”风阙微微仰起头,酒入愁肠。

        还以为自己不可饮酒,这十几日下来,日日畅饮也不觉得哪里不对,反而可以酩酊一醉,长睡不醒,不用担心洞中寂寞,岁月难熬……

        只可惜世间离愁,从来都是借酒难消。

        缘浅情深,自然也是抽刀难断。

        “没想到,我风阙的日子竟可以……如此逍遥!这十八年真是……苦得离谱!真正的快活却只有这几日,呵呵……都不重要了,都去吧!都去吧……”风阙苦笑一声,仰起头,半壶好酒,一饮而尽。

        所以当凤里牺一袭白衣出现在眼前时,风阙自然不信,以为梦中。

        “牺儿,你又来了……我好开心,也好难过……还好你留下了美酒陪我,我便可……日日都见到你,日日是好日……”

        眼看风阙身子都要瘫软下去,凤里牺想要搀扶,却听他又说:“不过你是对的,若你倒霉恰好也对我……这个凡夫俗子动了真心,偏我又活不长久,那时候只剩你一个,此后的千年万年该怎么办,你会不会也像我今日一样,再无倾诉之人,活在无边永夜之中,熬得辛苦……”抬手再饮,只有几滴坠落到脸上,酒壶已空,何以解忧。

        烂醉如泥的风阙痴笑道,“世人都说神仙好,我风阙却觉得酒仙最好,一醉入梦,什么都好……”举手又饮,哪里还有一滴。

        抱着空空酒壶,风阙舍不得放下,逆光中眼前朦胧身影似幻似真,“牺儿,你坐近些,让我看看你……可是怎么办,我终究是放不下,我风阙的一颗心都给了你,再也找不回来了……”风阙痴痴地望着梦中之人,抬手想要摸一摸她的面容。

        一滴滚烫滴落,风阙的手顿住。

        “你好像哭了,这是眼泪吗?是为我流的泪吗……呵呵,果然是梦……”那手骤然落下,风阙头沉如石,抱着酒壶歪头睡去。

        ***

        除了头痛,还是头痛……风阙用手遮住刺眼白光,往洞外瞄了一眼,应该已经是晌午了吧,雪野映射的阳光更加明亮耀眼,山洞里也是澄明一片。

        翻个身朝另一侧蜷缩着,双眼紧闭,脑中嗡嗡鸣响,恍惚间凤里牺的面容出现,那般真实,只是明知是梦,也不愿醒来。

        终究是醒了,再难入梦。

        起身用双手抱着千金重的脑袋呆坐了一会儿,又摇摇晃晃地来到山洞一边,随手拿起一个酒壶,打开盖子仰起头猛灌了一口,咽下去发现竟是水,又打开一个酒壶闻了闻,还是水!

        风阙干脆跪坐在地上,把那七七八八的酒壶全都打开,竟全都装的是水!

        “没有酒了,没有了……”

        “啊!!!”风阙暴怒之余抬手将所有酒壶摔碎在地,又回身把那些凤里牺幻出的生活所需全部推倒打翻,转眼山洞之中一片狼藉,风阙跪在其中大口喘着气,抬起头看见一边绰绰闪动的神元精火,风阙再也控制不住,掩面大哭……

        “凤里牺!你好狠!你杀了我吧……”

        早些时候凤里牺见榻上风阙满身酒气迟迟不醒,干脆幻空回了凌虚宫,带上伏羲琴又返回不周山。身形现出,看见风阙已然一个人站在洞外,看着两个小雪人发呆。

        “你醒了?”

        这句话大概是她与风阙之间用得最多的开场白,风阙听了竟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目光流转,缓缓侧过头来,墨瞳之中并未有一丝表情。

        “我见你没醒,就回了凌虚宫一趟,取来了伏羲琴!”

        风阙还是呆呆站在原地,目中空空,如同看着陌生人。

        也曾有位仙子,抱琴而来,千云亭中说要寸步不离,守护身旁……眼前人是谁,他却不认得,也不敢认。

        凤里牺踯躅原地,抱琴而立,一双眼睛还有些红肿,“琴……还没修好,我,我要回来。”

        “你在说什么……”

        “我是说,大概从今日开始,我也要在这洞中凑合一阵子。”

        风阙垂目不语,半天回过神儿来,“你是要我离开……”

        “也不是……”凤里牺脸已涨红,上前两步,“你若还想留下,我可以将就着把这山洞分一半给你住。”

        “其实大可不必……”风阙话到嘴边生生咽下,闭上双眼,黑暗中闪现出自己在她面前的狼狈、哀求、疯狂……他其实想说,你其实大可不必如此的可怜我、同情我,即便无处可去,我风阙也无颜再见你。

        “我也这么觉得,反正这山洞够大,大可不必一个人住着浪费。我们……进去吧……”

        风阙墨瞳之中渐渐升起了迷雾,他又转身看着凤里牺,毫无血色的双唇微微动了动,不知该说些什么,适才洞中打翻酒壶,暴怒郁结于心,此时胸口炸裂一样疼痛难忍,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双膝无力跪倒,再难支撑。

        凤里牺冲过去也一样跪倒在地,双臂环在他的身后,将他的头轻轻靠在自己肩上,待他气息稍稍平复,凤里牺温柔地在风阙耳边低语,“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你伤成这个样子,是我让你受苦难过,对不起……”至此已是泣不成声,偎依在风阙怀中颤抖不停。

        风阙眼中有了一丝生气,缓缓抬起袖袍想要抱住她,终究是怕又是梦幻泡影,轻轻一碰就会破灭,他就那样举着手,一动不动,直到失去了意识。

        看着风阙静静睡下,凤里牺在石榻旁盘膝而坐,闭目调息。

        自从无疾苑中中毒受伤,她这二十几天亦是浑浑噩噩,无比伤神,时而为噩梦所扰,神元难宁。其实风阙的情形她此时再清楚不过,他的心痛之症并非如他自己认为的那样有所缓解,反而是在日日发作,夜间更痛彻心肺。

        风阙日日酩酊大醉却还可安然无恙,都是纳雪这段时间悉心照看,趁其熟睡之时,日日为他度气安元所至。

        想想他虚匮到如此地步,还为自己忍受了锥心、拔剑之痛,禁锢断腿之苦……凤里牺虽闭着眼睛却忍不住泪如雨下,无法再凝神静气。

        前世的劫,今生的债,到底是谁有所亏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