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梨花带雨

第六十六章 梨花带雨

        辰元宫,千云亭,物是人非。

        凤里牺取了伏羲琴与玄月的小木剑,又看到风阙常用的桐木琴,一并带走了。

        这山洞之中,如今倒是越来越像个修炼洞府,有床榻,有吃喝,有换洗,有火簇,有沐浴温泉,还有酒。

        现在又凭空多出了一张桐木琴。

        风阙伸出的手就那样定在了空中,终于颤抖着收回,他从未想过有一日,他风阙会不敢触碰琴弦。

        抬起头望着洞外,空山无语,唯万载孤寂。

        来到雪野之上,风阙用手团了几个雪球,又把它们一个一个滚得圆圆大大的,直到累得气喘吁吁,终于看出是两个雪人儿的模样,一个头上带着自己束发用的玉冠,一个身后拖着用树叶做的长长尾羽……风阙又找来几根树枝做成手臂的样子,然后将两个雪人儿的手牵在了一起……

        “你们看,这样就永远不会分开了,牵好了,不要把彼此丢了啊……”

        从那日以后,风阙每天醒来都要出去先和雪人儿说一会儿话。回到山洞里吃完东西,又会跑出来跪坐在雪人儿身边,直到冻得受不了才会恋恋不舍地回去……

        说来奇怪,他的心痛之症发作起来痛苦竟不似从前,昏睡一时就可无恙了,大概这不周神山的风水好,自己在这神仙之境如鱼得水,从此无病无灾,逍遥一生。

        也许这便是神仙的日子吧,耐得住寂寞,修为就可精进,心也就可以更强大,直到打遍天下难遇敌手,再回来一个人继续忍耐寂寞……

        凌虚神尊此刻就有这种感觉。雷泽已去,空留玄圃,每每让人望而却步。

        前几日玄圃已然初见了章法,只是纳雪还没弄完,就被他小师妹叫走了,之后就经常失踪,玄圃也不管了,气得师尊直骂徒弟们个个都是白眼儿狼。

        终于有一日,师尊忍不了了,叫来唯一的女弟子,一起去了玄圃。

        “你倒是说说,为师派给你的事情怎么就让你受委屈了?”凌虚神尊十分不悦地看着持琴。

        “徒儿不敢。”

        “为师看你倒是什么都敢,就是不敢认错!”

        “徒儿不敢。”

        凌虚摇了摇头,“你看这玄圃,可知这里也曾有堪比天界御苑的胜景,如今又如何啊?话又说回来,这玄圃后来改作药草园子我看就很好,甚至是种菜,也别有一番风味……”

        “徒儿……不懂。”

        “为师问你,这玄圃可有前世今生?”

        “没有……有吧……有!”

        凌虚慈爱一笑,“不错,孺子可教……为师再问你,若为师之心困于玄圃前世,那玄圃今生岂非仍是一片荒苑?”

        “可能是……吧!”

        “你的心难道也只问前世,不问今生?”

        持琴低头不语。师尊当然知道自己困于心魔,不便戳破,但命中难解的结岂是说说这么简单……

        凌虚见她不语,失去了耐性,“你还是乖乖回去!好生守着他,反正他命数不会太长,你眨眼的功夫就算功德圆满,如何?省得你三师兄动不动就要帮你去偷偷照看,荒了我的正事!”

        “师尊,徒儿心里……”一双眼睛突然腾起火光,“难不成师尊知道我心魔因何而起?”

        凌虚立时瞪起眼睛,“为师当然不知!为师怎会知道……你不要岔开话题!”

        “徒儿想问今生,也想问前世!”

        凌虚神尊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凤丫头,还真是轴啊!

        “你不是有浮生珏吗?”

        持琴一脸无奈,“徒儿试过了,什么都没看见!”

        “哦,差点忘了……那,为师今日心情好,帮你问问那凡人今生如何?”

        “师尊不如好事做到底,前世今生一起问了……”

        “你既然如此冥顽不化,不问了!”凌虚甩手要走。

        持琴赶紧躬身挡住师尊去路,“徒儿错了,就问今生吧!”

        龙冥洞中。

        凌虚神尊凝神入定,幻出风阙与凤里牺初见的那一幕……

        浮生一梦,风阙的梦却并不美好。

        ——我肯定是人之将死,什么都想抓在手里,抱在怀中……可偏偏是你,偏偏是你,我怎么可能够得着,配得上……

        ——牺儿,你是不是忘了我了,师尊有没有医好你……

        ——谢谢你,让我真的遇到了一个仙子。

        ——你们看,这样就永远不会分开了,牵好了,不要把彼此丢了啊……

        原来他原本不是一块冰坨子,而是一汪水,只是靠自己太近,被冻成了冰。怕是他此时连一颗心也凉透了,自己该如何再将他融化。

        “你都看到了?”

        凤里牺擦干脸上的泪,笑着点点头。

        “可还要问前世?”

        “不必了,谢师尊教诲,徒儿……愿意回去。”

        凤里牺拜别师尊正要下山,恰好遇到纳雪。

        “三师兄你回来了?”

        纳雪苦笑着走上前来,“持琴师妹,你给那凡人施了什么摄魂之术吗,连累我日日都要度气……”

        “那他……现在怎样了……”凤里牺肿着眼睛低声问纳雪。

        “呦呵,怎么了这是……师妹不是说什么‘放下了’,怎么今日……可是受了委屈了?可是那凡间小子让你受委屈了?”

        不问还好,这一问凤里牺反而泪崩当场,呜呜地哭了起来。

        纳雪眼睛瞪得老大,活了好几万年,何曾有女仙子在自己面前哭得稀里哗啦……一时情急不知如何安慰,幻出一方素帕递了过去。

        “师妹,师妹你别哭了……你先擦擦吧……”

        凤里牺哭得伤心,只顾抹着眼泪,没有看清纳雪手中白色素帕,只当是师兄将自己袍袖伸了过来,一把抓住捂着脸哭得更加惨不忍睹。

        “喂喂我袖子……别用这个,我袖子……”已经无法挽回了,凤里牺拽着纳雪袖袍又是抹眼泪又是擦鼻涕,好好的一件仙袍就这么毁了……

        持玉下山办事回来,听说师尊去了龙冥洞,一刻不敢耽搁要去向师尊回禀此行结果,碰巧路过此处,看见持琴师妹拽着三师弟的袖袍不肯撒手,哭成了泪人儿……

        “我的个天哪……”

        纳雪闻声回头看见大师兄不知何时站在身后,一脸不怀好意地在那坏笑,心里暗叫“不好”……

        袖袍被他硬生生从师妹手中拽了回来。

        定了定神色,回身浅笑,“大师兄……真巧啊……”

        “是,谁说不是呢,巧啊!”

        纳雪见师妹还是哭个不停,恐一时也无法劝住,干脆向持玉一拱手,甩袖而去。

        “这不是此地无银么呵呵,逃了……”想起那日朔方在玄月房中对着纳雪指着鼻子一顿破口大骂,什么“近水楼台……”,持玉就像得了独家最新爆炸性八卦消息一样一阵兴奋!

        “师妹!师妹!人都走了!”持玉看着眼前泪人儿,憋不住想笑。

        凤里牺哪知道大师兄心里的波澜壮阔,勉强稳住心神,望着远方苍茫云雾,神情凄然,风阙当日心力交瘁,又得知自己不告而别,就是想从这里纵身一跃,了此一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