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离别之境(二)

第六十五章 离别之境(二)

        凤里牺以为自己会挣扎,但她没有。

        就这样静静地在他的怀里,听着一颗虚弱的心如此剧烈地跳动着……他变了,变得如此依赖自己,脆弱得像个孩子……只十几日,他从一国储君变得一无所有,自己一次次推开他是不是太狠心了……

        许久,风阙放开凤里牺,她的目光盈盈如水,分明是多情的、温柔的,又为何要一次次把自己推开,明明她对自己与别人并不相同,为何又要逃避闪躲、言不由衷……

        风阙心疼地捧起凤里牺的脸,一双墨瞳迷离闪烁,在凤里牺的眼中、眉间、唇角细细地搜寻着自己想要的答案,终于控制不住,颤抖着俯下身来用自己全部的温柔覆盖住她的唇……

        凤里牺一阵眩晕,无比困惑。他是凡人,是前世的劫,今生的债,是注定不会有结果的孽缘!

        凤里牺一把推开他,力气有些大,竟将他险些推倒。

        谁知风阙并不罢休,又冲过来抱住自己,一只手托住她颈后,疯狂而炙热的吻如雨点般落在凤里牺的脸颊、眉稍、唇角、耳际……凤里牺睁大了双眼,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失去理智近乎疯狂的人是就是风阙,意念一动,风阙竟被震了出去!

        风阙勉强撑起身体坐在雪地上,双目血丝盈布,满脸通红,捂住胸口,咳出一口鲜血。

        用袖袍擦去嘴角的血,斜着眼睛看着站在原地一脸错愕的凤里牺,风阙邪气一笑,“就这样了吗?就这样轻易地放过我吗……我吻了你!朔方不过出言不逊就被你打个半死,我今日轻薄,岂非该被碎尸万段……”话未说完,又一口鲜血呕出,已是咳的直不起腰来。

        “你果真是找死!”凤里牺僵在那里,竟下不去手。

        “我知道……你喜欢我,你抱着伏羲琴来辰元宫找我……我就知道了,你凤里牺,喜欢我风阙对不对……”

        没错,的确是自己去招惹的风阙。

        千云亭中,他已经决然让自己离去,偏偏扯谎编故事又抱着伏羲琴回去找他,终归,是我凤里牺欠了他。

        “我凤里牺……对你风阙半点兴趣也没有!”

        “那你就杀了我,给我个痛快!我就信你……”

        “你明知我不可能杀你……师尊只让我给你续命,却不曾让我杀你!”凤里牺冷冷几句,将风阙打入深渊。

        “师尊……”风阙一时竟无言以对。

        他是疯了,想证明什么?真的那么重要吗……结果还不是一样,都要失去。

        如她所说,人神殊途。

        “你若还想呆在这洞中,我去求师尊安排其他师兄时常来照看。”

        风阙苦笑,鲜血点点坠落,如血泪浸染了无辜的白。

        “不,我只要你……我今生今世都只要你一个!”说得很轻,那么绝望,也无比坚定。

        凤里牺当然听得出风阙的意思,淡淡回应,“谁来守护,要听师尊安排……”

        “凤里牺,不要闹了好不好……我尽力了,我真的没有力气再计较……”

        “本君没有心情和你计较,你我从此不亏不欠!”

        “你是在和我告别……”抬头看那风中翻飞的衣袖翩然若蝶,风阙胸口最后一丝火焰即将幻灭。

        “就算是吧,你若有什么急事,或者遇到危险,还是可以用小鼓唤我。”凤里牺知道风阙此刻如痴如魔,不忍太过决绝。

        一阵恍惚,凤里牺的声音开始飘飘荡荡,风阙已经听不清她的话,听不懂她的话,“牺儿,我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对吗?我定是做了什么你无法原谅之事,才让你今日如此狠绝对吗……”

        凤里牺脑海里升腾起一片焚空烈焰,这噩梦日日纠缠令她窒息。

        “或许是你,或许不是你,但我都无法面对你的脸,我怕有一日……”她没有再说下去。

        风阙缓过一口气,看着呆立在原地的牺儿,“我不太明白,但我想你此刻也是难过的,和我一样难过对么……你不要真的生我的气,我刚刚……我有没有弄伤你……”

        风阙目光如雾,如瀑的秀发在风中随意飘散着,唇角的一抹鲜红衬得侧脸更加白皙如玉,凤里牺倒是有些痴了,他为何总是那么温柔,从前打嘴仗也总是软语轻言,现在被震得吐血,还问自己是不是难过受伤……

        见她不语,风阙眼中的温柔渐渐黯淡了下来,“也罢,也罢……终归是我不好,我还不够好……不怪你,本就是我自己……”

        风阙瞬间变回那个最不真实的自己。他从雪地上爬起来,望着两丈开外的凤里牺,没有再走过去,也许这将成为自己和她之间永远的距离。

        “你坐下来,本君刚才应该是伤了你,让我……”

        “你走吧,风阙从此不再纠缠,你我天上地下……永不相见!”

        望着他蹒跚而去,凤里牺的心飘飘摇摇,像这虚无苍茫中的一片雪花,没有了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