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尘缘如梦

第六十三章 尘缘如梦

        “这呆子是想醉死在这里不成!”凤里牺现出身形,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风阙,才几日功夫,他就把自己又搞成这个样子,当真是步步该灾,让人劳神!

        凤里牺其实并未离去,本想在此静思,山洞又被风阙占了去,不愿回西海,更不想回凌虚宫,在雪地里游荡了一会儿,竟对风阙如何在洞中独自生活感到好奇,于是回来隐了身形……

        见他终于醒来,自己倒是有些不知所措。

        凤里牺啊凤里牺,你是不是死了一回脑子坏掉了,这是什么?这是偷窥啊……

        也不全是,若见他一切正常平安无事,我自然回去好交差,顺便让师尊随便换个什么人来接替自己,也好一拍两散再无瓜葛!这样给自己找好了理由,凤里牺就安心地在一边静静看着。

        见他看着身上的血衣发怔,本想读他心思,转念一想觉得不妥,既然决定事情没想清楚之前不再纠缠不清,为何又要在乎他的心思,若当真读到什么,自己该如何自处……

        看到他终于试着站了起来,凤里牺也舒了一口气,谁知风阙接下来的一个苦笑却让她心绪难平,那风胤竟然三日内将他的双腿生生打断了三次……可他却未曾使用小鼓求救,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忍受如此非人的折磨却不肯向自己求救?

        淡淡的酒香……

        刚才依着自己所好幻出了吃喝,全然忘了这风阙心痛之症不能沾酒,见他竟举起酒壶豪饮起来,刚想阻拦,又不知现了身形该如何自圆其说,一时迟疑,风阙已醉倒在地。

        眉梢额间皆是愁苦,唇角腮边都是泪痕……

        当真是心病难医、心魔难除!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自己撕心裂肺喊着不能够原谅之人、那个似在记忆深处对自己痛下杀手之人本就不是眼前的这个凡人,为何我凤里牺还要自困自苦,全然不顾自己对风阙的感受,偏要将他的今生与前世一同埋葬,难道不是自己太狠心、太无情……

        心念沉浮间云袖轻卷,幻出一捧仙泉,再一抬手,风阙缓缓升至空中。凤里牺足尖一点,飘到风阙面前。

        这张脸初见时就觉得熟悉,不想曾是一段孽缘……凤里牺目中含泪,闭上双眼,替他解开腰间束带,褪去血衣,摘去玉冠,反手送出,风阙稳稳降入仙泉之中。泉水温热,仙雾弥散,汩汩回漩,涤荡流连。

        凤里牺睁开双眼,看着眼前泉中沉睡之人,想起那日玉屏之后,不禁心神激荡,一时恍惚。

        **

        风阙梦见了母亲,很年轻的一张慈爱面孔,立在她慈元宫中的桐花树下,隐隐一缕袖底香,如此熟悉。

        母亲并未说话,递过来一块绢帕,迟疑片刻,干脆笑着俯身亲手替他拭去额上汗水,温柔得令他激动不已……

        梦中的一切,一切皆梦。

        此时的慈元宫中,并不如风阙梦中那般平静。

        “你既已当了国主,得到了这整个华胥天下,为何就不能放过他!”

        茶盏掷出,碎裂一地!

        风胤咆哮着瞪着姬安夫人:“那妖孽还没死呢,母亲就急成这样!他日若是我风胤落到这般田地,你猜他会不会手软!”

        “可连着三日打断他的双腿……你何时变得如此心狠手辣,是不是那个扶桑教你的?她其实……”

        “何人教我的?呵呵!”风胤笑得邪性:“和母亲年轻时比起来,儿子这点手段算得了什么?”

        “你这个畜生,你给我住口!”姬安夫人多日的愧疚自责、隐忍退让此刻全部爆发出来,竟不似多日病榻缠绵之人。

        “我年轻时的确一步踏错,葬送了你的亲生父亲和我自己的一生,你若有怨怒我不怪你,这么多年,我所有的筹谋、努力、隐忍、甚至偏私都是为了补偿你、保护你,保住我芊萝和此生最爱之人唯一的孩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一定要对风阙杀之而后快?”

        风胤转过身去,“没错,先是无尽的恩宠、荣华富贵,现在是倾国相送、无尚的尊荣……补偿?我看是赎罪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要说赎罪,也该是对风阙,而不是你!”

        “这么说你后悔了?后悔把国主之位传给了我风胤,后悔这么多年不遗余力地在我面前上演着母慈子孝?或者,你后悔……后悔当日在扶桑面前最后说出的竟是风阙的名字……”

        姬安夫人一张脸变得雪白,嘴唇发紫,颤抖着喃喃自语:“她竟然告诉了你,她竟然告诉了你……她到底想怎样,她还不如杀了我……”

        亲口做出的选择,一个留下,一个去死……如此绝情的一面如今被风胤看到,自己还有何颜面在这里对他大呼小叫,高声斥责……扶桑!你这个妖孽!

        看着一脸惨白的母亲,风胤目中露出快意,“她告诉我的真相还远不只这些!母亲你当年到底做过些什么你自己心中有数!你犯下的罪孽恐怕也是万世难赎,更别跟我说什么补偿,这些都是你欠我的!而风家欠我的,就是要风阙这个妖孽以命偿还!”

        盛怒之下,风胤甩袖而去,院中宫人伏地而跪,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小心天上掉下个雷劈到自己……

        当日传出风阙要被腰斩于市,慈元宫上下更是如履薄冰,这风胤已为当今国主,近日脾气也大得吓人,三天两头来慈元宫和姬安夫人吵一架,毕竟这寝殿中的夫人眼下已不再是国主,骤然失势的慈元宫从此也怕是再难太平。

        素卿见风胤已出宫门,即刻和另一名随侍入殿去看姬安夫人。

        收拾了地上的碎瓷残片,素卿将姬安夫人搀扶至榻上坐下,眼前的女人发髻虽一丝不乱,却是一夜白头,银丝缕缕,双眼无神,面如死灰。从玉山太庙回来只一月光景,竟似苍老了十年,再不是昔日高高在上、孤傲冷绝的华胥国主了。

        “素卿,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老了……”

        “夫人不老,夫人只是最近心太累了,让素卿服侍您躺下午睡如何?”

        “若有一日,他回来站在我的面前问我,为什么放弃他,你说,我该如何解释,该如何跟他说啊……千万不要有那么一日,千万不要,既然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这个王宫,不适合他……”

        素卿当然知道姬安夫人口中的他是谁。半月之前,宫中风云突变,殿下不见了踪影,大公子很快当上了国主,后来有人说殿下被国主抓到了,在辰元宫外被生生打断了双腿……

        消息传来,素卿的心都碎了,难道他们的心都不是肉长的,是石头变的,为什么那么狠心地待他!素卿恨不能立刻飞去看看他,问他是不是疼得厉害……

        自己只是个孤苦的宫中侍女,却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天上的月亮,如今乌云遮月,她是整日望眼欲穿希望能再见他一面……

        可正如姬安夫人所说,既然走了就不要再回来,这个王宫,不适合他。

        “夫人,”素卿见殿中此时已没有旁人,双膝跪倒,扶着姬安夫人的膝盖:“夫人深知素卿为人,不会无中生有莫名传谣,素卿有一事觉得应让夫人知晓……”

        姬安回过头看着地上下跪之人,认真听着。

        “夫人那日突发急病,命悬一线,有可能是被……被国主下了蛊毒……”

        “你说什么?”

        “当时殿下……二公子,也有所怀疑,还嘱咐素卿太庙之行多加看顾夫人。那日夫人梦魇,素卿在您榻前看到一条那么长的蟒蛇,被吓晕了过去,被二公子身边会法术的女护卫,就是持琴姑娘所救,二公子见你一直病着,就不让告诉您,怕惊扰了您……但素卿知道二公子一直在追查宫里闹蛇妖的事……”

        素卿说的旁人也许听不太明白,但姬安夫人又怎会听不明白。

        当日传出风阙与生死未卜的持琴姑娘在无疾苑中莫名消失,扶桑也跟着失去踪影,必定是风阙与持琴也对扶桑起了疑心,想追查个结果却不幸遇险……

        虽不知扶桑到底是何妖孽,但扶桑当日亲口承认她通晓用蛊害人之术,怎知当初不是风胤与其合谋给自己也下了毒……姬安想着自己偏心疼爱了二十几年的风胤竟然对自己也如此狠绝,心中难过,此刻却流不出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