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愁到浓时

第六十二章 愁到浓时

        七峰山。

        这昔日毒虫猛兽经常出没之荒野山岭,近日却安静下来。

        巫灵池中的恶灵伏在角落里,静静地窥视着洞中正在发生的一切。阴暗的角落里,一条千年巨蟒正缓缓蠕动着盘错的蛇身,突然露出一双闪着绿色鬼火的眼睛,吐出信子,红如血。

        妖王,正在醒来。

        巨蟒瞬间化出人形,正是扶桑。如果往日的扶桑可用妖媚动人来形容,那么今日的扶桑则是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摄人的妖气,魑魅魍魉也避之不及。

        “没想到我扶桑大难不死,竟因祸得福……呵呵呵哈哈哈!!”任谁听了这鬼笑之声都会痛恨自己长了耳朵!

        “万千妖灵为祭,这是多大的造化!从此以后,我扶桑便是这天地之间恶灵的主宰,妖魅的君王!”

        与七峰山上陡然四溢的阴鬼妖气不同,玉山之上神龙盘旋,七彩霞光浮动飘逸。

        凌虚神尊终于下定决心,开始动手整理玄圃。

        不是一个人,他还叫上了纳雪。

        “师尊,你可想好了,你当真还要把这弄成菜园子?”

        凌虚瞥了一眼身旁双手仍缩在袖袍之中的徒儿,“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叫你来,也是因为几个弟子之中,只有你在那三万年里出入过这玄圃,记得当时的模样,你看看这……”凌虚神尊紧锁着眉头,用手捋着所剩无几的胡须,“没个大手笔,肯定是不行啊!”

        “弄出个大概模样徒儿倒是有把握,可是伺弄药圃菜园子……徒儿是一窍不通啊!以后还不是要荒的厉害?”一步错,步步错,怎么就偏偏掉进这个坑里了……

        “为师想过了,以后为师带着玄月就住在这里,每日也可以打理打理花草,种种菜,乐得个逍遥快活,凌虚宫里的事,你和你大师兄看着办吧!”

        纳雪听得仔细,却不知该如何接下去。啥意思,这是要撂挑子啊……

        “你发什么愣啊,赶紧,把那路先清理出来,连个下脚地儿都没有,为师先歇一会儿……”

        “啊?这还没开始呢就歇着啦!那徒儿也歇一会儿……”

        凌虚神尊很不满意地教训纳雪,“越来越没个样子!罚你,晚上陪我下棋!”

        “师尊就是不罚徒儿,这棋也没少下啊!”

        凌虚神尊靠在一边的石栏上,突然默不作声,捋着胡须眯着双眼,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师尊……”

        “斩妖剑莫非已断了……”

        “是的师尊,那日徒儿在救风阙时亲眼所见,朔方说是为风阙拔剑之时掐断的。师尊怎么突然问起此事?”纳雪从师尊眼睛里看到一丝隐隐的忧虑。

        凌虚直起身来,“那斩妖剑为当年蛟龙所有,现在被巫族奉为圣物,除妖之时可一剑锥心,几万年来镇于剑下的妖灵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但这剑如今断了……”

        纳雪静静听着。

        “这斩妖剑毕竟是炼化的法器,炼化之人自身的修为脾性直接决定了法器的灵力和缺陷。据我所知,这斩妖剑是当年镇守东海的九黎族首领所炼化,而后来的九黎族历代首领中竟有三位在除妖降魔之时误入迷途,为妖所惑,身染魔性。”

        “那这斩妖剑嗜妖成性,若先天自带魔气,岂非十分危险!”

        “正是,为师担心这剑下所镇妖灵日久滋生了更大的魔性,一旦剑断妖气四散,为别有用心者利用,恐又要有生灵涂炭……”

        凌虚神尊望着玄圃荒苑,不禁想起当年住在这里的雷泽神尊,若没有七百年前的妖族祸乱,昔日故友也不至于为救苍生而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你又偷跑出来了?”风阙伸出手,从身后环住了凤里牺的腰。她的头发好柔软,弄得他脸上痒痒的,又很舒服的感觉。

        “你偷袭我!”凤里牺回身推了一把,风阙竟一时没有站稳直直朝后倒去,下面便是碧波寒潭,恐怕自己要成落汤鸡了……只见凤里牺横空飞出一把搂住自己,两人一起跌入了冰冷的水中。

        她的眼睛好美,即便是在这冰冷的寒潭水中,自己也能醉死在她星河月湖般的温柔之中。

        “牺儿……啊呜!咳咳……”他开口呼唤她的名字,竟忘了自己还在水中,呛了好大一口水。好不容易浮出水面,风阙拍打着水花急得大叫起来,“牺儿,我……不会凫水……牺儿……”

        凤里牺从水里钻出来,冷冰冰地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如剑如刀,“从此以后,本君再也不允许你这样叫我……”

        “牺儿!”风阙挥舞着双臂从梦中惊醒,浑身都已被汗水浸透。他大口喘着气,胸口起伏难平,就像是真的溺水之人差点无法呼吸一样。

        “是梦……是梦……”他喃喃地安慰着自己,慢慢坐起身来,双腿已经可以动了。

        只是看到自己仍穿着一身血衣,头发散乱在胸前,想必样子十分狼狈,不知在凤里牺眼里,自己是不是变得越来越没用,越来越让人厌恶了……枕边静静躺着一面小鼓,她还是将它留了下来。

        风阙试着站起来,只觉双腿仍有些酸软无力,又跌坐了回去。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外面的天是黑的,洞中的火苗闪烁摇曳,十分温暖明亮。

        这便是我风阙所有的一切了,都是牺儿给的。

        比起之前被困在结界里,这里实在不错,只是虽然都是一个人,心境却全然不同,没有了坚持下去的理由。

        “都过去了,不会更糟了。”呆滞的目光痴痴望着牺儿的神元精火。他想靠过去弄些吃的,就又试着站了一次,还好这次没有摔倒。

        想起这几日所经历的,风阙苦笑起来,“风胤,你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三日之中将我的腿打断了三次,我风阙如今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一无所有地站在这里,人不人鬼不鬼的遭人嫌弃,失去身份尊荣、失去栖身之所,失去在所爱之人面前最后的尊严,只剩下苦苦的哀求和终身的孤寂。

        风阙像是个学步之人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取了一块糕饼和一壶水,坐到了火边的石头上。

        这糕饼味道很不错,竟像是他辰元宫糕饼的味道……看着攒动跳跃的火光,风阙想起了玄月。不知他现在如何了,有没有化出人形,有生之年还能否相见,亦或重生的玄月已经不再记得自己了。

        一边吃着,一边打开壶塞,里面飘出了酒香。

        “牺儿,这定是你爱喝的酒,果然十分香醇。”

        只是她竟忘了,自己体质从来不可饮酒……

        风阙呆呆地想着她在千云亭中要与自己对饮的情形。

        “太可惜了,你不能喝酒,这真是你人生一大悲哀……我凤里牺最喜欢的就是美酒,而且,千杯不醉……千杯不醉……”

        当时看着她趴在石桌上摇头晃脑的样子,有那么一刻,他好想轻轻抱住她,在她娇弱欲滴的唇上留下印记,或许这样,她就永远不会忘了自己……

        只是一瞬间的冲动罢了,现在却后悔当初没有那样做。

        吻了便吻了,醉了便醉了,自己何尝不是活得太清醒,所以才太辛苦。

        风阙看着火光,苦笑着把酒壶凑到嘴边,扬起头喝了一大口,辛辣,和着自己的苦涩一起咽了下去,然后再一口,又一口……

        “好酒!”风阙仰起头,“好一个笑话……呵呵,原来我生下来,就是为了活成笑话……”痴魔间又灌了好几口,直到趴在火边醉得人事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