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腰斩之刑

第六十章 腰斩之刑

        今夜孤云一片,掩不住月光如雪。

        这牢房之中居然可以看到天上的月亮……

        风阙无限向往地望着它,那么明亮,那么美好迷人的满月。

        记得和风之夜,他也经常一个人来到千云亭中,对着天上月神祈祷,让自己这一世能遇到个仙子一样的姑娘,互诉衷肠,相濡以沫,像平常人家的青年男女一样,相爱相守,白首一生……

        他低下头,摸出怀里的小鼓,眼中闪动着泪光。

        “谢谢你,真的让我遇到了一位仙子……”

        凌乱的脚步声,牢房被打开,左领奇阴狠的脸自暗影里闪出,背着手来到风阙跟前,冷笑一声,用脚踢了踢他双腿。

        “真是麻烦……来人,用刑。”

        身后典狱官面有难色,“左将军,少国主虽……”

        “你活腻歪了吗?”左领奇挑起剑眉,吓得一时失言之人浑身哆嗦。

        “小的不敢,不敢!这妖孽刚醒,怕是……怕是经受不住,万一死在这里头,小的不好交代……”魂不附体的典狱官赶紧找补,希望能躲过一劫。

        “阶下之囚,死了便死了,国主才不会介意!”左领奇看着半靠在角落里、目中空空的昔日少主,露出得意神情,干脆俯身将脸凑过去:“殿下,我左领奇一生苦练本领,受尽折磨,在大公子身边熬了十几年,总算有了出头之日,你这块碍眼挡路的石头就认命吧……”

        风阙此时似才缓过神来,幽幽看着左领奇喃喃道:“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左领奇直起腰来,“你们几个好好伺候伺候他,国主有令,这腿若是好了,就再打断。”语气轻得像在说一件最无关紧要之事,说完转身淫笑着出了牢房。

        狱吏再不敢多言,示意身后几个小喽啰架起风阙去往刑房。

        看见挂满刑具的四面冰冷墙壁,风阙干裂起皮的嘴唇微微颤抖,目中全是恐惧神色,无力地问道:“你们又要对我做什么……”

        无人答话,自己已被拖着架到一张刑椅上,双手被铁镣锁在两侧的木梁上,双腿撑起,脚上也锁了镣铐。

        风阙侧过头看着腕上漆黑锁链,用力挣了两下,气息也急促起来,“你们怎么敢……我是……”

        我已什么都不是……

        “你们,你们住手……”雪白纤弱的手指微微有些颤抖。

        “二公子,在下实在迫于无奈,国主他有令,在下也没有多余的脑袋可以扛下来,对不住了!”典狱官狠下心使了个眼色,一个颇为健硕的刑吏取来一旁的刑杖立在风阙跟前,将双手高高举起……

        “不,不要再打了,我受不住了……”风阙连连摇头,眼中涌起泪花,双手攥成拳头,指甲深深抠入自己的肉中。

        刑杖劈下。风阙不敢相信自己竟还要忍受如此剧痛,已连声音都喊不出来……

        **

        两日后,风胤来到狱中,因为今日就是风阙的死期。

        看着气若游丝,靠在角落里的活死人,风胤挑起唇角:“他可有醒过?”

        典狱官谨慎回禀:“有,不过……今日一早国主有令又让用刑,他抗不过当场晕过去了……”

        “死了?”

        “还没有断气。”

        “很好!拖出去。”

        昏昏沉沉的风阙被几个护卫拖了出去,宫门外已经搭好了邢台。

        “这是什么……”风胤俯身拾起干草上的拨浪鼓,摇了两下,又用力摇了好几下,不见有何新奇,随手扔到地上,拂袖而去。

        不周山洞中,凤里牺此刻正盘膝打坐。她想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找回丢失是记忆,解开心中的结。

        七百年前,她睁开双眼躺在这不周山的茫茫雪野之中,那一刻之前的事情,她不记得。或许那两百年并不像自己想象得那样简单,她究竟在凡间经历了什么……以前并不在意,此时却想记起。

        因为她的心已不能放下一个人。

        正冥思入定之际,清脆鼓声入耳。

        凤里牺睁开了眼睛,身形却未动。

        你是当真遇到了危险还是……还是故意摇响小鼓唤我出现?凤里牺呀凤里牺,你真是笨得无可救药,既然无法面对又不愿相见,为何要留下拨浪鼓让人空生揣测?他若会错心意,以为你还有难舍之情又当如何?

        若此时赶去,那呆子说只是想见自己,或是问自己为何不告而别,凤里牺你又该如何?……心念沉浮间,凤里牺叹了口气,也罢,万一当真遇险,我凤里牺又真能见死不救吗?……

        一瞬间,噩梦中的情景又恍然浮现。

        风阙用手盖住她的双眼,无法想象的锥心之痛瞬间袭上心头……

        “啊!到底怎么办!”凤里牺跳到地上抱着脑袋摇晃起来,须臾不见了人影。

        是间牢房。地上躺着拨浪鼓。

        凤里牺拾起小鼓放入怀中,看了看周围。也许风阙之前被关在了这里,摇响小鼓向自己求救?意念一动,隐了身形四处查看,狱中并无风阙人影。转念幻空立于云端,向下望去。

        此时的华胥国王宫上空黑云压顶,暴雨将倾,王城中百姓却夹道聚集在宫门外不肯散去,只因榜文明昭,华胥国被废储君凤阙为妖孽降世,三日前为国主所擒,今日将腰斩于市。

        “少国主怎么会是妖孽呢,不是福熙降世吗?说那时国主还有仙人入梦啊……”

        “是啊,听说这几年都是少国主在处理政务,如今这国中不也是太平盛世吗?”

        “妖孽之说怎能当真啊,谁真见过啊?”

        “可若非妖孽,这怎么说杀就杀啊,一国之储君哪,还是腰斩之刑……”

        “可惜啊,我远远的见过少国主,真是一表人才啊!”

        “是啊,我们不信他是妖孽,你看这些年的政令告示,哪一条不是明君之治啊?”

        “没错,我宫里的亲戚说少国主还曾舍身救母,怎么能转眼不认账啊?”

        “我也不信妖孽之说,能治理得好这华胥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这样的少国主哪里找去啊,听说还未满十八岁啊!”

        一字一句都听在凤里牺的耳中。

        宫墙之中,一行银甲兵将护着一辆囚车往宫门而来,车上用铁链锁着的正是风阙。

        经过一阵折腾,他已经疼得醒来,双眼无神地微微眯着,发髻散乱,身上白衣还是凌虚宫的雪白素袍,只是上面已是血迹斑斑,远远看去,如初雪中的深秋霜叶……沉重的黑色铁链绕过脖颈锁于双手双足,白皙玉腕已瘀痕累累,无力地垂在腿上。

        囚车出了宫门,四下聚集的城中百姓立时如潮涌来,齐齐跪倒,恸哭哀告之声可达九霄。

        望着拦住囚车、跪了一地的百姓,风阙清泪如雨,一只手扶住沉沉锁链,一只手抓着囚车,隔着木栏看着外面,惨白干裂的嘴唇动了动,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凤里牺不忍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