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宫墙之内

第五十九章 宫墙之内

        天大地大,我凤里牺竟然无处可去。本以为生而为神,前路在自己脚下,谁知迷失在宿命里,也丢了快乐。

        “君上回来啦!”西海阖宫雀跃。

        九龄仙君看着眼前的女君,才几日不见哪,竟似又长高了些。

        “呵呵,君上这阵子都去了哪里啊?又遇到什么好玩儿的事情啦?这次回来,一时就不走了吧……”在九龄仙君眼里,凤里牺仍然是那个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热情如火,嬉笑怒骂皆随心性的小凤凰。

        “也没去哪……”

        九龄仙君见女君兴致不高,倒是有些意外,“难道是谁惹你不痛快了?是不是……是不是那北海找你麻烦?或者是……南海?”

        “朔方最近倒是没来烦我……”心中暗道,倒是听说那小龙还救了本君。转念抬头看着九龄,“南海又关本君何事?”

        “那南海昭和龙君日前来替他家娘舅……就是纳雪神君前来说亲,闹得这宫里是天翻地覆啊!”九龄想起当日情景仍心有余悸,这赤龙发起疯来着实吓人,素洛宫差点就得重建了!

        “哦……什么?”凤里牺一脑子浆糊,“纳雪神君?可是凌虚宫的弟子纳雪?”

        “是啊!就是那战功赫赫的南海赤龙。”

        纳雪名震四方之时她还未出生,也不知自己的三师兄正是南海一族的神龙,更无法想象这师尊跟前修为不凡的纳雪竟让人来到西海说亲……突然想起一件事。

        “九龄仙君,你可记得我的浮生珏?”

        “当然,说起这浮生珏,那可是天地间少见的灵物,想当年……”

        “你可知纳雪也有一块?”

        大概是年纪大了,说起话来总是啰里啰唆……

        “啊?哦,九龄记得,是几万年前纳雪神君拜入凌虚宫之时,雷泽神尊所赠,另一块就赠与了我西海……君上问这个是……”

        “本君现在是纳雪的师妹!”无奈、无奈、无奈……

        “君上见过纳雪神君?君上何时去的凌虚宫?那这些日子君上可是都与他在一起?”可疑、可疑、可疑……

        凤里牺一口饮下杯中琼浆,“也不是,本君一个不小心被凌虚神尊看重,收做弟子,与三师兄纳雪有过几面之缘,竟没看出……你说的是真的?纳雪?来西海求亲?”

        “君上,我九龄当日直言做不得君上的主,那赤龙昭和差点把素洛宫给拆了,还能有假?还有那老云龙,也是连吓带气,带着伤离开的……”

        凤里牺瞪大了眼睛看着九龄仙君,“这怎么北海帝胤老龙王也来凑热闹了吗?……本君不在的日子,这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说来话长……”九龄仙君的脸甚是难看。

        辰元宫上方,纳雪扶着风阙立在空里。

        “可是这里了?”

        “是。”

        纳雪带风阙来到千云亭中,四下看了看,这里就是风阙生活的地方,的确不俗。

        “那你保重。”纳雪心中千言万语竟只有四字相送。

        “有劳,在下就此别过,恕不能远送。”风阙躬身一拜,倒是情真意切。

        空空千云亭,静静百草溪,匆匆一别,繁花已谢,我终究错过了这一季。

        十几日如千山飞渡,浮生一梦。风阙缓步走下石阶,流连在记忆深处。

        这辰元宫里的一切都不再与往日相同,因为到处都是凤里牺的影子。

        她曾在溪边舞动渡芸飞鞭,翩若惊鸿。

        曾在亭下听自己抚琴,还编了故事要留下来。

        那日喝醉了酒到过我的寝殿,在玉屏后面睡着了,醒来撞见自己在温泉中沐浴。

        她还听说自己内急而一时手足无措,满面通红……

        牺儿,你真的曾来过么……伸手推开寝殿殿门,风阙不敢举步,那殿中月格窗前,可还有佳人伫立?

        月白光似雪,寂寂无悲欢。

        伏羲琴静静地躺在寝殿内的书案上……琴弦未续。

        风阙在殿中呆坐了半晌,回过神儿来,觉得有些口渴,便到殿外唤那随侍,半天无人应答,想是多日未归,无人料到自己此时已回到宫中,便缓步向前殿走去。

        这前殿竟也无人,辰元宫上下不见一个侍从,宫门大开,也不见有护卫看守。风阙纳闷儿,抬脚迈出宫门……

        “想不到真的是你回来了!”那熟悉的声音,不是风胤是谁!团龙云纹锦袍,紫金如意发冠,精神抖擞,如沐春风。身后跟随两列宫中一等护卫,个个腰间佩剑,威风凛凛。

        “我辰元宫中的侍从护卫都去了哪里?”风阙冷冷地问。

        风胤上下打量着凭空冒出的风阙,“辰元宫中已无少国主,要那些侍从护卫何用,都打发啦……”

        “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力?这是辰元宫,不是你宝华宫!”

        “哼……”风胤冷笑一声:“你还不知道吧,如今这整个华胥国都是我风胤的,就是拆了这辰元宫也是不在话下!”

        风阙墨瞳微缩,目光如炬,“这么说,母亲已让你来做这少国主了……”

        “猜错了,要罚!来人!掌嘴。”风胤扬起头望着远处的金砖玉瓦,不动声色。

        风胤身后闪出一人,玉面紫瞳,披甲挂剑,目中竟有杀气。风阙认得,这是随侍宝华宫中、自小和风胤一起长大的左领奇,一身绝世武功,深得风胤信任,自己这些年也没少吃他的苦头。

        左领奇嘴角挂着阴狠的笑意走到风阙身边,按住腰间佩剑,厉声喝道:“见了国主,还不跪下!”

        风阙眯起墨瞳看着风胤,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见他一动不动,左领奇一脚飞出,正中风阙膝盖后软处,风阙身形不支单膝跪倒,一手仍撑着地面,不肯低头。身后又是一脚,风阙趔趄倒下,双臂随即被两名侍卫按住,跪在风胤面前。

        风胤俯下身子,凑近风阙的脸,满脸阴险诡谲的笑意,“你身边的小打手呢?还有那个女护卫……啧啧,她长得是真不错,要不是太泼辣,本王真想纳了她……”

        看着风阙目中腾起的烈焰,风胤继续恶语相击,“哦对了,那日你宫里的护卫亲眼所见,在无疾苑中,她倒在你怀里满身是血,是不是死了……呵呵!”

        风胤露出一口森森白牙,“这几日你是不是找地方哭丧去了,还是到哪个荒山野岭亲手把那个妖孽埋了……你说话啊!嘘!她不会就在附近吧,那你猜我打你一巴掌,她会不会出来救你啊?”

        话音刚落,风胤反手狠狠甩了风阙一巴掌,直打得唇角开裂冒出血来。

        风胤满意地笑了笑,忽又面色一沉,厉声道:“打断他的双腿!本王今日也让你尝尝断腿的滋味!”

        风阙被按倒在地,有人找来宫杖。

        执杖的左领奇看了看风胤,心一横,一杖劈下,筋骨尽断!风阙闷声呻吟了两声,疼得当场晕死过去。

        “此妖孽横行宫中多年,挟持国主,恶贯满盈!如今为本王所擒,先扔到狱中,择日……腰斩示众!”风胤长舒一口气,这真是大快人心哪!

        “记着,若是明日这妖孽一觉醒来,双腿又好了,就再给我打断……本王就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