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一念成雪

第五十八章 一念成雪

        倚着床头半靠而坐,如墨及腰长发未用玉簪束起,就那样流泻在肩头,身上已换了凌虚宫雪色长衫,恍如隔世。

        纳雪在门口看着坐在床榻上发呆的风阙,没有马上进来,因为他从未见过如此哀伤的眼神,不忍打扰。

        自从师尊派玄月去往华胥国中,纳雪才注意到这个凡人的存在,但也只是以为师尊在守护某位降世星宿,不足为怪。直到师尊巧用心思收了凤里牺为徒,虽从未说破,但纳雪能够肯定,让曾经的希儿仙子、如今的持琴师妹去守护风阙必是用意深远。

        此人到底与凌虚宫有何渊源,与希儿又有何渊源却不得而知。

        而此刻,望着他浑然仙姿和一双如雾墨瞳,纳雪倒是有了一个十分大胆的猜想!

        难道是那天人转世,轮回重生!

        只是一个十分大胆没有根据的猜想,已经让纳雪心潮澎湃,神思不定。

        “咳咳……”风阙用袖袍掩面轻咳了两声,怕是真的着凉了。

        “你醒了。”纳雪推门而入,风阙本欲起身,纳雪示意不必。

        “在下谢过救命之恩。”

        纳雪微微皱眉,“怎么这‘谢’字听起来不似真心?”

        风阙一双墨瞳移至屋外,房门未掩,在这里竟能看到外面些许飘渺云光。

        “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能见师尊一面。”

        纳雪心中赞叹,果然人中龙凤,竟猜得出此间是凌虚宫。

        “你怎知此处是凌虚宫?”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

        “咳咳,在下运气实在太好,”风阙收回目光,“区区凡人,一年之中已有四位高人出手续命,实在于凌虚宫多有亏欠,不知如何报答。”

        “师尊如此安排,当有深意。只是这几日……师尊刚刚出关,忙于凌虚宫事务,恐不能相见。”纳雪淡淡笑着,有些僵硬。

        “哦……多谢直言相告。”言语间看似无波无澜,却听得纳雪异常郁闷。

        “那就不搅扰你休息了,纳雪告辞。”

        风阙见纳雪转身,连忙问道:“还有一事,持琴仙子如何了?”

        “昨日已经醒了,已然无碍。”

        “哦……那就好,那就好。”

        纳雪见风阙有些发怔,想是昏睡太久还没完全清醒的缘故,也不再多言,转身就往外走,随手将门掩上。

        “请……请仙君不要关门!”风阙惶惶于色,突然喊了起来!

        纳雪回过身,只见风阙半个身子已跌下床榻,急忙折回来上前搀扶。

        “在下……在下失礼,请莫要……莫要关门!”风阙狼狈地坐回到榻上,目光并未回到纳雪身上,而是一直盯着屋外。

        纳雪起身看着他,想起前日在结界中救起他的情景,虽不能尽知他经历了什么,终归是到了心智受创、神思难宁的地步,恐怕一时难以疏解才有了刚才的举动。

        是啊,不食人间烟火之人,怎能知道风阙在这八日里经历了什么,即便知道,也不可能想象他的绝望和困惑。被遗忘,被禁锢,被饥饿逼入绝境……他在坚持与放弃之间挣扎煎熬,感受到在一碗热粥面前他小心维护的尊严是多么不值一提。

        若不是心中的一份牵挂,他怕是早已不在这世间了……

        “你莫要多想,安心休息吧,我不关门就是。”

        纳雪走了以后不久,不光师弟送了吃的东西进来,是些清粥小菜,那粥上还冒着热气,在凌虚宫中这已是十分难得。

        “谢谢你!”风阙看到这清粥小菜眼中已有泪光,捧起碗来竟舍不得喝。

        不光看着这人族的少国主如今捧着个粥碗掉眼泪,心里挺不好受,“你吃吧,若是不够,我再去准备就是。”

        快到晌午,风阙已可下地走动,身上裹着个被子缓步来到屋外,找了块石头坐下来。

        这里真美,又美的与不周山顶不同。

        当日站在不周山顶似出了凡尘,入了天界的圣洁仙境,只有皑皑白雪和苍茫云海。而凌云宫所在玉山之巅云雾缭绕,随风流转,四方苍松翠柏隐约其间,眼前仍是造物人间,风光无限。

        风阙裹紧了被子,身上有些发冷,脸上倒觉得一阵发热,连鼻息都有些发烫。

        从不光口中得知,师尊昨日为凤里牺解毒之后不久她便醒了,黄昏时刻就已下山去了。他当时还以为定是凤姑娘不知自己被纳雪带到了凌虚宫,跑去华胥国找他了,谁知不光言道:“持琴师妹临走时要我将此物给你,说是既给了你,就不打算再要回去了。”

        正是那个千里幻音的小鼓。

        牺儿,你竟然不愿见我。

        既然不愿相见,为何还要关心我的安危,把这小鼓留下?亦或是你真的觉得送出的东西就无关紧要了,留着碍眼……你是怪我差点让你丢了性命,觉得守着我实在是无趣又凶险,又不好当面戳破才不告而别了吗?

        也罢,这不正是我想要的结果么……你醒来不正是想去求师尊不要再安排凤里牺守护自己,怕她再入险境经历生死,那现在又为何要无端揣测追问个不停……

        只因难受,难舍,难忘……便是此生再荒唐,也是有你的一世。

        如今痴梦已成旧梦,佳人已成故人,惆怅云不知,凤凰何处飞……

        “咳咳……”风阙只觉胸中憋闷,脸颊越发滚烫,眼前风云变幻令他一阵眩晕。

        我是谁……

        此生的坚持与抗争是否还有意义……

        我的命运到底在谁手中,由谁操控?

        你们说我是龙族,可笑!我明明是一个人。

        你们说要为我续命,更可笑……可问过我,是否还想活下去!

        风阙如痴如魔,松开手中本来紧紧抓着的被子,起身走到万丈悬崖边缘……云雾随风飘散,眼前一片豁然。

        他微笑着望着虚无飘渺处、心中想着那彼岸无尽处,缓缓张开双臂,雪白袖袍迎风飞舞,翩然欲坠……

        牺儿,来世,你最好不要来找我……

        “风阙!”纳雪须臾已至身前,将风阙拦腰抱回。

        “你疯了吗!”

        风阙满脸失望,抬头看着纳雪,自从醒来,似还不曾如此认真地看过救命之人的样貌……果然英俊潇洒如朗朗明月,神姿仙骨,俊逸挺拔。

        想必他日能与凤里牺纵横四海,翱翔天地之人也当有此风范吧……收回神思,风阙拾起掉落在地上的被子,慢慢朝屋里走去。行至门口停下脚步,背对着纳雪问道:“可否麻烦凌虚宫送我回华胥国,风阙感激不尽。”说完就进去了。

        纳雪活了这几万年,让他琢磨不透的人加起来不过三人,一是玄圃中爱种菜的雷泽神尊,一是师尊,另一个就是这风阙了。他摇摇头回身看了看刚才风阙所立之地,心中无限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