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最是初见

第五十六章 最是初见

        凌虚宫玄月的房间里,凤里牺仍沉沉不醒,但面色似乎好看了许多,气息也稍微平稳了些。纳雪日日都来探望一次,每次朔方都坐在一边,不起身,不吭声,就像进来的是一团空气。

        今日他又来探望,径直来到榻前探了脉象,并无不妥,回身正欲离开,又停下看了看朔方,“你怎么还不走?”

        见他不语,接着道:“今日师尊出关,由他老人家亲自救治,我家师妹定然无虞,你可以离开了。”

        “人是我带来的,醒了之后,我自然是要带走。”

        纳雪不以为然,“持琴师妹受师尊之命守护人族少国主,醒来之后自然是听从师尊安排,或许重回华胥国也说不定,哪里轮得着你说带走就带走!”

        朔方一愣,提起人族少国主,他眼前浮现出一张苍白如雪的脸……“糟了!我怎么忘了他……”

        “他?你说清楚些!”纳雪有种不详的预感,这几日为师尊护法,又担心着希儿的伤势变化,竟忘了过问风阙的安危下落。

        “我大概是把他封在了结界里……这凡人,很要紧吗?”

        “立刻带我去!”字字冰冷如刀,似要活剐了朔方。

        多年后,纳雪还时常能忆起初见风阙时的情形。

        满院子胡乱堆放着瓷碟玉盘,大多已经碎裂,地上有个木柜子,一大半已经被劈砍成大大小小的木头块儿,横七竖八地散落在院中。

        一把断剑胡乱扔在地上,石阶一旁堆放着几个空碗,里面还有粘稠发白类似食物的残渣。

        院中梧桐树下靠着一个人,蓝色长衫已经撕扯得不能称之为衣衫了,只能说是几缕挂在身上的遮羞布,两只袖子已经不见了踪影,露着白皙的手臂,只是似在挣扎中被锋利之物所划伤,一道一道的血口子仍渗着血。

        虽然人事不省,怀中却紧紧抱着一个小云丝被子,团拢着放在胸前。一张脸抹得黑一道白一道的,头发散乱,有几缕已经和着泪水、汗水粘在了一起糊在脸上,竟不太能看清楚此人本来的容貌了。

        “是他吗?”纳雪有些不敢确定。

        “就应该是……吧。”朔方走过去,蹲下来细细看了半天,这才几天哪,这玉一样的人物怎么把自己搞成现在的样子……

        纳雪也走过去探了风阙鼻息,二话没说将其抱起,回身对还在愣神儿的朔方言道:“你不必回凌虚宫了。”

        “为何?你也太霸道了吧……”此处声音竟放得极低,“我好歹也救了小凤凰啊!”

        纳雪横眉冷眼,“师尊若知道此人因你弄成这样,你猜他老人家会不会像我这样有空跟你废话!”

        “这人也是我救的啊!他那日被斩妖剑一剑穿心,还是我保住了他的命……”

        “斩妖剑?”

        “千真万确啊,我掐断了剑身帮他拔出来的,那不是……那断剑还在那地上!”

        纳雪回头瞄了一眼地上的断剑,面色依旧阴冷,“算你命大,从此凌虚宫和你,两不相欠!”

        纳雪带着风阙瞬间不见,朔方看着乱糟糟的院子竟仰起头来十二分委屈的大哭起来。

        “啊!!小凤凰!他们都欺负我……”

        ***

        玉虚峰龙冥洞前,凌虚神尊幻出无心镜交还与纳雪。

        “师尊,七师弟他……”纳雪明知师尊自会说起,就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恩,让他在洞中多呆些时日吧,虽什么都记不得了,但性子是没变,呵呵……你瞧,才成了人形,我这胡子又少了好几根……”凌虚神尊轻描淡写说地十分轻巧,纳雪却知道,这龙冥洞中的十日,师尊修为损耗不只万年。

        “那师尊您要不要……先回寝殿?”

        神尊一摆手,“凤丫头现在如何了?”

        “沉沉不醒,现在玄月屋中。”

        凌虚神尊与纳雪转眼来到凤里牺榻前。神尊未有耽搁,御鉴一探,少时幻回身形,额间竟有细汗。

        “师尊……”纳雪上前,目光中关切之意难掩。

        “无妨,为师已心中有数,待明日为凤丫头解毒。”

        “徒儿能做些什么,如何解毒不如师尊教我。”

        “这解毒之法你并非不会。”凌虚神尊心内一片澄明,“定是看到了希儿为烈火心魔所困,想那巫妖之毒狡猾善变,若一时做不到心无旁骛、失手处理不好,恐伤其神元,这才迟迟不肯出手,要等为师出关对吧?”

        纳雪哑口无言,没想到心思丝毫瞒不过师尊慧眼,“徒儿……徒儿关心则乱,竟如此自困、失了方寸,请师尊教诲!”

        “你何曾失了方寸!那日凭二指之力生生掐断云龙剑,你拿捏得不是很好吗?”纳雪一时语塞,双膝跪地,伏身叩首,“徒儿知错!请师尊责罚!”

        凌虚神尊伸手扶起纳雪,转身来到屋外。此时的玉山云蒸霞蔚,峰峦变幻,半山苍苍半山雪,朝露已成夕暮云。

        “你少年得志,功成名就,谈笑间竟全然抛下,视为尘土,这天地间能做到的只怕不多。师父虽爱你的悟性,更爱你难得的君子品性,切记我凌虚宫修的是道中正气,而非霸气。正气浑然是你本心,霸气外露则为虚妄。”

        纳雪立于师尊身后,不禁汗颜。

        “徒儿记下了,徒儿谢师尊教诲。”朝闻道而夕死可矣。

        “哦对了,你是不是把人族的风阙弄到山上来了?”见师尊又恢复了慈眉笑颜,纳雪倒是一阵脸红,“哦是啊,风阙在朔方结界中受了些苦,徒儿已给他度了精气,眼下正睡着。待他醒了,师尊可要见他?”

        凌虚连连摆手,“呃不见不见!那凡人小子见了我肯定是问题一箩筐,为师不见,省得麻烦!”

        “其实徒儿也一直忍着没问,那凡人到底……”

        “那你最好继续忍着,为师就是一时没忍住,现在才有操不完的心……”

        “好!徒儿就说师尊不想见!”

        凌虚侧脸瞪着纳雪,“你故意的是不是……就随便编个理由嘛!你的悟性呢?”

        纳雪心中暗笑,随便编个理由?刚才还说修的是正气,转眼又让我替你编瞎话儿……师尊不该号称“凌虚”,应该叫“千面神尊”才配得上……抬头看见神尊正瞪着自己,赶紧憋住笑意,“徒儿谨遵师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