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相见恨晚

第五十二章 相见恨晚

        玉虚峰,凌虚宫以东的玉山圣地,终年冰雪覆盖,云雾缭绕,银装素裹。傲然之势如玉龙腾飞,矗立云表,俯视群山。

        此刻凌虚神尊正在此神峰的龙冥洞中闭关,为其护法的纳雪盘膝坐于洞外云石之上,神光护体,静若止水。

        银光一炫,不光已在龙冥洞外。纳雪睁开双眼,目若镜湖。

        “三师兄,大师兄遣我来寻你,是因持琴师妹此刻被送上山来,看似受了极重的伤,想看看三师兄有没有法子相救!”不光简明扼要地说明缘由。

        纳雪目光流转,起身对着紧闭的龙冥洞门缓缓一拜:“师尊,弟子且去看看,须臾即归。”便回身与不光一起消失不见。

        “三师弟你来了,无奈搅扰,见谅!”只言片语,字字真金。

        纳雪深知持玉一片清明,像师尊闭关这种宫中头等紧要之事自然马虎不得,若不是性命攸关的大事,断不会迫于无奈来玉虚峰寻人。随即拱手还礼,“师兄言重了!”

        转身看见躺在榻上的师妹,双眼紧闭,面无血色,静修之心竟瞬间泛起涟漪,希儿……

        “大师兄,先容师弟探查一二。”说完身形化作点点灵光,如赤色星雨,飘忽闪烁,瞬间凝为一道赤练,直入凤里牺眉心。

        一旁的朔方瞪大了眼睛,这小子竟会御鉴之术!

        多数神仙都可幻出神元一探,大概可知对方体内精气运行之法,灵力修为品级。可御鉴之术随心而化,可探前世今生,可入神思梦境,来去自如,那是像十几万年修为以上的神尊才有的灵力!这小子果真了得……朔方不知,那浮生珏跟了纳雪几万年,早与纳雪心念合一,只要稍加意念驱动,即可随心所用。

        一日凌虚神尊一时好奇,问纳雪:“你当日入了那丫头神思梦境,就只看到……”

        “徒儿当日只为探明师妹伤情和沉沉不醒的原由,并不曾查看她的前世今生。”

        “那你当时……”

        “师尊,若无师妹允准,我纳雪断不会窥探她心思过往,那对师妹来说无疑也是不可原谅的冒犯,毕竟在徒儿心中,师妹她……希儿仙子自然与别人不同。”

        “这一点师父是了解的,否则今日也不会闲来无事和你聊这个,只有一点师父也是想不明白,你对那丫头为何忘了你、忘了这玄圃岁月也一点儿不好奇?”真是叫持玉当日在西海说对了,这凌虚神尊果真是天上地下第一八卦之人。

        “师父说过的,忘了就忘了,该记起时自然会记起。”

        神尊看着自己的爱徒,神思有些恍惚,喃喃自语道:“你这样子,倒让我想起了他,若是他还在,你倒是可以和他成为忘年之友……”

        纳雪从师尊如雾的双眼中看到了几许神伤,他知道,那份孤独、无奈和凄怆悲凉七百年来从未减少,只是师尊时常把这些情绪偷偷地藏了起来,像他这样的修为,怎会把自己的弱点轻易示人。

        ***

        凤里牺体内此时正有五种精气纠结萦绕,赤色神元精气忽明忽暗,确有虚耗之像。另外两种,一为黑色巫蛊毒气,一为紫色妖气,两种浊息纠缠难分,应是师妹受伤时所染。

        剩下两种就有些奇怪,竟都是神龙之气,只不过一种蓝色精气稍弱,周身游走,另一种白色精气却截然不同,团团护住心脉,至纯至圣,强大无比,周围黑色紫色两种浊息虽环绕纠缠,竟丝毫无法靠近,更不要说侵袭心脉。

        纳雪眯着眼睛冥思苦想,一时不得要领。也罢,心念一转,探其神思。

        这一探,纳雪着实吃了一惊,只见凤里牺神元被一团炎炎烈火困住,火焰时而腾空如巨兽嘶吼,时而连绵伸展如游蛇缠斗,神元纵跃闪躲其间,竟似辛苦无比……

        纳雪稍作思量,幻化而出,径直走到持玉面前,“大师兄,师妹体内有两种神龙之气,你可知来由?”

        持玉一怔,转身看了看朔方,“哦,这位是北海储君朔方,正是他护送师妹而来。”话中之意再明白不过,北海帝胤之子,真神龙无疑!

        纳雪看了看眼前之人,紫金玄袍,果然霸气,只是一张脸面若桃花,略显稚气,最多不过两万岁,师妹体内稍弱的蓝色龙气应该就是他给度的。

        纳雪略一颔首,并不上前搭话,接着说道:“师妹心脉有神龙之气守护,十分稳妥,并不见受损,那巫妖两股浊息一时也不能发作。只是有一点……”纳雪本想说明凤里牺神元困于心魔,忽觉不妥,顿了一下改口道,“师妹虽沉睡不醒,但最近几日并无性命之忧,不如等师尊出关再做计较。”

        众人当无异议,一旁的朔方却站了出来:“不可!小凤凰已沉睡两日之久,气息不稳,若不及时救治,逼出她体内妖毒,万一有个闪失,我……你们如何交代?”情急之下,朔方哪肯轻易放纳雪离去,哼!眼前这小子轻言慢语地就把自己摘个干净,摆明了什么也不想做,还要等什么师尊出关,那要你一身修为何用?来这显摆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吗?我呸!

        纳雪惦记着师尊无人护法,说完正欲离开,忽听朔方此言不禁停下脚步,回过身来,白色云袖倒背身后,目光移到朔方脸上。

        持玉和周围的师兄弟也都愣住了,这朔方虽是关心则乱,但此语一出,倒是有些咄咄逼人。

        纳雪缓缓问道:“你是北海朔方?”

        “是又怎样?你明知故问!刚才你们大师兄……”

        “我凌虚宫自家弟子,何需向外人交代!”亦是龙吟虎啸之势,天地也为之变色。

        朔方双目冒火:“你!你们不救也罢,什么师父闭关,徒弟看家,我看就是一群窝囊脓包欺世盗名!我朔方今日就算白来!”

        持玉见此情形急忙上前:“神君不可妄语!”心想,这小龙是不要命了,若是师尊在此听到这些浑话,定是一掌劈得他七荤八素……可这纳雪也是,怎么说着说着还像带着火气?

        “神君不敬之言我持玉全当是你年少气盛,一时担心我家师妹,无意为之。况且我纳雪师弟并非见死不救,自是有所安排,仙君不必过度忧心!”

        “你说什么?”朔方好像并未在意他的话,转而看着眼前一脸阴沉的见死不救之人。

        “你就是纳雪?”

        “是又如何。”

        “呸!原来你就是那个……求着自己亲外甥替你说亲,搅和了我朔方与小凤凰好事的南海糟龙!”朔方抬手指着纳雪,怒火升腾直冲头顶,憋了半天做出的龙君之仪态风范瞬间抛到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