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龙族储君

第五十一章 龙族储君

        华胥国本就是福泽之地,盛世乐土,河清海晏,人杰地灵。

        最近,却传出有妖邪作怪,说城西五里一日之间凭空冒出一大户宅院,更奇怪的是,宅院周围像是被看不见的棉花套子套住了一般,任你是戳是刺,就是进不去,也不知里面到底是何精怪作祟。

        朔方恐怕就是那些凡人口中的作祟精怪了。此刻,他正盘膝而坐,将蓝色神元幻出,小心翼翼地放入小凤凰体内,自己立刻闭目调息,看似有几分倦色。

        不多时,小凤凰震颤着羽翼化出人形,仍是面色苍白,双眼紧闭,浑身瘫软无力。朔方收回神元,用袍袖拭去额间细汗,起身刚要离开,又折了回来,从怀中掏出拨浪鼓放在小凤凰的胸口,意念起处,小鼓隐入凤里牺衣襟之下。

        朔方又随意变出一床云丝薄被给小凤凰盖上,看着她喘息逐渐均匀了些方才出去。

        院中风阙一直立于树下等候,见朔方出来迎前两步。

        “她怎样了?有没有醒过来?”

        朔方面带疲累,一屁股坐到躺椅上,又干脆躺了下去摇晃起来,“你不会自己去看看!”没好气儿地甩出一句,闭上眼睛不再理会。

        风阙听了不加犹豫,快步进了正屋,见凤里牺虽化出人形,却还未能醒来,心中惶惶惴惴,眼泪竟流了出来。

        他虽在那小龙面前耍狠逞强,心里却希望自己此刻不是风阙,而是朔方。

        他恨自己的无能为力,羡慕朔方可以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帮她、救她。风阙跪在地上,轻轻将她一只手放在自己手掌,乞求她睁开眼睛,跟自己说说话……

        过了半柱香的时辰,朔方推开房门,有些不耐烦,“你若有话,不妨等我们回来再说吧!”

        风阙背对着朔方,不动声色拭去泪痕,却并未松开凤里牺的手。

        “现在要去凌虚宫了吗?我可否同去?”

        “哼!我就当你是伤还没好,说的胡话,你觉得咱们俩现在的关系,我朔方可能心甘情愿地把你背上玉山吗?或者,你觉得你全凭自己也可以有命爬上去?”朔方立时为自己生而为神感到无比庆幸与自豪,胸脯也不自觉地挺了起来。

        没错,现在求他,恐怕比登天还难。

        风阙缓缓起身,站到一旁,朔方温柔地扶起小凤凰,让她的头靠在自己健硕的肩膀上,回头瞥了一眼风阙,转眼消失不见。

        痴痴走出房门,望着四下无人的空空院落,风阙的整颗心也被瞬间掏空了,他无法思考,无法静静等待,那种滋味儿比把自己架在火上烤还难受,他必须做些什么,把这阵子发生的一切暂时放下、忘掉,否则恐怕未等到凤里牺回来,自己已然先疯掉了。

        他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离开这里。

        风阙打开厚重的院门,刚要迈出门槛,一只脚像是踢到了一团棉花,软软地将其弹回,可眼前分明什么都没有,又试了一次,还是一样。干脆抬起手试着推了推,竟也是软软绵绵地被弹了回来。

        “这是……”

        风阙抓破脑袋也想不到,这竟然是朔方随意变出此宅院之时设下的结界,门里门外两重天地,互相看不见听不着,外人自然是进不来,可凭他一个毫无半点仙法灵力的凡人是死活也出不去的。

        ——为何设了结界?

        ——没多想,就为省了麻烦!

        ——为何离开后不打开结界?

        ——对不起,忘了……

        玉山凌虚宫。

        玄月的屋子实在是最暖和舒服的,床榻上铺了三层毡褥,周围还挂了棉帐子,最冷的日子到了夜间,凌虚宫内外都能结上一层冰晶,可玄月躲在这帐子里面,睡在暖暖的被窝里,丝毫不会觉得冷。

        有时候他还会把不光师兄叫来拉到床上,求他给自己讲故事……

        如今玄月虽用不上这屋子了,可不光还是会经常来看看,简单收拾收拾,他知道师尊是一定有法子让玄月再回来的。不出所料,师尊前日闭关,由纳雪师兄护法,据说正是为玄月之事。

        忽听外头一阵脚步声,转眼已进来几个人,走在前面的是大师兄持玉。

        “六师弟也在,正好,快整好床榻,让持琴师妹先歇在这里!”

        不光有些糊涂,看了看持玉身后跟着的两位师兄,还有一位仙家从未见过,怀中抱着一个女子,正是当日来找师尊的持琴师妹。见此情形,不光立刻理好帐帏,示意那男子放下师妹。

        朔方轻轻将怀中之人放在榻上,动作十分小心温柔,怜爱疼惜之情被周围的人尽收眼底。

        “这位仙家,可否详细说说持琴师妹受伤的情形?”持玉在一旁问。

        朔方直起腰来转身看着持玉,一拱手,“刚才听那仙童称尊驾为大师兄,在下北海龙君之子,大师兄可唤在下朔方。”言语谦恭又不失身份,果然堂堂一代龙族储君。

        “哦,失敬!原来是北海储君救了我凌虚宫弟子,持玉代师尊谢过。”持玉躬身一拜,不失气度胸襟。

        “大师兄客气了,朔方与……持琴也十分熟识,这次路过华胥国遇到她,实在是机缘巧合,她当时应是在黑巫迷障中缠斗许久,神元耗损,在下探查中亦发现有中了妖毒之象。在下羞愧,修为不足,只好来求凌虚神尊出手相救。”

        持玉轻轻摆手,“自家弟子,当不得一个‘求’字,神君客气了。若当真是黑巫之术侵袭了神元,又有妖毒伤及心脉,这持琴恐怕就真遇到麻烦了……只是师尊正在闭关,一时半刻不可能亲自相救……”

        持玉思量片刻,回身看着不光,“六师弟,去请你三师兄过来,以他的修为或许能想个万全之策。”不光立即领命出去。

        听持玉如此说,朔方倒是一愣,心想这玉山七子之首当着我一个外人的面,竟承认自己修为不如自己的师弟!还看上去如此坦荡不加掩饰,若不是真的是个熊包,那就是一流如玉人品,虚怀若谷之才,当真是不同凡响!心念一转,也不知这修为被抬上天的三师兄是何风采,竟在玉山七子中有如此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