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人族少主

第五十章 人族少主

        陆仁,家住城西十里瞭望坡,今日一早挑了两筐早熟的香瓜,搭了邻家的牛车顺大路进城去卖,生意好得出人意料,不到午时已全部卖光。想着自家地里今年还种了不少香瓜都长势不错,心中高兴,沽了一坛酒,买了一块肉,乐滋滋地沿着小路回瞭望坡。

        一路风景秀丽,天清云淡,小调哼在嘴里,小酒美在心里,既解渴又解乏,不大工夫竟喝了半坛。

        陆仁琢磨着要不要留些酒到家随肉菜一起下肚,忽起一阵怪风把自己吹个趔趄,站稳了定睛一看,这怎么有一堵院墙横在眼前,生生截断了去路,再后退几步抬头一望,妈呀!此处……此处何时有这么大一个宅院!

        陆仁跌坐在地上,看了看怀中抱着的酒坛子,又揉揉眼睛抬起头,“这酒,劲儿真大……呵呵!”

        此时院中空无一人,梧桐树静默无语。

        突然,西边一间屋子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扶着门框立着一男子,瘦高的身形有些站立不稳,摇摇晃晃走下门前石阶,蓝色长袍,青丝墨簪,乍看并无特别。

        只是一张脸白皙得像是病了,眼中布满血丝,唇上干得起皮,手捂胸口,缓缓来到院中粗壮的梧桐树下,试着调整了呼吸,四下望了望,面带犹疑之色,一时不知该往何处去。

        正屋房门此时打开,也走出一人,紫金玄袍,潇洒倜傥,面若桃花,十分俊美,眼角带着笑意,也来到树下。

        “她在哪里?”风阙看着来人,目光中写满了期待和不安。

        来人并不答话,而是前前后后绕着他转了两圈,“不能啊!你明明是个凡人,我探过的,身体里除了剩下点儿引度的精气护着心脉,再无灵力啊,怎么可能一天的光景就爬起来了……”

        “我问你,她在哪里,可在那屋子里……咳咳!”风阙问得急,一时气短猛咳了两声,扯得胸口一阵撕裂。

        “是啊。”

        一双仍旧通红的眼睛幽幽地望着那间正屋,门虽开着,从此处却看不到什么。

        风阙挪步就要过去,身后玄袍公子抱臂说道:“看看可以,不能搅扰,她此时神元虽在,我却不能逼出妖毒……说来奇怪,按说我……算了,说了你也不懂,进去看一眼吧!”

        行至门口,身后之人又说:“忘了问你,你当真知道她是谁吗……”

        风阙捂着胸口停在门前石阶上,没有回头,冷冷说道:“当然。”

        风阙的确知道她是谁,她的家在西海,很远很远。她的父母在她小的时候就不在了,成了孤儿,可她有好多堂兄堂弟、表兄表弟,所以童年并不算太糟,性子也活泼了些……

        她还曾到凡间受苦,一去就是两百年,那些日子一定很孤单,很害怕。后来她成了一方海的主宰,是高高在上的女君,是神,却又偏偏受自己拖累来到了人族的王宫,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风阙呆呆立在榻前,看着躺在上面的一只丹凤鸟,长长的七彩尾羽微微颤抖着,金色翅膀无力地盖在身上,光色暗淡。

        她好小啊,身体也只有一臂之长……

        朔方靠在门框上斜着眼睛看着风阙背影,心中琢磨:“这凡人什么来头?对小凤凰像是动了心的,那就是情敌啊!……就算是看在小凤凰的面子上莫名其妙地把你给救了,日后可不要栽到我手里!

        哼!跟我抢女人,我朔方见过的女人比你见过的星星都多!”

        风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站了许久才走出正屋,轻轻闭上房门,看见朔方不知哪里弄了张躺椅,此刻正在树下乘凉。

        慢慢挪步过去,风阙问他,“你刚才说她身上有妖毒?”

        “是啊……”瘫在躺椅上的朔方悠哉地晃悠着,懒得跟一个凡人废话。

        “据我所知,那扶桑应该是个修为不差的蟒蛇妖,凤里牺说她可能还精通黑巫之术,极其危险……”

        朔方挑起一只眼睛看了看他,“你还知道的不少!”

        风阙追问道:“你可能救她?”

        “我是听说过黑巫,一般的妖毒也难不倒我,可这乱七八糟的搅在一起就不一定有把握了。”

        朔方闭上眼睛,一边晃悠一边自顾念叨起来:“这么说吧,我北海也未必有人能解,恐怕……哎,有个人是肯定能救活小凤凰,只是我和他实在是攀不上交情……”

        他心里实际想说,自己名声不太好,人家估计看不上帮自己。

        “你可以带她去凌虚宫。”

        朔方这次睁开了两只眼睛,“凌虚宫你也知道?”

        神仙怎么都爱这么大惊小怪……风阙缓缓转身,又望着那正屋方向轻轻道:“凤里牺现在是凌虚神尊座下弟子。”

        “是真的啊!我都不知道这丫头攀了高枝儿了啊,没想到……不错,很好!哈哈!”朔方心中高兴,从躺椅上坐起身来,这回小凤凰一条小命算是有希望了,师父总得救自己的徒弟吧……

        心念一转,瞪着风阙略微躬着的背影,“哎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你是什么人哪,你和小凤凰什么关系啊……?”

        “我知道的还不只这些,我还知道你是朔方,北海的一条小龙。”风阙的高傲冷绝从来都是他最大的防御和面具,只有想到凤里牺,他的目光才会变得温柔如水。

        “什么小龙,谁跟你这么说的!我是未来龙君懂吗?小龙……就是她这么叫我,你也不可以!小心我一掌劈死你……”朔方从躺椅上坐起身来,咬牙切齿!

        “我还知道,她送给我的那拨浪鼓花了你三千年的修为……咳咳!”风阙转过身来,毫不退缩。

        “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啊?她真的什么都告诉你?”这凡人看似要死不活,句句戳他心窝!

        风阙目光中有星月闪动,什么关系……她是我风阙的恩人、守护仙子,是我辰元宫的持琴姑娘,是我日日想见却常对面无言之人。

        那我风阙又是她什么人……

        “也没什么,我和她说起来算同门,都称凌虚神尊一声‘师尊’。”

        “同门?”朔方一脸不信,“你个凡人也入得凌虚宫?这神尊是不是活得太久活傻了,怎么什么乌七八糟的人都收来当徒弟?”

        “牺儿奉师尊之命前来我辰元宫中,日日守护,寸步不离。”

        “还‘牺儿’……你们?你……”朔方已经从躺椅上一跃而起,两眼冒火地看着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小白脸儿,真想一指头弹死他!

        “忘了说,我是这华胥国的少国主,风阙。”

        真正震到朔方的恐怕是这最后一句,“你,就是那个……少国主?”眼前浮现出“怡情赌坊”四个大字!

        果然不是冤家不聚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