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君为弃子

第四十五章 君为弃子

        “想不到这个持琴竟如此厉害!”

        扶桑忍着疼,查看腰上的伤口,深有一寸,长约半尺,已经比昨日稍好一些,虽重新包扎好了,但稍不小心就拉扯得生疼。

        想起当时在慈元宫中眼前忽然白光炫目,还未看清来人就生生被震得摔了出去,只觉腰上一阵火辣,像是挨了一鞭子,还好跑得快……只打了个照面就伤得如此严重,若是真有一日正面厮杀,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扶桑还是有些后怕。

        院中来人的脚步声打断了神思,虽那脚步很轻,却逃不过她的耳朵。扶桑理好衣裙,打开了房门,眼前素容让她微微一怔。

        竟然是国主,姬安夫人。

        “不知国主驾临,扶桑有失远迎。”水榭之上,扶桑屈膝行礼。

        姬安并未说话,也未让其起身,而是慢慢上前两步,身前身后地仔细瞧了扶桑半天。这女子看着年纪不大,风姿婀娜,眉眼并不出挑,却浑身散发着与年龄不符的魅力,即便是自己无意扫过那双摄人心魄的眸子,心中也不免震颤。

        “你们两个,先到院门口等候。”

        两个年长的随侍应声退下,扶桑也自行起身,微微扬起头望着水中涟漪,花间从容出乎姬安夫人的意料。

        “听说国主病了,不知是否为心结所致。”

        果然是局中人,若说她只是想做一个宫中平凡的医女,姬安不信。

        “你究竟是谁?为何会在我梦中?”姬安缠绵病榻已久,此刻的确面有病色,但更多的还是惊惧和疑惑。

        扶桑微微一笑,“国主如此问,扶桑不解。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国主日日惦念着,是想还了扶桑当日救命的人情?”

        “你不要装模做样了,大公子那里,是不是你去乱说的?”姬安夫人眼下只关心一件事,这个宫外来的医女怎会知道列湛的名字?“你到底跟他都说了些什么?你究竟是谁?”姬安连连发问,方寸已乱。

        “扶桑孤苦,不知几世修来的福分,承蒙大公子不嫌弃带入宫中,这才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快活日子,比不得国主生来荣华一世、权柄在握。这么算下来,大公子是扶桑恩人,扶桑知恩图报,对大公子一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知恩图报?我看你是有意接近大公子入了那宝华宫,到底是‘知恩图报’还是‘恩将仇报’还不好说吧!”姬安把目光从扶桑脸上移开,望着远处拂柳依依,“你若不说实话,本王只能为求心安,请扶桑医官换个地方住了。”语气冰冷,竟带着杀气。

        “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如此阴毒狠绝,未达目的不择手段,连扶桑竟也自愧不如。”这一句倒是有几分真心,若没些道行,恐怕深陷重重殿宇、森森宫墙之内,谁是赢家还真不好说。

        姬安夫人又细看了她一阵,“本王确定之前并未见过你……”

        “国主不识得扶桑又有什么关系,令你感到恐惧的本就不是我一个孤苦的医女,而是一双眼睛,一双淡蓝色的眼睛,不是吗?”

        “你……你是他什么人?”姬安夫人只觉头皮发麻,寒气从脚心升起直蹿到头顶。

        “故人。”

        姬安夫人逼问无果,一时无措,索性转身不去看她鬼魅双眼,“看来你不打算据实相告,那就不要怪本王……”

        “哦?呵呵……国主猜猜,如果扶桑有一丝一毫的损伤,风胤公子可仍会安然无恙啊?”妖媚之气从每一个毛孔散发出来,两只眼睛闪着莹莹绿光,甚是诡异!

        “你敢!……你到底是谁?对风胤做了什么?”扶桑之言果然是扼住了要害,姬安大惊失色,珠钗乱摇。

        扶桑歪头看着姬安夫人,“也没什么,就是这一年来每次和大公子欢好之时,悄悄地在他身上放了些蛊毒,自保而已。”

        不紧不慢、不轻不重的两句话把姬安送入地狱。

        “蛊毒……你竟然通晓巫蛊之术?你到底是谁?”

        列湛是巫族,虽曾隐姓埋名,但他确实精通巫术,风胤降生的情景就是最好的证明。之后,他也在国中担任大巫之职,自己曾亲眼见过他行巫术于宫中,难道眼前的这个来历不明的狠绝妖媚之人也是巫族……

        “扶桑说过了,我是他的故人,是这世间最爱他的人,那自然就是你芊萝的仇人!”

        “你是为他而来……”姬安只觉背上凉风嗖嗖,一颗心似跌入了无极冰窟。

        扶桑目中露出凶光,“不然还会为谁?恐怕只有他,日日盼着能从地狱里爬出来亲手掐死你这个贱人!”

        “你!你究竟在说什么?”

        “扶桑在说,我能让国主活到今日,你应该知足了。”

        姬安夫人不住摇头,“本王不明白,不明白……你究竟要怎样?”

        “要怎样?你猜呢?呵呵呵呵!已经不重要了,国主既然来都来了,扶桑就斗胆请国主解一道题……”扶桑转过身来看着浑身颤抖如风中秋叶的姬安夫人。

        “什么……”

        “两个选择。其一,是将扶桑劣行公之于众,告知天下,将我五马分尸也好,凌迟处死也罢,结果是,你最爱的儿子风胤,立时毙命,死前受万虫噬心之痛,死后尸骨化为脓血……”就是这样的一双眼睛,梦中闪着鬼火的眼睛,姬安知道扶桑刚才所言绝不是开玩笑!

        “另一个,保持沉默,然后亲眼看着我扶桑是如何一步一步杀死你的另外一个儿子,那个你心中的妖孽,那个早就该死却还不肯踏入地狱之门的活死人,我们的殿下风阙!”扶桑觉得自己真的是个有趣的人,连出的题都这么有趣……

        “你才是妖孽!……如果像你所说,你是爱他之人,那又怎忍心来伤害他的孩子,还和风胤……你这个妖孽你到底是谁?”眼泪夺眶而出,她彻底被击垮了,连质问也如此虚弱无力。

        “说过了,那不重要。其实此题还是很容易解的,你说呢国主?”

        “不,我不选!你不能逼我做这样的选择,我不管你是谁,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来人来人!”姬安夫人发现自己实在是虚弱之极,连声音飘在空里都软绵绵的。

        “国主最好轻声些,否则惊动了旁人,还未想清楚就做了决定,恐怕要后悔死了……”扶桑一笑,心中复仇的快感让她兴奋异常。

        姬安果然立刻收住了声音,她的眼泪已经不再流了,目光有些呆滞。

        扶桑逼近她的脸,“说吧,我可没有表面上看着这么有耐心。我只要一个名字,一个弃子的名字。风胤,还是风阙?”

        “我……我不……”

        “说出来吧……其实你心里早已选好了不是吗?”扶桑还清晰地记得刚入宫不久,她施法潜入慈元宫窥探,恰巧看到风阙奄奄一息躺在姬安的床榻上,而这个女人,竟然伸出了一双修长惨白的手,掐住了她亲生儿子的脖子……本来以为自己可以看一出好戏,没想到她如此没用,终究还是放开了手……

        “你杀了我吧!我不会让你如愿的……”姬安冲上去不顾一切地想揪住扶桑,只是扶桑只轻轻一挡,自己就摔倒跪在了地上。

        “扶桑要国主的命有何用?难道我没说清楚吗?说!风胤!还是风阙!”

        “风……”

        “说出来!我要你亲口说出来!”

        “我不,不……不能……”

        “最后一次机会,风胤,还是风阙!”

        “风……风……阙……”

        扶桑心满意足地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痛哭流涕的这个女人,让自己曾经无比妒忌的女人,华胥国的国主、义父最心爱的芊萝……

        “很好!”扶桑深吸一口气,无比畅快。从今天开始,我扶桑才是你的主人,而你,在我心中不过是一条最下贱最可恨也最可怜的狗!

        任由姬安伏地痛哭,扶桑拂袖而去,大概是站得久了,腰上的伤又扯得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