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黑曜无言

第三十七章 黑曜无言

        “什么情况……”

        风阙抬头看了看凤里牺:“你没事吧!这蛇刚刚……就在你头顶,白黑相间的花纹,定是银环毒蛇!”

        “你的意思是,你刚刚救了本君?”

        风阙歪着头,看着满脸写着难以置信的凤里牺,慢慢放下握着黑曜的手,认真道:“恐怕是这样。”

        凤里牺眯起双眼:“你可知本君是神仙?别说这样一条没有灵性的毒蛇,就是千年蛇妖见了本君都要退避三舍,自求多福!”

        “没多想。”

        “若本君刚才弹出‘醉仙定’,恐怕此时躺在地上的就是你了!”真真遇见一个呆子,见了毒蛇不自保,手无缚鸡之力反而冲过来救神仙!

        “那还要……多谢持琴仙子手下留情。”风阙面无波澜,语气生硬,回身坐到书案后的椅子上,从袖中取出麻纹素帕仔细将黑曜擦拭干净,收入怀中。

        场面有点尴尬,空气冷得似要结冰……

        “不过这蛇从何而来,为何而来,你可能猜得出来?猜出来的话,本君有赏!”凤里牺自知泼了风阙一头冷水,想要缓和,也只有拿出插科打诨、岔开话题、东拉西扯的一套惯用手段。

        “在下愚钝,请持琴仙子赐教!”

        “这个……”球被踢了回来,凤里牺喃喃道:“我哪知道啊,莫名其妙屋梁上吊着一条蛇,本君自有神光护体,可你却实实在在的凡人肉身,莫不是冲着你来的?

        “有这个可能。”

        “你有仇人?”

        “很多。”

        “想你死的那种呢?”

        “恐怕也不少。”风阙冷冷回答,脑海中第一个浮现出的是风胤的脸。

        “我发现师尊交给我的任务是越来越艰巨了……”凤里牺摇摇头看着一脸阴沉得像要下雪的风阙,心里暗暗生出一丝怜惜。

        “凤姑娘若不介意,在下想在此间小憩片刻。”

        哼,逐客令啊,本君看在你刚才不顾安危冲上来救本君的份儿上,不跟你一般见识!

        “不介意,一点儿也不。”昂首挺胸,消失不见。

        风阙唤人进来收拾了毒蛇尸体,就躺在殿中软榻之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只是睡得十分不安稳。

        梦中,又是漫天如雪的桐花雨,他浸泡在冰冷的河水里无法呼吸,然后,他感觉到一双冰冷的手伸过来抓住自己的衣领,把自己拖到岸边,他刚想喘息,这双手又死死掐住自己的脖颈,越来越紧,越来越冰冷……骤然惊醒,原来是梦。

        此刻冰汗如雨,浸透衣衫,气血难平,躺着已是十分痛苦,索性起身摇摇晃晃踉跄至书案之前,想拿起案上茶盏,忽然心口一阵剧痛,呕出一大口鲜血……

        风阙看着自己袖袍上的一大片刺眼的血色,竟有些害怕,害怕别人看见,更害怕凤里牺看见……生平第一次,他感觉自己的宿疾缠身、孱弱无力是一种耻辱。

        他明知凤里牺天性率真,不善掩饰,刚才对自己当无半点鄙视轻慢之意,只是不知为什么,一见到她,自己就下意识地树起防御之心,甚至言不由衷,刻意疏远,不愿让他看到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到底在害怕什么,你不是早已将生死放下,与这世间一切做了诀别,那到底还在害怕什么……掩住口鼻猛咳了一阵,好不容易平复下来,颤抖着用衣袖擦干净嘴角的血渍,又小心卷起染血的袖袍,缓步走到前殿殿门,低声唤道:“来人……”

        门外随侍打开殿门,强烈的白光射入殿中。风阙闭上眼睛一阵眩晕,勉强稳住自己,扶着随侍走出前殿。此时正是一天中最和暖的时辰,风阙却感觉到彻骨的寒凉。

        “殿下,你看着脸色可不太好……”

        风阙缩回自己的手,没有吭声,目光有些发滞。

        他呼吸着空气中百草的香气,定了定心神,示意随侍护卫不必跟随,一个人踉踉跄跄地向后殿走去。穿过花墙、走过回廊,绕过千云亭,寝殿已在不远……可这一路走来,风阙已精疲力尽,从未觉得此间之距离如此遥远。

        终于进入寝殿,回手轻轻关了殿门,失魂落魄地脱去血衣,走入温泉汤池……温热的泉水温柔地环绕着如玉肌肤,风阙的整个身体却在不住颤抖,嘴唇发紫,面白如雪,似乎由心而发的寒意已经锁入骨髓,封在六腑。

        风阙哭了,而且哭出了声音,尽管那声音很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到。

        “大白天的洗澡……”凤里牺手里一手拎着个酒坛子,一手抓着个鸡腿坐在千云亭上。适才瞄见风阙弯腰弓背地进了寝殿,隐了身形刚进去探看就见他开始脱衣服,急忙转身出来,暗道好险……

        陪着他几天了,发现这人毛病越来越多,简直和自己不是一路人。

        自己最喜吃荤,风阙不爱吃肉;自己千杯不醉,风阙不能沾酒;自己日上三竿才能爬起来,风阙天不亮就去了乾正殿……同样生了眉眼,人生观竟如此天壤之别,当真是人神殊途,一个锅里的俩豆!

        凤里牺“咕咚咚”灌了几口,嘴上痛快了,心中却觉得憋闷。

        稍晚些时候实在无聊得想找人聊天儿,不想殿前的随侍又说那冰坨子已然早早睡下了,凤里牺只好独自一人回到千云亭中发呆。

        夜里睡在偏殿,凤里牺俩眼瞪得老大,“七只羊,八只羊,九只羊……本君不是神,本君就是个‘神经病’才又跑回来辰元宫……”

        门外脚步匆匆,殿门被“啪啪”拍响。

        “持琴姑娘!姑娘醒着吗?我们殿下……”

        来人话还未说完,凤里牺已然打开殿门,几步蹿出去来到风阙身边。

        额上都是汗,一脸惨白,虽牙关紧咬,喉咙里不禁发出痛苦的沉吟,双臂紧紧环住自己缩成一团,当是心痛之症夜半发作。

        “你们把门闭上,不要打扰。”

        几个随侍退出去,闭上殿门守在外面,夜风萧飒,几个人心头却如火烧。

        风阙恍惚之中认出是凤里牺的身影,双眼通红,面色更加难看,颈上青筋暴起,挣扎着转过身去不愿再看她。他相信自己此刻一定是丑陋的,狰狞的,扭曲的,浑身散发着毫无希望的死亡之气,令人看不到坚持的意义。

        只是他的拒绝也是无力的。

        凤里牺干脆将他扶起来,从背后送入神元精气,所以她没有机会看到他眼中的怒火,已经燃烧成最令人窒息的绝望。

        天光初现,风阙虚弱地睁开双眼,发现凤里牺跪坐在榻旁,头歪在一侧沉沉睡着,一只手被自己紧紧抓住,扣在胸口。

        他不敢动,也不知该不该,就此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