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难再续(二)

第三十四章 难再续(二)

        “什么时辰了……”风阙很少睡得这么沉,眼看金色晨辉已从窗棱缝隙钻进寝殿,留下壁上斜影。

        随侍动作麻利,洗漱之物皆以备好,“回殿下,刚入辰时……”

        “糊涂!怎不叫起?怕是去乾正殿要晚了……”风阙黑着眼圈蹬上朝靴,接过温热软帕抓紧洗漱,随侍神色有些慌张,立在一旁已经展好了朝服。

        风阙知道随侍见自己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大概也是犹豫着不敢叫起,无心多加苛责,整好衣冠疾步出了寝殿。花墙外,步辇已经等候,知道是随侍有心安排,心中安慰。

        一路上,随侍小跑着跟在步辇旁,心中打鼓,虽然殿下素来不会无故责罚宫人,可自从昨日持琴姑娘走后,这一张脸阴得快要下雪,晚膳未动,寅时方睡,如今自己左右为难,怕是要走霉运……心里越想越慌,脚下就失了分寸,左脚拌右脚,一个趔趄栽到在地!

        风阙在步辇上摇摇头,冲着慢下来的步辇冷冷道:“快走!别停!”

        这一个早上,随侍战战兢兢心里七上八下,几次都想哭……殿下人好,可惜自己命不好,只盼着苍天开眼,别让自己踩到雷上、英年早逝!

        心诚则灵。

        晌午时分,苍天就开眼了。

        “你是说,师尊他打了你?”千云亭中,风阙一脸惊愕!

        对了,就是要这个效果,要让你内疚,深深地内疚!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轻易地让我走……

        “你是说,师尊他竟然用这琴打了你?”风阙还是不敢相信。

        “正是啊!”凤里牺的无辜语气连她自己都信了。

        风阙伸手摸了摸岁月尘封的古琴,又拈起几根断掉的琴弦,“这得多狠哪……”

        “师尊当时坐在凌虚宫大殿之上,威风凛凛,气势汹汹,雷霆之怒,随手一挥,就把面前正在抚的琴震飞了出来,直直地砸在我的头上!‘哐当’!‘咵嚓’!琴就摔到地上了,你看看,摔得多惨,琴弦全都断了,一根不剩……”凤里牺眉飞色舞地描绘着当时惨烈的一幕。

        “师尊真是……大手笔啊,这上面怎么还有血渍?都干了……是不是师尊伤了你?快让在下看看……”风阙很认真地捧起凤里牺的脸,左摇右晃地看了半天。

        “你别看了,真的没事……脸上没有,咳咳,都是内伤……”在山洞里又练了半个时辰,没想到最后从嘴里溜达出来的竟然是这个版本!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

        “内伤?难不成师尊把你打吐了血?”

        “可不是嘛!你是没看见,本君当时在大殿之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正喷在这琴上!哎,也怪本君流年不利,不该违背了师命,自作自受,受了重伤却不敢言语,只好强忍着跪在殿上,任凭……”

        风阙实在听不下去了:“啧啧,凤姑娘才离开在下两日,师尊就发这么大脾气,看来倒是在下对不住姑娘了,当日不该让姑娘离开……莫不如,莫不如凤姑娘这就带在下去凌虚宫,向他老人家解释清楚,也好还仙子一个公道?”

        “不用不用!”凤里牺连连摆手,“师尊他老人家实在太忙,还是别去招惹的好……”脑袋飞速地运转,心中暗道,我就是死也要把这个谎给编圆了,即便是被看穿,也绝不能有明显的破绽让他抓住把柄!

        风阙目光一沉,扫过古琴,“这么说,唯有在下帮助凤姑娘修好此琴,师尊才有可能消消气喽?”

        终于拐到正道上来了!

        “那是当然了,这是师尊最喜欢的琴,如今因为你我变成这样,他能不生气吗?必须得修好啊!否则……我恐怕就要变成死凤凰了……”凤里牺觉得此时才算入戏,倒是像动了几分真情。

        “那在下定会全力以赴,修好此琴。只是……”风阙打开手中玉扇,借了几缕凉风,“只是又要勉强姑娘、委屈姑娘了,留在这辰元宫陪着一个无趣的凡人……”

        “不勉强!不委屈……本君毕竟是拜入了凌虚宫,师命可违抗不得!”

        风阙眯着眼睛看着眼前妙人,这丫头受了师尊责罚,看起来可不像伤心难过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开心,难道她当真是为了回到自己身边,竟扯了这么大一个谎,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连神鬼都怕的凌虚神尊也编排了进去……凤里牺,看来你并不知我心,若你真的想留下来,我又怎会舍得让你走,何苦如此煞费心机地编了故事骗我……

        终究在你眼里,是我风阙不配。

        否则在一起,又何需非要找个令人相信的理由。

        风阙唇角微微扬起,看不出是悲是喜。

        “这琴可有名字?”

        “有,伏羲琴。”见风阙半天不语,凤里牺赶紧岔开话题:“对了,这小木剑是玄月的吧?”手中幻出木剑递给独自出神的风阙。

        “这正是师父的剑!当日以为丢在了迷障里,想不到是被凤姑娘所得。”

        哼,难得见他笑得这么开心,不知道的还以为失而复得的是个姑娘给的定情信物……心念至此,凤里牺竟然双颊泛起红晕,自己是遇到了什么桃花劫么?怎么动不动就胡思歪想,都是红尘风月之事……啊,怎么又想起了那日睡在玉屏之后,撞见他洗澡的事情啦?真是丢人啊……还别说,他还真是人中仙品,身上还挺白……凤里牺!你快醒醒啊!……

        “凤姑娘你,不舒服吗?”看着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风阙有些担心地问。

        “哦不是,本君很好!本君回偏殿休息,内伤嘛,你知道的……呵呵!”凤里牺又逃跑了,而且速度很快,大概是担心自己再流连片刻,鼻血就会流下来!

        风阙望着那飘然远去的神影,独自愣在亭中。

        我不懂鸟类的想法,更不懂女人,玄月在时也没教我个读心术,如今要琢磨透她确实要花些心思……

        转身唤那随侍,“今日午膳要……要丰盛!要宫中最好的酒,哦,还要那道‘神仙跳墙’……”

        “遵命!”心劲儿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