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恋恋红尘

第二十九章 恋恋红尘

        “凤姑娘早。”风阙被坐在千云亭中的妙人白了一眼。

        “凤姑娘昨晚……”

        “昨晚本君什么都没看到!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看到!”眼睛立时瞪得溜圆,一只手握成拳头,砸得石案几乎碎裂。

        “在下是问,凤姑娘昨晚在偏殿休息可还习惯?睡得可好?”

        我呸!这么好心?又不是第一晚睡在偏殿,今日才来假惺惺的问东问西,还不是想看我笑话……

        “还……行吧。”懒得理他,呆瓜!冰坨子!

        “在下让人准备了姑娘爱吃的点心,还有姑娘爱吃的烤红薯。”

        “……”

        当他是空气!对,就这么办!

        “用完早点,凤姑娘就回去吧。”

        “嗯?回哪里去?”凤里牺没反应过来,转过脸来看着风阙。

        “从何处来,回何处去。”风阙淡淡地说着,面无表情。

        这回轮着凤里牺一头雾水了,这冰坨子什么意思?从何处来……那不是让我回西海吗?他不要我守着他了?

        “你这是赶我走吗?”

        “不是,是放你走。”风阙双目低垂,看着手中一把折扇,这是玄月给他重新做的,还亲手画了一个灵符在上面,说是这样就不会再有人能弄坏它了。

        “哼,你真当以为,自己能做的了本君的主了吗?”语气冷冷的,瞬间冰冻了整个千云亭。

        风阙酸涩一笑,不想掩盖心中无奈,“凤姑娘这两日躲着在下,难道不是因为觉得在下无趣,只会增添麻烦,想眼不见为净吗?”

        见凤里牺并未否认,风阙直视凤里牺,目若玉湖秋水,“在下知道姑娘此番前来是受了在下连累。当日为救玄月恳请姑娘上凌虚宫,未曾想师尊如此行事,委屈了姑娘跑来华胥国守着在下。如今……既然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得已和不情愿,在下又如何能够不知感激当日不周山上救命之恩,反而强留姑娘在此忍受委屈……”

        凤里牺静静地听着,每字每句都听得真切。

        这凡人说的没错,整件事情就是从不周山上的风雪之夜开始的,她救了他,然后就像是被卷入了命运的漩涡不断围着他打转,陪着他采灵草,护着他回华胥国,答应他上凌虚宫救玄月,然后又给他度气救命……

        那么这十几日的缘聚缘散在她心里,就真的如风阙所说,只剩下委屈和不情愿了吗?这是命运在推波助澜,还是冥冥之中的剪不断、理还乱,恐怕凤里牺自己也说不清了。

        “你就不怕本君离开以后,你小命不保吗……”

        “怕,也不怕。怕是怕在下若真有个三长两短,姑娘又要受在下连累,被师尊责罚;不怕,是因为当日姑娘护送玄月离开之时,在下已然在心里,和这世间的一切做了诀别。谁知得姑娘再次出手相救,又多活了几日,算是捡了便宜。”风阙竟然笑了,这凡人又犯了什么毛病,谈笑间生死如同儿戏,莫不是悟了……

        “你们凡人真是复杂……”凤里牺算是自言自语,说出内心困惑。

        风阙目光转向百草溪边,“凤姑娘是仙子,自然不会有凡夫俗子才有的纠结与放不下。希望仙子以后都能不失本心,在这天地间自由驰骋,做仙子中最快乐潇洒的那一个。”

        凤里牺为之一震,想不到此人大彻大悟起来竟然如此超然,表面上是在说本君,字字句句何尝不是他今生所期又实难达成的心愿?这样随口一语,就已将今生放下,却像是生无可恋。

        “若本君可以留下呢?”随口一问,凤里牺心中打鼓,莫非自己也魔怔了,动了恻隐之心?

        风阙没有马上回答,慢慢站起身来,立于风中,这四月的百草溪已然比三月之时繁盛了许多,只是不知此刻的桐花河边是否还有纷飞花雨,是否还是一年中最美的景色……

        “那又何必呢,让一个凡人,反反复复经历生死,在希望和绝望之间穿梭徘徊,其实是很残忍的。”

        凤里牺痴痴地看着他的背影,想起那日在不周山顶,她似乎也曾有这样的一阵恍惚。只是那日立于云山之巅,那背影更有几分傲然洒脱。而今亦是晨光无限,万物争辉之时,他的背影倒显得格外忧伤憔悴,似一凄怆老人……

        “你当真心意已决,不后悔了?”

        风阙微微一笑,转过身来,“在下还是骨头不够硬,临别之时尚有一事相求,就是在下的母亲和素卿姑娘。”

        “哦?你操心的人和事看来还不少。”哼,素卿姑娘,叫的倒是亲切!凤里牺脸定的平平的,看不出喜怒,言语中却似带着些火气。

        风阙哪里猜得到女儿心思,还以为是自己唐突冒昧,一时有些急躁,“凤姑娘知道,在下当日将那千里幻音的法器交给了素卿,嘱咐她危急之时可用来救命。倘若他日,在下母亲和素卿遭遇危难以鼓求救,还望凤姑娘……还望仙子能看在……凌虚宫和在下的情面上施以援手,在下九泉之下必定含笑叩首,感激涕零!”

        见凤里牺踌躇不语,风阙竟然手扶身旁桌案,双膝跪倒在千云亭中,抬头看着眼前风华无限的白衣仙子,目光如雾,“在下也知道,你们神仙救凡人性命也要遵守规矩,不可违……天道命数之类,只是在下自知命不久矣,什么来世结草衔环报恩之说终究不知真假,说到底也是在下无能为力,多有亏欠,还望……还望凤姑娘……”

        “我答应便是。”凤里牺终究看不透风阙。两次放下尊严央告救命,一次是为玄月,一次是为母亲和素卿,细细想来,风阙还真的从未曾求她凤里牺去救他自己的性命,那如此说来,又何言亏欠……念及此处,已不忍再看,扭身而立,目中含泪。

        “多谢凤姑娘!”自是情真意切,玉壶冰心。

        “不必了。你……好自为之吧。”语尽处,仙衣飘渺,凤里牺已无踪影,倒像是逃走一般。

        千云亭内,风阙仍双膝跪地,痴痴望着虚无的远方,泪水夺眶而出,打湿了无暇衣襟……若大彻大悟,为何心疼如刀割!之前亭中抚琴送别玄月,也是明知后会终无期,为何今日离别心境却如此不同,莫非我已贪恋了红尘,多有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