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玉屏之后

第二十八章 玉屏之后

        殿下要洗澡……殿下要沐浴了!

        辰元宫寝殿玉纱屏风之后有一汤池,青石凿凿环绕周围,引百草溪温泉水注入其中,水温终年舒适宜人,雾气蒸腾飘渺其上,水流涡旋清澈见底……这样的神来之笔是风阙最满意辰元宫的地方。

        当年承嗣做了少国主,本应依制迁宫而居,可他就是舍不得辰元宫这份天然的惬意,舍不得这寝殿内的温泉汤池。小的时候体弱多病,这里是母亲亲自挑选,命匠人改建而成,供他无论冬夏寒暑都可日日温泉沐浴,纾缓寒意。

        随侍宫人整理了床榻供殿下就寝,备下寝衣轻履搁在一旁。知道殿下沐浴向来不用人伺候在侧,就躬身告退,随手闭了殿门。

        风阙松开发冠玉簪,摘下腰间佩玉放置一边,随即解了束带,褪去衣袍,穿过屏风缓步走入汤池。

        一日的疲累此刻从指缝发间缓缓散去,风阙长长吁了一口气,闭起双眼,任汩汩暖流在肌肤上流动盘旋,如墨长发披散在肩上,几缕已经微微沾湿,随意贴在耳际。

        不多时,风阙额间微微渗出细汗,双颊泛起难得一见的红晕,显得一张脸更加白皙胜雪,透润如玉。这温泉果然是天赐之物,若无它涤荡风尘,日日调理,恐怕自己的日子就更难过了……风阙用手随意撩起些许泉水淋在颈间,玉珠顺着肌肤的纹理流淌而下,消失在一池碧波清潋之中。

        此刻殿中烛火灼灼,身影绰绰。风阙神思有些迷糊,竟似要睡着了一般。

        过了片刻,风阙回转心神,这汤泉沐浴虽好却不可泡得太久,随即脚下用力从水中站了起来……

        “不要啊!……”一声惊呼自身后传来,吓得他猛地回身,愣在了那里。

        话说那日凤里牺在紫竹林边,看见风阙将自己所赠法器拨浪鼓随意送给了那个叫素卿的姑娘,这气就不打一处来,故意隐了身形,对风阙避而不见,就想看看这个呆瓜没了法器,寻不见自己的时候干着急的样子。谁知他竟大白天在千云亭摆起了酒席,那个香啊……这辰元宫的招牌菜“神仙跳墙”果然名不虚传,每次只闻那味道都让本君口水成河,忍不住真想此刻就跳下去……

        本君没见识吗?会上了你的当?一顿好吃好喝就想哄得本君开心?做梦……我忍,忍,忍!!

        这怎么又开始抚琴了?还没完没了的,你这个呆瓜,本君万年来天上地下什么神曲仙乐没有听过,会如此心志不坚犯花痴吗?换了衣服我就不认识你了?骨子里不还那是个千年不化的冰坨子!

        看着风阙绕着河岸装死充病的样子,凤里牺真是开心极了,我堂堂西海女君小凤凰的厉害,你还不曾领教呢……呵呵,哈哈哈哈!

        不料今日午时,风阙又在千云亭摆起了酒席,这次的菜肴比昨天的更让人垂涎欲滴,酒也更香醇……怎么办怎么办!凤里牺隐了身,坐在千云亭的明瓦飞檐之上,抓心挠肺,终于等到风阙转身离去,一行宫人开始撤去酒菜,趁机施法调出了两坛好酒,须臾间喝得一滴不剩,痛快淋漓!

        凤里牺醉了。

        这凡尘的酒也是酒啊!腹内空空,酒劲上冲,身形微晃,眼皮沉沉,这是哪儿啊……她迷迷糊糊打着酒嗝摸进了一间屋子。

        “哦,这是那个呆瓜的床榻,太好了……哦不可不可……”凤里牺勉强控制心智,摇摇脑袋,“这个,男女有别,本君怎么能上了他的床……不妥不妥……”回身看见一面玉纱屏风,晃晃悠悠的立在那里,她走上前去前前后后打量一番,好一个温泉汤池!真会享受,我堂堂西海也没有如此奢侈地在寝殿里修个沐浴汤池啊……哦,这里真是暖和……

        水面雾气缭绕,一阵温热之气扑面而来,惹得凤里牺一阵眩晕跌坐在屏风后面,低头看见身下是一块平整的青石,身后还有一个屏风挡着,就是这里了!

        凤里牺一只万年的神鸟,此刻的脑袋却像是被驴给踢了,满满都是糨糊,身子一歪,直接醉死过去。

        朦朦胧胧中,她还梦见有人跟自己说话。

        “……你真的不告而别了吗?你来守着我,真如此不情愿吗……我真是个傻子,换作是我,恐怕一日都呆不下去。我这是怎么了?醒一醒好不好……我肯定是人之将死,什么都想抓在手里,抱在怀中……可偏偏是你,偏偏是你,我怎么可能够得着,配得上……”

        好吵啊……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睁开了眼睛,一切都似幻如梦。烛火晃动,刺眼难忍,让人头疼。费力坐起身来,勉强撑起脑袋,眼前的一幕差点惊得她掉了下巴!急忙狠命捂住嘴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风阙背对着她,坐在泉水之中,周身白雾缭绕,犹如仙境,长发如瀑布倾泻,白皙的肩膀若隐若现……天哪天哪,怎么办?绝对不要出声,绝对不要……凤里牺两手交错捂着嘴巴,眼睛却瞪得老大,仿佛瞬间石化冰冻了一般,一动不动,僵在那里。

        对了,还有幻空术啊!凤里牺心中大喜,看来当神仙有当神仙的好处,紧要关头逃跑起来比较容易……一念之间,正欲驱动仙力,眼前的人竟忽然站起身来……

        “不要啊!”一双手瞬间从嘴巴上挪到了眼睛上,心中暗道:“完了完了完了……”

        风阙一惊,回身看着屏风前的人影,一时怔住,竟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正未着寸缕地站在水中,空气仿佛凝滞,头发上的水珠跌落入汤池的声音清晰可闻。

        嘀嗒!嘀嗒!

        回过神来的风阙立刻坐入水中,水花轻溅,一张脸由红转白,又由白变红。凤里牺指缝微微张开,眯着眼睛偷偷窥探,见风阙已经入水,才慢慢移开双手。

        “没想到,凤姑娘对此感兴趣……”

        “不不……不要胡说!不感兴趣!本君……本君喝多了……误会……路过!对,路过!”

        风阙眉间水珠尚在,双唇莹润欲滴,池中点点微光泛起,托出一朵君子莲花。

        “在下寝殿之中,玉屏之后……持琴仙子,路过?”

        凤里牺此刻只想找朵云彩一头撞死,无论如何不能自圆其说,干脆意念驱动,消失得无影无踪。

        风阙并没有立刻从水里出来,呆在原处好一会儿,又四下张望半天,才慢慢走出汤池,披上寝衣,自始至终,风阙的嘴角都挂着不易察觉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