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千里幻音

第二十五章 千里幻音

        许久,风阙才又开口。

        “素卿姑娘,你见过我身边的持琴姑娘么?”

        素卿被这突然一转的话题问得有些发懵,“啊……见过两次,一次殿下同她一起从不周山回来,另一次……她在辰元宫救了殿下。”

        “你和她,倒是有几分相像……”风阙不只是说素卿胆大心细、执着担当的性情,还有这份对于自己的信任也是他未曾料想的,要知道阖宫上下,真正不忌惮、不怀疑,而且愿意去靠近自己、了解自己、相信自己的人恐怕一只手就可数得过来,没想到一个远在慈元宫的随侍婢女竟然算得一个。

        “素卿……素卿无缘到跟前看清持琴姑娘的模样,不知竟会有几分……殿下,素卿心中困扰已和盘托出,未有一丝隐瞒,若无其他吩咐,素卿应该回去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世间男女情意缠绵也好,暗自忧思悱恻也罢,妙就妙在一个说不透,看不懂,猜不准,放不下……若是红尘无相思,不如出家当和尚!

        双颊微晕的素卿正低着头等侯殿下吩咐,风阙却从怀中掏出一物,看着就像是个两岁孩童手中玩耍的拨浪鼓,正反金色鼓面没有巴掌大,两侧各缀有一枚木色小球,鼓下有柄,竟是浑玉所制。

        “这是拨浪鼓,你小心收着。”

        “这个……殿下,素卿愚钝……”一张脸已经红到耳根,额间生生逼出了香汗。

        我的殿下啊,来见你之前我可没想到有这么多一波一波的惊喜啊……不怪罪我擅作主张也就罢了,还说我和殿下身边仙子一样的人物长得有几分相像,如今又掏出个十分天真童趣的拨浪鼓……拨浪鼓是何物件儿,如今也能用来表示好感、传递心意了吗?素卿痴痴地望着殿下水一样清澈的眼睛,一念之间已是天旋地转,实在招架抵挡不住了……

        “听某人说,这小鼓有千里幻音的灵力,母亲与你在太庙若遇危难,紧要关头可用来救命。”风阙慢悠悠地说着,表情十分认真。

        “原来如此……是个救命的宝贝啊,多谢殿下,素卿一定忠心护主,报答……报答国主和殿下的恩情。”

        “好。你去吧。”待素卿的身影消失在紫竹林中,风阙回身一笑,“还不出来?”

        凤里牺一张绿脸出现在风阙眼前。

        “你可知那法器是三千年修为所化?”咬牙切齿,一双凤眼眯成一条缝,怕是稍稍用些力气,就能把眼前这个呆瓜活活夹死。

        风阙仍笑意盈盈,“知道,那日你在桐花河边说过了。”

        “本君刚刚送你的法器,你转手就给了别人,还轻言慢语,说得如此不痛不痒?”

        “反正你也是从别处得来的,我想应该不打紧。”

        这呆子是听不懂我的话吗?凤里牺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本君是怕你整日要死要活一时又寻不见本君,才好心送你个宝贝,懂吗?救命用的!不是用来讨好别人寻开心的!”

        “讨好别人?寻开心?何时?”

        “你明明刚才……那姑娘还念着什么一波一波的惊喜、天真童趣,招架不住……”

        “你又读人心思?”风阙晓得凤里牺并无恶意,只是这素卿的心思她为何如此感兴趣。

        凤里牺上前一步,扬起脸来逼向风阙,“那又如何?她的心思本君读不得吗?”

        “倒也不是,那持琴仙子可曾也读了在下心思……”

        “本君不感兴趣!”几个字飘在空里,仙影早已不见。

        “不感兴趣……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风阙想起来那日桐花河边,凤里牺送给自己拨浪鼓时的情景,唇边升起新月。

        “这是法器?有名字吗?”

        “拨浪鼓。”

        “哦,这名字实在毫无新意。”

        凤里牺暗道,不识货就是不识货,一个凡人,能看上一眼这灵力不俗的法器已经是天大的造化,还挑拣得很……

        “千里幻音!花了一条龙三千年的修为,别小看它!在这华胥国中使用已经绰绰有余了。”

        “还以为你们仙家宝贝都是什么刀枪剑戟,不想还可有如此童趣。”

        “那是你们凡人没见识,法器种类繁多,不可尽数,比如有扇子……”

        风阙微微一笑,“这个知道。”

        “那还有宝镜!”

        “这个在下恰好也知道,而且还有宝镜可幻化成扇子。”

        凤里牺双臂环在胸前、认真看着跟前一脸面无表情的冰坨子,“哦?这玄月肯定是被师尊宠溺坏了,怎么什么都告诉你!对了,还有琴!”望着风阙,凤里牺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俊朗玉面男子仙姿飘渺地坐而抚琴,那瞬间如梦似真,不免心神恍惚,脱口而出。

        “在下倒是有不少琴。”

        凤里牺回过神儿看着坐在身边的风阙,想起那日他在千云亭内广袖翻飞,一动一静皆化作手中风云,不觉有些发怔。

        “我也觉得你这人抚琴的时候的确招人喜欢,好听!”